<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中醫學論文 > 針灸推拿論文

      風濕病治療中杵針療法的運用分析

      來源:新中醫 作者:溫博,馬叢,張秦,王北,
      發布于:2021-03-08 共6557字

        摘    要: 風濕病屬于難治性疾病,歸屬于中醫痹證范疇,其病機概括起來不外寒、熱、濕邪外襲,痰濁、瘀血阻滯及正氣虧虛等方面。杵針療法和緩輕柔,功能疏利經氣、通經止痛。結合系統性硬化癥及強直性脊柱炎的臨床病例探討杵針療法在風濕病治療中的具體應用。

        關鍵詞: 杵針療法; 風濕病; 系統性硬化癥; 強直性脊柱炎; 臨證經驗;

        Abstract: Rheumatism is a refractory diseases, which belong to the category of impediment syndrome in Chinese medicine. The pathogenesis can be summarized in such aspects as the external attack of cold,heat and damp pathogens,obstruction of turbid phlegm and blood stasis,and deficiency of healthy qi. Clubbed needling therapy is a gentle method,which can soothe and promote channel qi,and unblock the channels and relieve pain. By combining the clinical cases of systemic sclerosis and ankylosing spondylitis,this paper explores the specific application of clubbed needling 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rheumatism.

        Keyword: Clubbed needling therapy; Rheumatism; Systemic sclerosis; Ankylosing spondylitis; Experience of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杵針療法是全國著名老中醫李仲愚主任醫師祖傳14代的治病絕技,是經李氏50多年精深研究發展起來的一種獨特療法[1]。其特點是針具不刺入皮膚肌肉,無疼痛傷害之苦,無相互感染之慮,兼針刺與按摩之長,老弱婦孺易于接受,是一種安全有效的外治療法。
       

      風濕病治療中杵針療法的運用分析
       

        1 、杵針療法簡述

        杵針療法的學術思想源于羲皇古易,其辨證、立法、取穴、布陣多寓有《周易》《陰符》理、氣、象、數之意,與中醫學理論水乳交融,故選穴有其獨特之處[2,3]。常取八陣穴、河車路、八廓穴等配以原絡穴、俞募穴、八會穴、八脈交會穴、下合穴、郄穴等特定穴,天應為導,易于學習掌握。與普通針灸針不同,杵針可以為銅制也可以是玉制,杵針針具保留了員針、鍉針的特點,在此基礎上發展為七曜混元杵、五星三臺杵、金剛杵及奎星筆4種針具,可根據患者自身情況及病變程度,選擇1種或多種針具配合使用。常用手法有點叩法、升降法、開闔法、運轉法和分理法5種。該法在巴蜀一帶應用廣泛,對神經系統疾病、骨關節疾病等有一定的療效[4,5,6,7]。

        2 、中醫論治風濕病

        風濕病是以結締組織為主要病變部位,以免疫系統功能紊亂、免疫耐受失衡為主要病理機制,以發熱、皮疹、關節疼痛為主要癥狀,可伴有抗核抗體(ANA)等多種自身抗體陽性,類風濕因子、血沉(ESR)、C-反應蛋白(CRP)升高,對激素及免疫抑制劑反應較好的一類難治性疾病。本類疾病譜系較為廣泛,類風濕關節炎、強直性脊柱炎、系統性紅斑狼瘡等均屬于本類疾病范疇,F代醫學對此類疾病的研究較為深入,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類風濕關節炎等風濕病經早期、規范的治療,可以有效降低疾病的致殘率,使患者的生活質量大幅提升。但筆者在臨床中也觀察到,疾病晚期患者因各種原因導致關節畸形明顯,嚴重影響其生活質量,加之自身合并多種疾病,可選藥物的種類十分有限,而中醫藥綜合治療的加入,可以較好地破除這一窘境。強直性脊柱炎、骨關節炎的治療指南中已經明確把針灸等物理治療方法作為重要的非藥物治療手段[8,9]。

        傳統中醫治療風濕病的歷史可以追溯到《黃帝內經》,先賢在與疾病的長期斗爭中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逐漸形成了中醫治療風濕病的獨特理論體系。本類疾病大多屬于痹證范疇,“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痹也”“蓋痹者閉也,以血氣為邪所閉,不得通行而病也”“五臟六腑感于邪氣,亂于真氣,閉而不仁,故曰痹”,上述有關痹證的病機論述還有很多,概括起來不外寒、風、濕邪外襲,痰濁、瘀血阻滯及正氣虧虛等方面,現代醫家對于本類疾病的治療亦不離于這一框架。疾病的晚期階段,痰瘀阻滯、經脈不通尤為明顯,故活血祛瘀、化痰通絡為常法。道理看似簡單,但治療起來十分困難,一般藥物很難收到祛瘀化痰之功,而加入杵針治療則可明顯提升臨床療效。

        3 、杵針療法治療風濕病

        杵針針具類似古代九針中的鍉針、員針。員針“針尖橢圓如卵形,可作按摩之用,主治邪在分肉之間的疾患,用時不致損傷肌肉,而得以疏泄分肉之間的氣血”,鍉針“針尖像黍粟一樣圓而微尖,不致刺入皮膚,主要是用作按摩經脈、流通氣血”[4]。晚期風濕病患者的結締組織纖維化明顯,皮膚、關節、肌肉的彈性明顯降低,容易出現組織損傷,加重疼痛癥狀,破損后的皮膚難以修復,故治療手段宜和緩輕柔,杵針兼具針灸、按摩之長,無疼痛傷害之苦。從現代醫學角度來講,合乎晚期疾病病理改變情況。筆者結合病案介紹杵針療法在風濕病治療中的具體應用。

        例1:系統性硬化癥趙某,女,28歲;颊哂2015年11月勞累受涼后開始出現雙手指皮膚腫脹、變硬,遇冷后手指變白、變紅,病情逐漸向上臂進展。遂于當地縣醫院就診,考慮為蕁麻疹,予西替利嗪抗過敏,并短期服用甲潑尼龍治療,皮膚腫脹略減輕。2016年2月,患者至北京某三甲醫院就診,查ANA均質型1∶320,抗雙鏈DNA抗體(ds-DNA)、抗著絲點抗體(ACA)、補體、CRP未見明顯異常,診斷為系統性硬化癥,予白芍總苷膠囊調節免疫,癥狀改善不明顯,并逐漸出現顏面及雙足背皮膚腫脹變硬。2016年3月于我科住院治療,診斷為系統性硬化癥,予復方倍他米松注射液1 m L肌肉注射;口服嗎替麥考酚酯片,每次0.25 g,每天2次;口服白芍總苷膠囊,每次0.6 g,每天3次,癥狀好轉后出院。出院后患者無明顯誘因出現上述癥狀加重,再次就診于北京某三甲醫院,予醋酸潑尼松片治療,每天1次,每次30 mg,治療后患者的皮膚癥狀減輕,此后激素逐漸減量,每2周減半片,逐漸減量至每天1次,每次10 mg。2017年9月,患者病情逐漸向上臂進展,皮膚腫脹加重,就診于北京某三甲醫院,加用醋酸潑尼松片25 mg,每天1次,后每2周減用半片;嗎替麥考酚酯片,每次0.75 g,每天2次,皮膚腫脹較前好轉。

        2017年10月,患者雙上肢皮膚腫脹,雙手指出現雷諾現象,就診于我科門診。查血結果示:白細胞計數(WBC)9.61×109/L,ESR 6 mm/1 h,免疫球蛋白G(Ig G)10.39 g/L,免疫球蛋白A(Ig A)1.26 g/L,免疫球蛋白M(Ig M)2.96 g/L,肺功能彌散功能(DLCO-SB)78.5%。為求進一步診治收入我科,F癥見:雙手指、手背、上臂、顏面皮膚腫脹變硬,雙手及上臂毛細血管擴張,雙手指遇冷變白、變紫、變紅,雙手握拳困難;無發熱、關節疼痛、吞咽困難、張口受限、頭暈頭痛、胸悶氣短,活動后乏力,時有腰膝酸軟,納寐可,二便調。近期體質量無下降。查體:體溫(T)36℃,心率(P)76次/min,呼吸(R)18次/min,血壓(BP)100/70 mm Hg(1 mm Hg≈0.133 k Pa);心肺腹(-),雙手指、手背、上臂、顏面(+),皮膚變硬,毛細血管擴張,雙手握拳受限;四肢關節不腫,無壓痛;舌質淡暗,邊有瘀點,齒痕明顯,苔薄白,脈沉細澀;颊呒韧谠和忾L期口服中藥湯劑及西藥治療,自述對口服藥物治療有所抵觸,故本次住院期間以杵針療法治療為主,間斷口服血府逐瘀湯加減治療;颊咦C屬正氣虧虛、痰瘀痹阻,故治療上當以扶正固本、化痰通絡為法,選用中脘、下脘、氣海、關元培腎固本、補氣回陽以治本,列缺、腹四關(滑肉門、外陵)通調氣血、疏理經氣,豐隆、曲池、血海祛瘀化痰以治標,其中中脘、下脘、氣海及關元予補法,列缺、腹四關予平補平瀉法,豐隆、曲池及血海予瀉法,以奎星筆點按上述穴位,每穴20次,每天1次。

        二診:次日查房,患者驚喜告知其雙上肢皮膚腫脹感有所減輕,乏力感也有好轉,繼續予前述處方治療。

        三診:治療5 d后,患者皮膚腫脹感較入院前已有所改善,活動耐力亦有改善,恰逢其月事將近,故調整處方為中脘、關元固本,腹四關通調氣血,連續治療5 d,患者雙上肢皮膚腫脹感好轉,活動耐力基本正常,無痛經,月經量較前增多。治療約2周后好轉出院。

        四診:患者出院2周后復診,因工作繁忙,加之懼怕停藥后可能導致病情反復,故出院后激素及免疫抑制劑仍然維持原劑量,間斷口服血府逐瘀湯。出院2周期間其皮膚腫脹感無加重,但亦未繼續好轉,查體見雙上肢腫脹,皮色暗,但較前有光澤,彈性較前好轉,舌質淡暗、苔白,齒痕減輕,但仍可見瘀點,脈沉細,澀象已不明顯;颊唣鲎柚笥兴徍,但正虛改善不明顯,選用中脘、下脘、氣海、關元培腎固本、補氣回陽以治本,三陰交、內關益陰通絡,列缺、腹四關通調氣血、疏理經氣,治療手法同前。因患者路途遙遠,頻繁復診無法實現,加之其不愿增加口服藥物用量,故教其杵針手法并選穴足三里、三陰交行補法,雙前臂皮膚腫脹部位行分理手法,每天治療20~30 min,經期則不針三陰交,改予足三里、關元、中脘,并繼續行雙前臂分理手法治療。

        五診:患者1個月后復診,述其雙上肢皮膚腫脹僵硬感略有改善,雖近期工作繁忙,亦無疲勞感,雙手指雷諾現象逐漸減輕,并述可以熟練應用杵針,激素減量至每次7.5 mg,每天1次;嗎替麥考酚酯片減為每次0.5 g,每天2次,病情穩定。

        六診:患者2個月后復診,述自患病以來,雙前臂汗毛已經逐漸脫落,近期發現雙側前臂開始有新生汗毛,雙上肢腫脹感明顯減輕,觸碰冷水、冰物亦無明顯雷諾現象發生,近2個月月事正常,目前已將激素減量至每次5 mg,每天1次;嗎替麥考酚酯片每次0.5 g,每天2次。因其近期有生育要求,故囑其逐漸減少激素及嗎替麥考酚酯用量。

        按:本例患者入院后完善相關西醫檢查,其免疫球蛋白、ESR、CRP等反應活動性炎癥指標基本正常。一般而言,西藥方案治療3~6個月后皮膚情況可有改善,但該患者已連續口服西藥2年余,其皮膚腫脹及肢端雷諾現象均無明顯改善,故尋求中醫治療。究其原因,該病病程日久,皮絡瘀閉,加之正氣虧虛,三焦不暢,則如渴而打井、斗而鑄錐,不亦晚乎?故予杵針強刺激直接作用病位,調節臟腑功能,疏通經絡,行氣開痹,效如桴鼓。痹證日久,皮絡痹阻較重,需要持續刺激病位方能使療效持續,故選取杵針療法中分理之法為治;颊吣攴剿钠,正值壯年,予以杵針療法調動機體脾腎陽氣,推陳出新,恢復其正常生長運化功能,故氣血通暢,月經量增多;發為血之余,故見皮膚毛發新生。

        例2:強直性脊柱炎患者,男,58歲。2015年冬患者受涼后出現腰骶部疼痛,夜間明顯,翻身受限,次日晨起活動后疼痛癥狀略有減輕,曾就診于當地某醫院,考慮為腰椎間盤突出癥,具體檢查結果不詳,予針灸、拔罐等治療后腰骶部疼痛有所減輕,但遇陰雨天氣時關節疼痛較為明顯,需口服止痛藥緩解癥狀。2016年冬患者外出工作較長時間后出現腰骶部劇烈疼痛,并逐漸向上發展至頸、胸椎等部位,活動不利,就診于當地某三甲醫院,查人類白細胞抗原B27(HLA-B27)陽性,CRP明顯升高,骶髂關節CT檢查提示雙側骶髂關節炎,腰椎X線片檢查提示腰椎可見竹節樣改變,明確診斷為強直性脊柱炎,給予注射用重組人Ⅱ型腫瘤壞死因子受體抗體融合蛋白25 mg皮下注射,每周2次;柳氮磺胺吡啶1 g,每天2次,用藥后患者關節癥狀有所緩解。治療3個月后患者因經濟原因自行停用西藥治療,間斷口服止痛藥及補腎通絡等中藥湯劑治療,關節癥狀反復發作,并逐漸出現駝背等畸形。

        2019年7月,患者勞累后再次出現頸腰部疼痛加重,轉側不能,自服止痛藥物后癥狀緩解不明顯,遂于我科住院治療。入院癥見:腰骶及頸背部疼痛明顯,表現為刺痛及僵硬感,不能轉側,夜間可痛醒,晨起需人幫助,偶有發熱,T 38℃,無頭暈頭痛、咳嗽咯痰、腹痛腹瀉,納食欠佳,寐差,二便調。查體:T 38℃,P 98次/min,R 20次/min,BP 120/78 mm Hg,心肺腹(-),?撇轶w:駝背(身高165 cm),枕墻距5 cm,胸廓活動度0 cm,Schober試驗0 cm,頸椎及腰椎活動度檢查因疼痛明顯無法配合。舌暗紅、苔白膩,脈弦緊;颊呷朐汉蟛镃RP 35 mg/L,ESR 40 mm/1 h,谷丙轉氨酶(ALT)45 U/L,谷草轉氨酶(AST)40 U/L,考慮到其病情處于明顯活動階段,轉氨酶水平已接近正常值上限,應用非甾體抗炎藥可能導致轉氨酶水平進一步升高,故建議其應用生物制劑治療;颊咦允鼋洕^為困難,之前應用生物制劑時關節癥狀控制尚可,但停藥后癥狀反復較為明顯,故不愿使用此類藥物,要求中醫綜合治療。遵患者意愿,給予拔罐、走罐及中藥離子導入等物理治療配合溫經通絡、活血止痛類中藥內服,治療3 d后,其疼痛感略有減輕,擬加用毫針及艾灸治療,但患者覺既往應用針灸治療時效果有限,不愿嘗試,遂改為杵針治療。選穴:百會、大椎八陣、八髎、河車路腰背段。操作手法:七曜混元杵分理河車路腰背段,施行平補平瀉手法,以背部皮膚潮紅,患者無疼痛感為度;金剛杵點按大椎八陣各穴(以大椎為中宮或稱中點,以左右旁開3寸為半徑畫圓形成外陣,中宮至左右1寸、2寸的距離畫圓分別行成內八陣、中八陣,每陣8穴),以局部酸脹感為度,每穴8次,行瀉法;奎星筆點按百會、八髎,以局部出現酸麻感為度,每穴30次,百會穴行平補平瀉法,八髎行瀉法。

        二診:次日查房,患者述夜間疼痛感已經明顯減輕,但起床仍需他人攙扶,余無明顯不適感;颊呔貌,短期內不可能解決其所有問題,疼痛癥狀能減輕則說明辨證思路正確,當持續治療以為上策。選穴及手法同前,治療時間延長至30 min,初次治療時因其疼痛明顯,為防止長時間治療患者不能配合,故治療15 min即止。連續治療2周后患者無發熱,夜間已無明顯疼痛,扶床檔可自行起床,穿衣、洗漱等日常生活也可獨自完成,身高升至169 cm,出院前復查CRP降至15 mg/L,ESR降至30 mm/1 h,ALT 24 U/L,AST 20 U/L。舌淡紅、苔白,脈弦,緊象已不明顯;颊呓2周時間的治療,癥狀大減。

        隨訪:患者出院后囑其家人為其行杵針治療,選穴以天柱及命門點按,頸腰部河車路梳理,力度以皮膚潮紅、無不適感為度,2 d治療1次,每次15 min。出院1個月后電話隨訪,其妻告知患者日常生活能自理,近1周已回到原工作崗位。

        按:患者年近六旬,“肝氣衰,筋不能動,天癸竭,精少,腎臟衰,形體皆極”,正氣本虛,加之寒邪外襲,阻滯經脈,膀胱為一身之藩籬,督脈為陽氣之總督,故見頸腰背部明顯疼痛;氣血不暢,筋脈不榮,故見轉側不能;患者久病入絡,加之長期服用止痛藥,傷及脾胃,影響氣血化生,正氣日漸虧耗而無力抗邪外出,以致疾病膠著不解,綜合其舌脈表現,當為脾腎虧虛、經脈痹阻之證。故治療當以溫經散寒、通絡止痛以緩標急,補脾益腎以治本虛,杵針療法疏理經氣、通絡止痛緩急正當時。督脈、膀胱經氣不利,予分理河車路腰背部溫經散寒,通絡止痛;頸腰部局部疼痛明顯,炎癥反應較重,于大椎八陣、八髎行瀉法以泄熱定痛;百會調其神機,溝通任督二脈,暢利周身氣機。諸穴同用共達通絡止痛之功;颊呓2周治療,其癥狀大減,杵針之療效可見一斑。需要注意的是,晚期強直性脊柱炎患者已出現脊柱結構改變,恢復至常人形態很難,最大限度提高患者的生活質量、減少并發癥是治療的主要目的,故選穴不宜過多,當著重暢通氣血、調達經脈,并堅持長期治療。

        4、 小結

        杵針療法治療風濕病體現了中醫治法簡便效廉的特點。杵針療法選穴施治不出傳統中醫理論之右,但又有其獨特之處;手法治療類似推拿,但又兼具九針之長。繼承并深入挖掘老專家們的經驗,可以提高臨床療效。

        參考文獻

        [1] 鐘樞才,劉全讓.李仲愚老先生的杵針療法淺析[J].中醫教育,1994,13(6):43-45.
        [2] 鐘樞才.杵針學[M].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06:1-5.
        [3] 申治富,余思奕,胡幼平.杵針療法的理論及臨床運用[J].上海針灸雜志,2015,34(6):575-578.
        [4] 胡幼平,徐貞杰,吳佳,等.杵針療法干預亞健康狀態:隨機對照研究[J].中國針灸,2012,32(11):1019-1023.
        [5] 蔣運蘭,胡月,李穎馨,等.杵針療法臨床應用32項隨機對照試驗的系統評價[J].中國中醫基礎醫學雜志,2019,25(5):662-667,705.
        [6] 劉栩豪,余洋,鐘磊,等.杵針腰陽關八陣、河車命強段治療腰痹病31例[J].中國針灸,2016,36(3):295-298.
        [7] 王延之,劉栩豪,武志佳,等.杵針配合八段錦對脊髓型頸椎病術后軸性癥狀患者康復效果的影響[J].世界最新醫學信息文摘,2019,19(28):17-19.
        [8] 中國研究型醫院學會關節外科學專業委員會.中軸型脊柱關節炎診斷和治療的專家共識(2019年版)[J].中華關節外科雜志(電子版),2019,13(3):261-266.
        [9] KOLASINSKI S L, NEOGI T, HOCHBERG M C, et al. 2019American College of Rheumatology/Arthritis Foundation Guideline for the Management of Osteoarthritis of the Hand,Hip,and Knee[J].Arthritis Care and Research,2020,72(2):220-233.

      作者單位: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
      原文出處:溫博,馬叢,張秦,王北,施陽,顧文,邵培培,霍曉萌.淺述杵針療法在風濕病治療中的應用[J].新中醫,2021,53(04):160-164.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