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民商法論文

      微信紅包發放人權益保護的問題和法律對策

      來源:法制博覽 作者:鄭勝男,華羿,周伯煌
      發布于:2021-03-06 共3362字

        摘    要: 互聯金融的快速發展,掀起第三方支付的熱潮。微信紅包的出現通過屏幕拉近人們的距離,減少了現金的流通。但微信紅包便利生活的同時也存在一些風險,本文嘗試對于微信紅包撤回與撤銷性質的界定,微信平臺關于承諾期限合理性的考察,以及沉淀資金及其利息歸屬的問題等進行研究。提出建立健全相關的法律規范,明確平臺與用戶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規范平臺操作,構建用戶保護機制,最終達到對微信紅包發放人權益保護的目的。

        關鍵詞: 微信紅包; 發放人; 法律風險; 權益保護;

        第三方支付的興起,新型的紅包發放方式——“微信紅包”開始盛行,大量用戶開始熱衷于使用微信紅包,通過新興的方式拉近屏幕背后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但其中所涉的法律問題值得探究。

        一、微信紅包所涉法律關系

       。ㄒ唬┯脩襞c用戶之間

        微信用戶之間收發紅包,可視作是贈與關系。微信用戶發放紅包時贈與人,發放至特定的微信用戶則是受贈人。微信紅包的發放與接受有明確的贈與人與受贈人,符合《合同法》關于贈與合同的相關規定,用戶之間形成贈與關系。
       

      微信紅包發放人權益保護的問題和法律對策
       

       。ǘ┯脩襞c平臺之間

        用戶收發紅包都需要通過財付通平臺,微信紅包發放人發放紅包使用的是微信賬戶中的零錢,則表明發放人將其余額存放于財付通平臺,由財付通平臺代為保管。受贈人收到紅包若余額不提現,則留在微信支付零錢賬戶中,此時受贈人與財付通平臺之間亦形成保管關系。

       。ㄈ┢脚_與銀行之間

        平臺與銀行之間按形成一種合作關系。平臺與各大商業銀行之間達成合作協議,用戶將相關銀行卡與其微信支付進行綁定,可以通過提現方式將零錢轉移到銀行卡中,也可在發放微信紅包時,選擇使用綁定銀行卡中的余額進行發放。用戶選擇使用銀行卡中余額或是提現至銀行卡當中,依賴于財付通平臺與銀行的合作。

        二、微信紅包發放人權益保護的現存問題

       。ㄒ唬┢脚_責任界限不明晰

        微信賬戶存在安全隱患時,或是他人冒充微信用戶“支付”紅包,該冒充行為能夠產生相關的效力,對于冒名行為而導致的錢財受損,微信用戶無法得到相關的賠償與救濟,微信平臺對此并未承擔任何責任;谠p騙行為而使微信用戶陷入處分財產的錯誤認識中,致使微信用戶財產受損,微信用戶在微信平臺采取舉報的方式舉報該賬戶,微信平臺只是將該賬戶進行凍結,此后并無任何挽回損失的措施,微信用戶的財產受到損害。微信紅包發放人與微信平臺的責任劃分不明確,抑或是微信平臺并沒有承擔相關責任,責任邊界模糊。

       。ǘ┌l放人的撤銷權難以保障

        微信紅包發放人因看錯聯系人或因消息混亂而混淆錯發微信紅包現象時有發生。錯發消息可以撤回,錯發微信紅包是否可以撤回?微信紅包的本質就是一個贈與合同,贈與合同的贈與人是享有任意撤銷權的。在實際實踐過程中,受贈人的任意撤銷權難以保障,在微信紅包發送至受贈人后,贈與人無法撤銷。[1]只能通過與受贈人協商的方式,受贈人將紅包金額退還至發放人,可能存在出現收取紅包后拉黑或刪除對方好友的現象,或是在24小時內受贈人未領取,紅包金額按原路線退還至發放人賬戶。但是根據現在微信紅包的相關規則,錯發微信紅包并不能夠撤回,紅包發放人的任意撤銷權名存實亡。微信群里的紅包正常情況下屬于贈予,但是如果是誤發則屬于不當得利。因為錯發的紅包不屬于贈與,而且還是沒有根據的收益,在法律上屬于不當得利,應當歸還。是因為沒有合法根據取得利益,而使他人受損失,還屬于不當得利,法律上可以要求返還。

       。ㄈ┏兄Z期限難以體現意思自治

        微信紅包的本質是一個贈與合同,其要約與承諾的過程均通過互聯網電子數據傳遞來完成的。其中發紅包人將紅包發給受贈人,或者以語音、圖片、文字等形式告知對方將發紅包給他,此時要約便成立了;受贈人點擊紅包領取或者以語音、圖片、文字等形式答復發紅包人,此時承諾生效,雙方達成了意思表示一致,贈與合同也就生效了。但如果微信紅包受贈人已經答復紅包發包人但是未領取,或是誤將與紅包發放人信息刪除的情況,但上述情形紅包受贈人均已通過文字或是圖片等形式表達承諾,贈與合同已經生效,但如果微信紅包未在24小時之內被受贈人領取,則會在1至3個工作日內退還原贈與人賬戶。

       。ㄋ模┝⒎ú煌晟票O管難以到位

        消費信息化、支付虛擬化帶動移動支付的飛速發展,傳統的金融監管主體并不能完全覆蓋到現今所有的金融領域,一些監管領域還存在空白。如用戶點擊紅包鏈接這一短短的過程中可能存在著不少安全隱患和非法活動,比如用戶個人信息泄露、不法分子設置虛假紅包鏈接進行詐騙、利用微信紅包進行網上賭博等。由于微信支付在生活中的使用率極高,并且如果要將微信賬戶中的資金予以提現,就必須綁定銀行卡,這使得用戶的微信信息、相關的銀行賬戶信息在使用微信紅包時可能遭到泄露。

        三、發放人權益保護的法律對策

       。ㄒ唬┙槿氲谌綑C構以明確責任

        明確微信平臺責任,微信紅包發放人與微信平臺之間出現糾紛,糾紛解決可參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相關規制,微信紅包發放人一般是普通民眾,可求助第三方機構消費者協會等進行調解,通過第三方機構的調解以明確雙方的權利義務關系。通過確定的權利義務關系從而確定雙方的責任,微信平臺在其應該承擔的責任范圍內承擔責任,給微信紅包發放人造成損失應賠償相關損失,微信紅包發放人存在過錯的,微信紅包發放人亦應擔責。在請求消費者協會解決問題有困難的情況下,微信紅包發放人可尋求有相關行政管理權限的行政部門進行行政裁決。[2]除此之外,微信紅包發放人可通過直接提起訴訟的方式,請求法院裁判明確責任界限。

       。ǘ嫿C制以保障權利

        財付通平臺可在微信軟件當中開發一個小程序,在小程序中完善相關的申訴處理流程,微信用戶對于發放的微信紅包存在疑問或是存在錯發紅包的情形下可以點進該小程序所示流程進行申訴處理,財付通平臺即使處理相關的申訴,微信用戶有疑問的,應進行合理解釋。因錯發紅包而無法撤回的,財付通平臺在有條件的前提下通過墊付的方式將紅包金額退至微信紅包發放人賬戶。相關機構也可以構建相關的救助機制,微信用戶通過向財付通平臺進行申訴以解決問題,但如通過尋求財付通平臺解決問題無果的,微信用戶可以投訴至相關機構,相關機構可以對財付通平臺進行督促或是進行約談等方式,要求財付通平臺進行整改,及時處理微信用戶的申訴。也可在微信中設立確認程序,在微信紅包發放人發放紅包時輸入支付密碼前,微信紅包發放人再次確認微信發放紅包的受益人對象是否正確。

       。ㄈ﹨f商確定體現意思自治

        微信作為溝通的重要工具,難免會存在信息漏看,從而出現紅包未收的現象。微信紅包受贈人在24小時內未收紅包,紅包就會原路返回發放人,會違背受贈人的意愿。微信平臺可對承諾期間做一個適當的調整,在一定范圍內進行選擇。對發放人而言,發放人可以選擇一個要約生效時間,非一經到達即生效,在合理的時間段內選擇。對受贈人而言,受贈人可以根據發放人選擇的時間,從而做出符合其利益的選擇,但是不損害發放人的利益。對微信平臺而言,可以增加一些特別提示,在涉及紅包等財產方面,增加小彈窗等進行特別提示。用較為顯眼的方式,提醒受贈人的注意。

       。ㄋ模┩晟屏⒎ㄒ约訌姽芾

        通過構建一個完備的體系來管理第三方支付平臺,對第三方支付平臺進行管理并加以約束。首先,從立法層面來看,除2010年中國人民銀行頒布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辦法》外,立法機關應制訂專門的與移動支付相關的法律法規,在立法上規范微信平臺以及其他移動支付平臺的權利義務,在用戶遭受侵權時主動提供救濟,保障消費者的權益。[3]其次,從監管主體來看,國家可以設置專門的機關和工作人員從事移動支付的監管工作,對互聯網移動支付領域進行特殊監管、專人監管,明確監管主體,強化職責,突出重點。再次,從監管方式來看,要創新原有的監管方式,合理運用大數據、云監管等新興監管手段,采用線上監督與線下監督相結合的方式。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實時調整,隨機應變。最后,對于那些運用微信平臺進行詐騙、賭博、非法買賣他人信息的行為,要進行重點打擊。財付通平臺本身也需要進行完善,完善相關的操作流程,必要時可以公開相關流程。

        參考文獻

        [1] 李永軍.“契約+非要式+任意撤銷權”:贈與的理論模式與規范分析[J].中國法學,2018(4):160-167.
        [2] 黎四奇.對微信紅包法律風險探視[J].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6(10):74-81.
        [3] 唐瓊瓊.第三方支付中消費者權益保護問題研究[J].河北法學,2015(4):115-121.

      作者單位:浙江農林大學暨陽學院
      原文出處:鄭勝男,華羿,周伯煌.微信紅包發放的法律風險防范[J].法制博覽,2021(06):40-41.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