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外國文學論文

      哥特式創作手法在《霧都孤兒》中的應用

      來源:黑龍江教育學院學報 作者:喬德玉
      發布于:2021-02-09 共5483字

        摘要:哥特式創作手法作為哥特式的延展風格之一,其以反差性寫作手法為主,將內容進行反面描寫,并對現實環境進行抨擊,與讀者的思想產生共鳴。查爾斯·狄更斯將哥特式創作手法應用到《霧都孤兒》中,對當時的資本主義社會進行批判,以主人公奧利弗的經歷為主線,逐層揭示當時社會環境中存在的陰暗面。

        關鍵詞:《霧都孤兒》; 哥特式; 創作手法;

        Abstract:Gothic creation is one of the Gothic extension styles. It focuses on contrast writing techniques, describes the content on the reverse side, and attacks the real environment to resonate with the reader's thoughts. Charles Dickens applied the Gothic creation technique to Oliver Twist, criticizing the capitalist society at that time, and taking the experience of the protagonist Oliver as the main line to reveal the dark side of the social environment at that time.

        Keyword:Oliver Twist; Gothic; creative techniques;

      霧都孤兒

        引言

        《霧都孤兒》由英國作家查爾斯·狄更斯撰寫于19世紀前期,此時英國正處于轉型階段,但受到當時資本主義的壓迫,延緩轉型時間,致使增加了底層貧民的生活負擔,由此底層貧民與資本主義進行了激烈的斗爭。小說通過陰暗面對立的表現手法,對資本主義社會進行批判,將現實社會中存在的問題進行文字展示,并將資本主義代表進行人物映射,其跌宕起伏的內容,是英國當時的社會環境真實的寫照。

        一、《霧都孤兒》簡介

        1.背景簡介

        19世紀資本主義的萌芽,使英國躋身于世界強國之列,資本主義的發展可將經濟集中化,對資源進行有效利用。但過度發展的背后,是對底層人民的壓迫,使經濟造成兩極分化,底層人們在工廠和煤礦中進行危險工作,來解決自身的溫飽問題,迫于長時間的生活壓力和體力勞作等,使人們心中產生反抗情緒,導致階級沖突越發激烈。在1834年英國議會采取投票的方式,通過《濟貧法(修正案)》,其也是自16世紀以來關鍵性轉折點,同時18世紀也是英國的文化時代,文學者和作家對資本主義社會進行現實描述,以小說的方式從側面對資本主義進行抨擊。在濟貧法案通過之時,由于英國當時社會的主體權利仍在資本主義手中,在從農業向工業型經濟城市的轉型過程中,資本主義對窮人進一步壓迫,使窮人必須進行相應的勞動來獲得報酬,但勞動的強度使窮人難以忍受,導致窮人寧可餓死也不去接受貧民院的接濟,導致法律的規定未能起到實際作用,并加大了資本主義對底層人們的剝削力度[1].《霧都孤兒》以英國首都倫敦為背景,以孤兒為主線,講述其悲慘身世和遭遇,最后在善良人的幫助下,使其過上幸福的生活。

        2.內容簡介

        《霧都孤兒》是19世紀前期,由英國作家查爾斯·狄更斯創作的長篇寫實類小說!鹅F都孤兒》的主人公為奧利弗·崔斯特,其出生在濟貧院,當時生存環境較為艱苦,貧民為了生活以排擠和欺負他人為主,以獲得食物的獨享權,幼小的奧利弗·崔斯特在貧民院內遭受欺凌,忍受挨餓,長時間的壓迫,對其心性進行了磨煉。在教區執事的邦布而夫的長期欺凌、虐待下,使意志堅定的奧利弗逃亡到倫敦,尋求更好的生活。但其剛到倫敦時,由于對環境不熟悉且缺乏一定的社會經驗,導致誤入賊窟,其首領為將幼小的奧利弗訓練成一名合格的扒手,對其進行訓練。但在一次執行任務中,被警察抓住,后來經過商鋪小販的指認,確定其無罪,警察才將幼小的奧利弗釋放。經歷過此事件后,奧利弗在布朗洛家中進行休養,此時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溫情,但賊窟首領害怕幼小的奧利弗對其進行舉報,因此進行陰謀設計,使奧利弗重新回到他身邊。在經過長時間的訓練后,奧利弗成為了一名合格的竊手。在一次行竊時,奧利弗身受重傷,受到姨媽羅斯小姐的收養,此時奧利弗感受到家庭的溫馨,與此同時,奧利弗的同父異母的兄長蒙克斯,對其父親將遺產留給奧利弗極為不滿,因此伙同賊窟首領對奧利弗的身份進行銷毀。在制訂銷毀計劃時,恰巧被奧利弗的好友南希聽見,南希冒著生命危險,將事情告訴羅斯小姐,于是羅斯小姐和布朗一同制訂相應的計劃,并約見南希對情況進一步了解,當賊窟首領知曉南希為告密人時,便指使賽克斯對南希進行暗殺,此時也是賊窟遭受滅頂之災的時刻,在警方的追查下賊窟首領被處死了。此時布朗將奧利弗收為養子,使得奧利弗又一次迎來了新生[2].

        二、哥特式創作手法的特征

        哥特以夸張、極端、脫離實際等風格,彰顯出其浪漫主義色彩的一面,在進行文章創作中,以哥特式創作手法,可對讀者形成精神刺激,以強烈的反差,使整體情節具有代入感,且小說中對人物的刻畫,與漫畫的表達形式相一致,具有抽象性。在18世紀,英美文學發展的過程中,一般將哥特式創作手法應用到小說之中,當小說風格逐漸形成規模時,可為作家提供更多靈感,提升其創作質量。18世紀英國處于資本主義控制時期,國家的戰爭多來源于底層貧民和資產主義的斗爭,哥特式創作手法以冰冷、消極為思想反差,可對社會現實進行折射,并對陰暗面進行文字分析,作者在不斷應用下,以自身為主體,將社會存在的虛偽和丑陋進行文字描述,并采取正反對比的方式,使內容具有層次感,將惡與善、美與丑、殘忍與善良進行對比,對社會現實進行批判。同時,在神秘、恐怖、極端等特性的驅使下,可引發讀者的共鳴,使讀者對作者講述的事件表示同情、恐懼和敬畏等,其在某種程度上,滿足讀者對刺激事物的追求。哥特式小說在18世紀中后期逐漸定型,其是浪漫主義的延伸品,但與浪漫主義歌頌的理想型社會不同,其站在對立面以反向思維對事物進行分析,并以社會時代背景為題材,對內容進行撰寫,使內容更具反差性,使故事情節具有代入感,可有效提升讀者的閱讀興趣。

        哥特式創作手法具有批判性色彩,對社會現實的陰暗面進行揭露,其流行階段以維多利亞時代為主,當時在浪漫主義的影響下,使人們對美好生活不斷憧憬,滿足自身的思想要求。哥特式創作理念的產生在和諧觀念的影響下,未能進行廣泛擴展,但當時的作家并未放棄此種寫作方式,并以此種寫作方式對社會的陰暗面進行文字敘述,揭發社會存在的問題,并對社會現實進行抨擊。作家們以代入感的寫作形式,對問題進行剖析,并將現實生活融入到小說之中,使其更具真實性,在18世紀英國著名的作家為查爾斯·狄更斯,其用現實主義的寫作手法,將當時的資本主義社會進行文字敘述,并對社會底層人們的生活狀態進行詳細描述,以強烈的反差展示資本主義社會的陰暗,將哥特風格與批判風格完美結合到一起,并在《霧都孤兒》中進行價值體現。

        三、《霧都孤兒》中的哥特式創作手法

        1.哥特式人物

        作者對《霧都孤兒》的人物形象進行鮮明比對,通過人物形象的差異性,對當時的社會環境進行真實寫照。例如在對弗根進行描述時,其被形容為丑陋、貪婪和吝嗇的代表者,在黑暗和泥漿當中蠕動的令人惡心的爬蟲,喜歡在夜里出來尋覓臭魚腐肉,滿頭的紅發甚至能讓人聯想到耶穌的叛徒猶大,對人物的細致描寫,提升讀者對其記憶深度,在后來的章節中,通過人物的行為特征,對社會環境進行諷刺。在奧利弗出生時,由于當時條件受限,主人公奧利弗被教區發送到分院中,其分院管理者為一個老太婆,在對孩子進行管教時,每個星期可獲得六個半便士,從孩子的口中進行節約,可攢下不少錢。隨后文中提到"她居然發現深處自有更深處,證明她本人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實驗哲學家".此處以老太婆作為資本主義的映射,其主旨為剝削,將孩子作為當前資本主義社會下的貧窮人民,資本主義的管理者可對底層人民進行壓榨[3].作者對蘇爾伯雷這樣描述,"蘇爾伯雷先生是個瘦高個,骨節大得出奇,一身黑色禮服早就磨得經緯畢露,下邊配同樣顏色的長統棉襪和鞋子,鞋襪上綴有補丁。他那副長相本來就不宜帶有輕松愉快的笑意,不過,總的來說,他倒是有幾分職業性的詼諧。"在對此人物進行刻畫時,開場就對其穿著進行描述,黑色禮服代表上流社會,其服裝上的補丁,已經表示出其不具備上流社會的條件,但卻以思想為主導,進行自身偽裝,對資本主義社會的掌舵人形成側面抨擊。當主人公離開教區獨自去往倫敦時,費金作為奧利弗倫敦之旅的第一位接待人,其訓練奧利弗,使其成為扒手,并執行費金交給的任務,此種人物的描寫是映射資本家的丑陋嘴臉,通過對底層貧民進行訓練,使其做出相應的工作,為自身創造價值,表現出當時底層的無奈和無助。南希的出現使奧利弗感受到朋友間的友誼,南希在發現陰謀時,冒著生命危險去通知奧利弗,令其提前做好準備,但最終南希被賽克斯殺害,使得奧利弗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作者以主人公為中心,對其朋友進行描述,但最后以主人公朋友的死亡,為整個故事的結局做鋪墊,體現出當時社會的陰暗。小說最后壞人被繩之以法,主人公過上幸福生活,說明正義也許會遲到,但從來不會缺席,表達了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2.哥特式謎團

        文章開頭描述道:"這孩子由教區外科醫生領著,來到了這一個苦難而動蕩的世界,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仍然存在著一件相當傷腦筋的問題,這孩子到底是不是能夠有名有姓地活下去。如果是這種情況,本傳記很有可能會永無面世之日,或者說,即便能問世也只有寥寥數頁,不過倒也有一條無可估量的優點,即成為古往今來世界各國現存文獻中最簡明最忠實的傳記范本。"直接就對主人公進行描述,并未對其父母身份進行有效解讀,以至于人們認為奧利弗為貧濟院的孤兒,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奧利弗受到饑餓和排擠,為其人生的初始畫上一筆濃厚的政治色彩,以人物出場背景對社會環境進行真實寫照。隨著人物關系的逐漸成熟,在奧利弗進行第一次偷盜時,遇見了他父親的生前好友布朗洛,使奧利弗感受到生活的溫暖,隨后奧利弗又遇到了姨媽羅斯小姐,令奧利弗感受到家的溫馨。正當奧利弗享受這美好時刻時,其同父異母的哥哥蒙克斯出現在小說中,為了和奧利弗爭奪家產,與費金聯合使奧利弗變成一名罪犯,并對其財產進行霸占,為滿足自己的私欲,將血緣感情拋之腦后[4].小說開始以孤兒的身份對奧利弗進行描寫,當讀者為奧利弗的身世感到悲嘆時,奧利弗尋找到親人,并可過上幸福的生活,其以血緣關系為導向,豐富故事主線內容。當布朗洛先生首次見到奧利弗時,便與其進行相認,得知其是好友的兒子,并對其愛護有加,在羅斯小姐第一次見到奧利弗時,也是產生了同樣的情感,為奧利弗提供相應的幫助。蒙克斯的出場是故事的轉折點,其與奧利弗見面時,第一眼便認出奧利弗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血緣關系猶如一張網絡一樣,將每個人物進行關聯,可使人們對其進行感知,對當時資本主義統治社會進行抨擊,并通過謎題的漸顯,對社會的黑暗面和光明面進行鮮明對比。作者在對奧利弗的父母是這樣描寫的,父親迫于家庭的壓力,在門當戶對的觀念和野心利益的驅使下,奧利弗的父親步入了一場不幸的婚姻中,并誕生了一名嬰兒,即奧利弗的哥哥蒙克斯。隨著時間的推移,夫妻之間的話語溝通不足導致奧利弗父親第一樁婚姻畫上一個句號。奧利弗的父親在對美好生活進行憧憬時,與奧利弗的母親阿格尼絲·弗萊明相愛,因此懷上了奧利弗,但此時奧利弗的父親發生意外死亡,家道中落導致奧利弗的出生地為貧民所,而阿格尼絲·弗萊明在生下奧利弗不久后也去世了,奧利弗便成為了孤兒。奧利弗的父親在去世時,將財產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留給奧利弗的母親,另一部分留給奧利弗,但是遺囑被蒙克斯的母親銷毀掉,造成了奧利弗的悲慘身世的開始。在跌宕起伏的劇情下,通過暗黑性質的社會關系,將謎團進行一一解答,是哥特式創作手法的重要體現。

        3.哥特式主體

        在主人公奧利弗出生時,一句"本教區又背上了一個新的包袱",為奧利弗當前的出場環境作為一個鋪墊,為其悲慘命運的開始進行渲染。在奧利弗去往倫敦的路上,第一次見到倫敦時,作者講述到"他從來沒有見到過比這兒更為骯臟或者說更為破敗的地方,街道非常狹窄,滿地泥濘,空氣中充滿了各種污濁的氣味".表現出當時倫敦的背景,是當時資本主義統治下的社會的骯臟、黑暗的現實寫照,主人公奧利弗在當時生活環境中,是社會的底層,揭示當時社會背景下底層人民的勞苦生活和當時掌權政府的不作為。大部分貧民挨餓、受凍,連基本的溫飽問題都解決不了,與街道上燈紅酒綠的場所形成鮮明對比,并為讀者構造了一個想象空間,將現實生活代入到小說內容中,提升內容的真實性,并使讀者產生思想共鳴。在寫到"這天一大早,邦布爾先生就走出了濟貧院大門口。他一副氣宇不凡的派頭,步履生風地走上大街。他神采飛揚,充滿教區干事的自豪感:三角帽和大衣在朝陽下閃著耀眼的光芒,他緊握手杖,精神飽滿,渾身是勁。邦布爾先生的頭向來就抬得很高,今天早上比平時抬得還要高。他目光有些出神,表情愉悅,這副神氣興許已經向細心的的陌生人發出了警告,這位干事心目中匆匆來去的念頭真有說不出的偉大".通過對教區管理者的描述,進一步對資本主義丑惡的嘴臉進行抨擊,部分資本家在對社會進行壓榨時,以一種明升暗降的方式,對底層人民進行壓迫,此種表達方式,對當時社會環境的主導者進行反差性對比,從正面反映出當時社會的不公平之處。

        結束語

        文章對《霧都孤兒》進行介紹,并對哥特式創作手法進行分析,其以反向思維對事物進行描述,使讀者產生認同感。哥特式創作手法的應用,可提升讀者的代入感,使讀者對當時社會環境進行真實認知,通過對社會環境進行批判,使讀者認知到倫敦背景下的現實。

        參考文獻

        [1]靳靜波。論英劇《霧都孤兒》對小說文本的重塑[J].電影文學,2018(17):114-116.

        [2]王靜姝!鹅F都孤兒》中哥特式創作手法的體現[J].文學教育(上),2018(7):49.

        [3]黃青青;诙嗑S視角的《霧都孤兒》哥特式城市形象塑造探討[J].成都師范學院學報,2017,33(1):84-87.

        [4]蔡運啟!鹅F都孤兒》中哥特式創作手法的應用淺析[J].才智,2015(14):273.

      作者單位:許昌職業技術學院
      原文出處:喬德玉.論《霧都孤兒》中的哥特式創作手法[J].黑龍江教育學院學報,2019,38(11):126-128.
      相關標簽:霧都孤兒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