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外國文學論文

      《霧都孤兒》中的權勢關系分析

      來源:大眾文藝 作者:張露佳,李鳳萍
      發布于:2021-02-09 共5829字

        摘要:《霧都孤兒》是英國作家狄更斯的著名小說,小說通過大量的人物對話展現了豐富的人物形象。本文基于對話合作原則和權勢理論,分析小說中主要人物的權勢關系:塞克斯和南茜、費根和南茜、諾亞和奧立弗、塞克斯和奧立弗的各種權勢關系,同時,通過分析這些權勢關系之間的對話,發現這幾組人物之間的對話違反了合作原則的量準則、質準則、關系準則以及方式準則。在文學作品中違背合作原則的對話能夠使人物個性更加鮮明,情節更加富有吸引力。

        關鍵詞:《霧都孤兒》; 合作原則; 權勢關系;

        一、前言

        《霧都孤兒》是英國作家狄更斯在19世紀出版的長篇小說,該書以霧都倫敦為背景,講述孤兒奧立弗悲慘的身世及遭遇。作者通過對主人公命運的描寫,揭露了當時倫敦殘酷的社會問題。該作品中,狄更斯采用生動的語言,通過大量人物對話來展現人物形象,生動鮮明地刻畫了小說中人物的性格特征。

        國內外學者對這一作品的研究由來已久,Alfonso de la Quintana(2017)通過分析小說中奧立弗受到虐待的片段,強調了制止虐待兒童的重要性;李建娟(2016)認為小說中的幽默藝術在展現黑色幽默的同時也突出了社會的黑暗;劉穎(2014)認為小說無論是主體、情節乃至人物的塑造,都具有典型的哥特式傳統;顧元華(2011)認為"南希"是一個多重的矛盾對立體的人物,是那個時代不幸的產物。這些研究大多都從文學角度分析作品風格、社會背景及人物特征,卻較少有從語用學角度出發,尤其是從格賴斯的合作原則角度研究小說中權勢關系下人物之間的對話。本文將分析小說中符合權勢的人物關系,并根據合作原則,進一步深入探討這些權勢關系人物的對話是如何以及因何而違背合作原則的。

      霧都孤兒

        二、《霧都孤兒》中的權勢關系

        "權勢"一詞是社會心理學家Brown和Gilman最早引入社會語言學的術語。他們認為:一個人能夠控制另一個人的行為,就可以說他對另一個人有權勢,并且權勢是至少兩個人之間的一種關系,它是非交互的。同時,Brown和Gilman還提出:"在教會、國家、軍隊或家庭中,有許多構成權勢的基礎--體力、財富、年齡、性別、制度化的角色。"(Brown&Gilman,1960)權勢主要指雙方在社會地位上存在差異,比如上司和下屬、長輩和晚輩、老師和學生、老板和員工等。

        《霧都孤兒》中,作者塑造了許多社會地位存在極大差異的人物,本文選取了賽克斯和南茜、費根和南茜、諾亞和奧立弗、賽克斯和奧立弗這四對存在典型權勢關系的人物,分析他們之間的地位差異,可以跟據定義把這四組權勢關系具體化:

        1. 賽克斯和南茜、費根和南茜--基于性別和制度化的權勢關系

        《霧都孤兒》中,賽克斯和費根都是賊窩的首領,而南茜是他們的女下屬。南茜自幼淪落賊窩,賽克斯和費根作為南茜的上司,常常命令南茜參與盜竊。一旦南茜不按照他們的要求完成任務,他們會斥責甚至虐待她,體現出在等級制度下以及性別差異上對南茜的控制,存在著較為明顯的權勢關系。同時,南茜還是賽克斯的情人,她知道賽克斯是個惡棍,但她明白自己從小參與盜竊,沒有辦法逃離賽克斯,因此把對賽克斯的依賴當成愛戀,服從他的要求,活在賽克斯的控制之下,體現出兩人之間的權勢關系。

        2. 諾亞和奧立弗--基于年齡、體力和制度化的權勢關系

        諾亞和奧立弗第一次見面時,奧立弗十歲,而諾亞已經是一名慈善學校的學生,他的年齡比奧立弗大。他希望奧立弗聽從他、幫他做事,體現了在年齡上的權勢關系。同時,諾亞又是棺材店的一名老學徒,而奧立弗只是一個新人,諾亞認為自己比奧立弗更加清楚棺材店的工作,并且想要在后輩面前樹立起自己的威望,因此他命令奧立弗做事,控制奧立弗的行為,這是基于體力和制度的權勢關系。

        3. 賽克斯和奧立弗--基于制度化的權勢關系

        賽克斯是賊窩的賊首,而奧立弗是被騙入賊窩的一個孩子。賽克斯教唆奧立弗成為扒手,并命令他一起參與盜竊活動。在奧立弗逃走后,還派人打聽他的下落,把他帶回賊窩,體現了對奧立弗的控制,這是基于制度的權勢關系。

        從上述的權勢關系中可以看出,制度化的權勢關系是一個最基本的權勢關系,不管是上司和下屬還是老學徒和新學徒。

        三、權勢關系下違背合作原則的對話

        1. 格賴斯的合作原則

        格賴斯提出了會話的合作原則,他認為:"我們的談話通常不是由一連串互不相干的話語組成的,如果是這樣,就不合情理。它們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是合作努力的結果。談話者都在某種程度上有一個共同的目標。"(Grice,1975)在這一理論基礎上,格賴斯提出了"合作原則",其中包括四個范疇:量準則、質準則、關系準則及方式準則。

        一段成功的交際對話通常表現為說話者順利地表達自己的觀點和意圖,同時聽話者能夠理解從而達到交際目標。因此,通過言語交談時,雙方都希望對方能夠互相配合和理解(劉丹,2016)。但在現實生活中,人們會因為種種原因不遵守甚至是刻意違背合作原則,通過言語向對方透露出言外之意,從而達到自己個人的交流目的。

        2.《霧都孤兒》中違背合作原則的對話

       。1)違反量準則

        量準則要求對話雙方提供交談所需要的足夠信息,不能多也不能少。但在權勢人物的對話中,低權勢者有時會不愿意回答高權勢者的問題,但又害怕會遭到教訓,因此會故意說不完整或沒有實質性含義的話,不提供所需的充分信息,從而違反了量原則,讓高權勢者領悟到其話外之音。

        例1:

        "起來!"賽克斯低聲叱喝……"你要是不起來,我就把你的腦漿灑在這草地上。"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放我走吧!"奧立弗苦苦哀求。"讓我跑開去死在野地里。我永遠不到倫敦附近來,永遠不來!……看在天國里所有光明的天使份上,饒了我吧!"(狄更斯,2018:182)

        這段對話發生在賽克斯和奧立弗之間。賽克斯用命令的方式叱喝奧立弗,讓他參與盜竊。根據合作原則,奧立弗本可以直接拒絕賽克斯,告訴他不愿參與盜竊,但奧立弗不斷重復說"饒了我吧",還說了一些沒有實際含義的話語,比如"讓我跑開去死在野地里"、"看在天國里所有光明的天使份上",從而向聽話者賽克斯提供了過多的信息,違反了合作原則中的量準則。奧立弗內心的善良使他不愿意參與盜竊,但賊首賽克斯嚴厲的命令讓他感到恐懼。處于低權勢的奧立弗知道直接拒絕賽克斯只會遭到他的呵斥,于是只好苦苦哀求,企圖用言語來求情。奧立弗以大量不相關話語,向賽克斯表達自己不愿做盜竊的決心。這些對話突出了奧立弗對高權勢者的壓迫的不滿和對權勢關系的反抗,體現了他純真善良、勇敢的性格。

        例2:

        "喂!"賽克斯叫道。"南茜!你這個姑娘深更半夜要上哪兒去?"

        "不遠。"

        "這算是什么回答?"賽克斯問。

        "我問的是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說不遠嘛。"(狄更斯,2018:377-378)

        這段對話發生在賽克斯和南茜之間。賽克斯想要知道南茜晚上出門的目的地,作為下屬的南茜應該直接告知具體地點,但她的回答卻是"不遠",并沒有清楚地交代地點,因此沒有提供足夠的信息,違反了合作原則中的量準則。該對話發生在南茜去和露梓會合時,一方面南茜不愿正面回答賽克斯的問題,是因為她不希望賽克斯知道她的去向,從而暴露她救奧立弗的計劃;另一方面,她作為賽克斯的手下,長期在他的控制和壓迫之下,她擔心自己不回答他的問題會遭到呵斥,因此選擇不正面回答他的問題。這一對話描寫,突出了南茜對奧立弗的同情和憐憫,身在賊窩卻始終保持了自己的善良本性。

       。2)違反質準則

        質準則要求對話雙方所說的話是真實的,有充足證據的。有一些修辭格如反語、隱喻、設問等都是說話人有意違背會話的質準則借用的語言手段。(柴瑞琴,2010)在權勢關系下,高權勢者為了使低權勢者順從他的要求,往往會用虛假的語言來獲得低權勢者的信任,或是哄騙低權勢者,從而違反質準則。

        例3:

        "啊,南茜!"老猶太……以息事寧人的口氣說,"今晚你比以往任何時候更懂事。哈哈!我的乖乖,你的戲演得好極了。"

        "是嗎?"姑娘問。"小心別讓我演過了火……"(狄更斯,2018:130)

        這段對話發生在費根和南茜之間。將奧立弗帶回賊窩,是上司費根給南茜的任務,作為下屬的她理應完成,但費根卻用"你比以往任何時候更懂事"、"你的戲演得好極了"對南茜大加贊賞。費根用反語來哄騙南茜,他的話是"假的".同時,沒有充分的證據可以體現南茜"更懂事"和"演得好極了",因此違反了質準則。南茜對費根毒打奧立弗的行為表示憤怒和不滿,費根雖然對南茜感到生氣,但不希望老下屬的南茜就此離開賊窩,因此用息事寧人的態度表揚南茜,安撫她的情緒,從而達到繼續控制南茜、讓南茜為他工作的目的。而南茜則通過"是嗎"這個反問句來表達自己的不滿情緒,從而使兩者的對話無法正常進行。通過這一段對話描述,作者進一步明確了南茜不畏懼權勢、勇敢的性格。

       。3)違反關系準則

        關系準則要求雙方在對話時,讓所說的話有一定的聯系,從而使對話能環環相扣,順利地進行下去。但在權勢關系中,高權勢者為了展現自己的威望,讓低權勢者服從自己的權威,或是表達自己對低權勢者的不滿,會在對話中講一些與對話話題不相關的內容,違背關系準則。

        例4:

        "你是不是要買棺材,先生?"奧立弗天真地問……

        "你大概不知道我是誰吧,習藝所?"那少年繼續說……

        "不知道,先生。"奧立弗承認。

        "我是諾亞·克雷坡爾先生,"那少年說,"你得聽我的……"(狄更斯,2018:34)

        這段對話發生在諾亞和奧立弗之間。奧立弗問諾亞"你是不是要買棺材",諾亞聽到后,本應該回答奧立弗的問題,告訴他自己不是來買棺材的,但他沒有回答,而是說"你大概不知道我是誰吧"來反問奧立弗,并在對話中介紹自己的身份,最后命令奧立弗去做事。諾亞一系列的言語和奧立弗提出的問題沒有聯系,跳出了對話的主要內容,使本來應該環環相扣的對話無法繼續進行下去,因此違反了合作原則中的關系準則。該對話發生在兩人第一次見面時,因此奧立弗并不知道諾亞是棺材店的老學徒。諾亞希望以高權勢者--老學徒的身份給奧立弗"下馬威",告訴奧立弗作為一個新人應該服從他的命令,從而在他面前樹立起自己的威望。這一對話突出體現了諾亞仗勢欺人的性格特征。

       。4)違反方式準則

        方式準則要求對話雙方在交談時,用簡練、清晰的語言傳達信息,不使用啰嗦、晦澀、有歧義的語言。在權勢關系中,低權勢者有時會為了表達內心對高權勢者的不滿、憤怒等情緒,故意在交談時啰嗦、重復,從而違反方式準則,達到自己的交談目的。

        例5:

        "大家說話得客氣點兒,比爾,客氣點兒。"

        "客氣點兒?"姑娘厲聲說……"我就為你做賊!從那時起,這一行我已經干了十二年,為你干了十二年。你知道不知道?說呀!你知道不知道?"(狄更斯,2018:131)

        這段對話發生在費根和南茜之間。作為下屬,南茜本應該聽從費根的要求安靜下來,好好談話,但南茜卻憤怒地表達了對費根的不滿,她連說了兩遍"干了十二年",還不斷問費根"你知道不知道",重復的話語使得對話啰嗦又冗長,因此違反了方式準則。南茜雖然聽從命令成功將奧立弗帶回,但是南茜內心的善良讓她對奧立弗遭到毒打這一事感到憤怒。雖然她長期受到壓迫和控制,但她沒有因此表現出害怕、順從和巴結,相反她敢于挑戰權勢,用言語一遍遍提醒費根自己是被騙而當賊,表達自己對兩人迫害奧立弗的不滿以及不希望奧立弗也成為盜賊的決心。作者通過這一對話描寫,突出了南茜有一顆對奧立弗的憐憫之心,同時明確了她不畏懼權勢的性格。

        例6:

        "這事派你去最合適,"賽克斯先生勸說道,"這一帶沒有人知道你的任何情況。"

        "我也不愿讓他們知道,"南茜還是那樣不慌不忙地答道,"所以我的回答是'不去',而不是'去',比爾。"

        "她去,費根。"賽克斯說。

        "不,不會去的,費根。"南茜說。

        "不,她會去的。"賽克斯說。(狄更斯,2018:100)

        這段對話發生在賽克斯和南茜之間。賽克斯讓南茜去打探奧立弗的消息,南茜本應該直接回答"不去"來拒絕,但她卻反復說"不去",使對話內容一直在賽克斯的"去"和南茜的"不去"之前徘徊,顯得復雜又啰嗦,沒有清晰的對話目的,因此違反了合作原則中的方式準則。南茜知道賽克斯是想讓奧立弗來幫助他們盜竊,因此她堅持說"不去"來拒絕他的要求。盡管上司賽克斯的語氣越來越強烈,甚至由"派你去最合適"的建議轉而"她去"這樣的命令,但是她依然沒有對高權勢者的命令感到畏懼,她敢于反抗高權勢者的壓迫和控制,表達自己不希望奧立弗成為盜賊的決心和對參與盜竊的憤怒之情。通過這一對話,作者再次展現了南茜勇敢、倔強、善良的品質。

        四、結語

        根據格賴斯的會話合作原則,對話雙方互相配合和理解,使對話可以完整順利地進行下去,從而達到共同的交流目標。但在某些特殊對話中,人們會違反原則向對方傳達出言外之意,達到自己的交流目的。本文以合作原則和權勢關系為理論基礎,發現《霧都孤兒》存在著權勢關系的人物,且制度化的權勢關系最為典型。通過對權勢人物的對話進行分析,發現高權勢和低權勢都會為了自己的交流目的而違反合作原則。高權勢者為了樹立自己的威望,讓低權勢者服從自己的命令,常常會跳出原本的對話內容,或是說一些不真實的話來哄騙低權勢者,例如老學徒諾亞說一些不相關的話來命令新學徒奧立弗服從自己,賊首費根對下屬南茜完成任務大加贊賞;低權勢者有時因為害怕高權勢者,不敢不正面回答高權勢者的問題,會在對話中提供較多或較少的信息,如奧立弗多說了沒有含義的話來懇求賊首賽克斯放他走,南茜不正面回答賽克斯關于去哪兒的問題,有時低權勢者也會為了反抗高權勢者而不斷重復自己的話,表達自己的不滿情緒,如南茜重復說自己做賊的時間來表達對賊首費根的憤怒。通過《霧都孤兒》中四對有著權勢關系的人物的對話分析,我們可以得悉在文學作品中,雖然存在著遵守合作原則的權勢人物對話,但也存在著一部分違背了合作原則。這些對話都在一定程度上達到了說話人自己的交流目的,表達了自己的感情或者態度。同時,讀者可以通過這些對話,能夠更強烈地體會到權勢人物之間不平等的社會關系以及人物的性格特征。

        參考文獻

        [1]Alfonso de la Quintana. Mobbing in Oliver Twist[J]. 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2017(237):1421.

        [2]Brown,R&A. Gilman. The pronouns of power and solidarity[A]. In T.A.Sebeok(ed.)。 Style in Language[C].MIT Press,1960:255.

        [3]Grice, H. P. Logic and Conversation[A]. In Cole&Morgan(eds.)。Syntax and Semantics, Vol.3:Speech Acts[C]. New York:Academic Press, 1975:45.

        [4]柴瑞琴。從違背合作原則淺析《傲慢與偏見》中的權勢關系[J].山西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2010(5):116.

        [5]狄更斯。霧都孤兒[M].上海譯文出版社,2018.

        [6]顧元華!鹅F都孤兒》南希的命運探析[J].南昌教育學院學報,2011(10)。

        [7]李建娟。論《霧都孤兒》的幽默藝術[J].開封教育學院學報,2016(9)。

        [8]劉丹。說話者和聽話者的"合作原則"[J].跨語言文化研究,2016(01):117.

        [9]劉穎!鹅F都孤兒》的都市哥特式風格[J].長江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3)。

      作者單位:寧波大學科學技術學院
      原文出處:張露佳,李鳳萍.《霧都孤兒》中權勢關系下違背合作原則的對話分析[J].大眾文藝,2019(22):20-22.
      相關標簽:霧都孤兒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