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宏觀經濟學論文

      中國現階段縮小貧富差距的途徑

      來源:經濟研究導刊 作者:張慧 張艷華
      發布于:2021-03-05 共4402字

        摘要:隨著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與完善,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顯著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質的提高。然而,現階段中國社會各階層的財富和收入分配差距仍在不斷擴大、基尼系數逐年攀升,這與社會主義“共同富裕”的理念相悖。“窮則愈窮,富則愈富”的馬太效應使得社會階層逐漸固化,將嚴重遏制生產力的發展和影響社會穩定。就貧富差距現狀及產生原因做出分析,分析這種趨勢帶來的危害,探究縮小貧富差距的途徑。

        關鍵詞:貧富差距; 現狀; 原因; 社會危害; 縮小途徑;

        得益于改革開放的好政策、市場經濟的高效率,中國的國民經濟保持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長,目前經濟總量已躍居世界第二。鄧小平同志提出的“部分先富”目標已經實現了,然而不僅“共同富裕”的目標沒能實現,國民之間的貧富差距反而呈現不斷擴大的趨勢。貧富差距不僅與經濟體制和分配機制密切相關,而且能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影響整個社會的穩定與和諧、經濟的進步以及綜合國力的提升。中國的市場化經濟具有明顯的社會主義特色,生產體制存在多樣性,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收入和分配方式的多樣化。因此,可以借鑒其他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調控貧富差距的經驗,結合中國國情正確地引導和維護國民收入分配關系的均衡化與合理化,實現共同富裕、體現社會主義優越性。

        一、中國貧富差距的現狀

        1.城鄉發展差距雖有所縮小,但仍有較大距離。分析《中華人民共和國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中的數據可知,2015—2019年中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平均年增長率為6.66%。2019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30 733元,其中城鎮居民為42 359元,而農村居民僅為16 021元,城鎮居民收入是農村居民的2.64倍。2019年中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21 559元,其中城鎮居民為28 063元,農村居民為13 328元,城鄉居民消費支出比為2.11∶1。對比2015—2019年的相應數據,發現城鄉居民整體收入差距呈現逐漸縮小的趨勢,但兩者之間目前仍有2倍以上的差距。

        2.地區之間收入分配差距在繼續擴大。根據《中國統計年鑒(2019)》,2018年東部地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6 298.2元,中部、西部和東北分別為23 798.3元、21 935.8元和25 543.2元。對比2013—2018年各地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東部地區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平均差距由2013年的7 966.3元增加至2018年的12 539.1元,地區間的收入差距不僅沒有改觀,反而在繼續擴大。以上情況與中國目前交通基礎設施的分布相對應,即東部沿海地區最先進,其次是東北和中部地區,西部地區相對落后。交通基礎設施滯后會影響人才和資金的聚齊,影響經濟集聚程度,即便擁有資源優勢也難有作為,最終導致地區間發展差距繼續擴大。

        3.社會各個階層之間的收入存在明顯的差距,貧富差距已接近甚至超過西方發達國家。目前中國的工人、農民、知識分子、企業主及待業人口等階層間均存在明顯的收入差距。研究發現,2018年所有行業年平均工資(82 413元),農業、漁業、畜牧業和林業的從業者年平均工資最低(36 466元),軟件編程及信息技術的從業者年平均工資最高(147 678元),最高者為最低者的4.1倍(對比2016年的數據,兩者間差距僅為3.6倍)。2017年中國最富有的20%國民占據了45.8%的社會財富,這比例非常接近同期美國的水平(46.9%),超過德國、法國、英國(39.7%、40.9%、40.6%),而同期中國最貧困的20%國民僅擁有4.2%的社會財富[1]。

        二、中國貧富差距擴大的原因

        造成中國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的原因,是中國經濟學界長期關注的熱點,許多學者均提出了各種不同的觀點。劉國光認為,“私有制經濟超前發展的勢頭一直延續下去,到一定的時候問題就會出來,兩極分化自然出現。”[2]劉國光同時指出,“我國貧富差距的擴大,除了前述的一系列重要原因外,跟所有制結構的變化、公降私升、化公為私的私有化和過度市場化過程有著解不開的緊密聯系,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3]而吳敬璉指出,“事實證明,目前中國社會中存在的貧富懸殊問題,主要是由于機會不平等造成的,其中首要因素是腐敗”,“正是因為國家部門的強化使腐敗和不公愈演愈烈。”[4]簡新華認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存在的私有制經濟和市場機制優勝劣汰必然導致貧富差距擴大與社會主義最終要消滅剝削和走向共同富裕是存在矛盾的。”[5]

        因此,應對貧富差距過大這個市場經濟發展的重大難題,首先應當保證社會體制的健康與完善,對政治體制和經濟體制不斷進行改良與完善,這樣才能做到漸進縮小貧富差距、逐步走向“共同富裕”。

        三、貧富差距過大對社會的危害

        1.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必然導致社會階層的兩極分化,阻礙社會主義“共同富裕”目標的實現。兩極分化造成社會正義難以真正實現,少數權貴生活奢侈、腐敗引起的不良社會風氣,極易引發整個社會“仇富”心態的蔓延,長期持續下去會逐漸讓普通低收入民眾失去對社會主義優越性的認同感。不斷發生的勞資矛盾,會引起底層民眾的強烈不滿,成為滋生突發事件的溫床;繼而增加社會維穩的開支,對社會的長治久安造成威脅。同時,穩維成本的增加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對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投資削減,最終拖累整體經濟社會的發展,國家可能因此陷入“中等收入陷阱”[6]。

        2.貧富差距過大會造成國民消費呈現兩極化的趨勢,購買生活必需品將占據低收入階層的絕大部分收入,而高收入階層則熱衷于奢侈品消費。由于歷史原因及現實情況,目前的高檔奢侈品的生產及研發絕大多數掌握在西方發達國家手中。因此,消費兩極化可能導致與“高檔品”相關的技術、資金向西方發達國家轉移,與“必需品”相關的低端勞動密集型產業則在國內相互惡性競爭,未來可能出現中國境內勞動密集型產業過剩、高新技術產業匱乏的畸形結構,最終導致國家整體經濟結構不合理[1]。

        3.貧富差距過大會導致社會失范現象加劇,社會規則將受到極大沖擊,違反規則、扭曲規則成為常態,甚至出現凌駕于規則之上的畸形現象。中國長期深受陳舊的封建思想影響,至今仍有不少陋習潛移默化地存在于民間。尤其在當今全民互聯網時代,貧富差距問題已被赤裸裸地呈現在公眾面前。“失范”似乎已成為中國社會常見現象,官員腐敗貪污、以權謀私,醫生私收“紅包”,教師違背師德等失范行為屢見不鮮,致使職業道德逐漸淪喪、行業潛規則風氣盛行。龐金友認為,貧富差距造成的社會分化,媒體壟斷催生的惡性競爭,互聯網技術革新帶來的傳播轉型與社交平臺導致的認知偏見,以及公民政治信任危機等因素,將使社會認知更加歪曲[7]?傊,控制貧富差距過大,既符合社會主義“共同富裕”的根本要求,同時也是構建和諧社會的基本要求,反之則會加劇整個社會秩序的混亂。

        四、中國現階段縮小貧富差距的途徑

        “窮則愈窮,富則愈富”的馬太效應將逐漸固化社會階層、阻礙社會底層上升通道,長期持續下去會嚴重遏制生產力的發展,影響社會安定。當前,中國的貧富差距是多種因素作用下的結果,解決方法應采取分步驟、遞進式實施。

        1.鼓勵非公有制經濟的發展,同時強化對私營經濟的指導和必要的管理。弱化私營經濟發展可能引發的貧富兩極分化;改善市場機制,增強市場監管效能,規范市場行為標準,堅決打擊壟斷和不正當競爭,減輕市場失靈和惡性競爭造成的負面影響。

        2.優化產業結構,增加對高附加值新技術、現代化農業的投入,鼓勵服務產業升級,努力躋身世界產業價值鏈高端。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將擴大內需及科技創新作為未來經濟的重要突破點,持續降低單位生產成本和消耗量,加強資源集約管理,逐步建立更加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1]。

        3.不斷提供新的就業崗位,重視采取多種措施讓低收入家庭成員增加就業機會。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優化公司管理結構,遏制高管人員收入增長過快的勢頭,合理調整普通員工的收入并給予一定政策性傾斜,適當增加工資性收入。

        4.完善經濟政策,兼顧公平和效率,維護合法收入,堅決杜絕非法收入,增加過低的收入,調整過高的收入,擴大中等收入階層在全社會的比例。重視土地增值收益在國家、開發商和失地農民之間的合理分配和利用。逐步開征包括財產稅、遺產稅、房產稅、財產收益稅、累進所得稅在內的各種收入和財產調節稅。加大對弱勢群體和落后地區的援助力度,加強扶貧工作,切實防止貧困回潮。適當調整企業和工薪階層的稅負,鼓勵投資,使低利潤企業有提高職工工資的條件[8]。

        5.繼續完善教育制度及科技進步制度,重視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擴大對分級教育的支持,重點加強職業教育和崗位培訓。提高義務教育質量,逐步實現高中、職高階段義務教育,提高國民整體素質,提高勞動力就業及創新的能力,進而提高勞動生產率和經濟效益、增加勞動者收入。增加大學生創業教育工作的投入,在校期間培養大學生創新創業知識,促進大學生創業能力的提高。

        6.加強民主法治建設,持續高壓反腐,消除不合理的等級特權,消除由于特權等級和腐敗導致的收入差別甚至暴富,降低行政成本,提高行政效率[9]。建立健全城鄉統一、公平合理的社會保障制度,加快社會保障制度改革步伐,通過逐步實現公共服務及社會福利均等化,減輕低收入民眾的負擔,縮小貧富差距。

        7.促進中國各地域平穩、有序發展,減少區域間發展差距。尤其是通過“西部大開發戰略”“中部崛起戰略”保持中西部地區經濟發展的高增速,利用“一帶一路”建設促進區域間信息暢通、人才流動,增加有利于發展中西部經濟的各項策略的制定。截至2018年,我國的城鎮化率為59.6%,與發達國家80%的城鎮化率相比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因此,當前需要將可持續發展與環境保護有機結合,提高城鎮體系規劃的科學性和可操作性,改善城鄉內部結構,實現城鄉統籌發展、縮小城鄉間的收入差距。

        五、結語

        改革開放40年以來,中國的經濟成功在于不斷探索具有中國特色的政府與市場一體化模式,重視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當前,中國已經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基尼系數卻多年維持在接近0.5的水平,整個中國社會應當時刻保持警醒的狀態。在保持經濟持續增長的同時,應當繼續深化國民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富裕”發展方向的共識,重視縮小貧富差距,促進社會各階層間的流動,建立完備的政治、經濟制度,積極應對各種挑戰,促進資源均衡配置,穩中求進謀發展。同時,應積極發揮人民群眾的主體性,而不是依靠精英治理保障公眾利益,為人民群眾參與國家治理創造條件。

        參考文獻

        [1]劉俏,王貴東.“中國發展模式”及其經驗[J].經濟科學,2019,(2):5-13.

        [2]劉國光.關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若干問題的思考[J].經濟學動態,2011,(7):14-19.

        [3]劉國光.關于中國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若干問題[J].政治經濟學評論,2010,(4):3-12.

        [4]吳敬璉,馬國川.重啟改革議程:中國經濟改革二十講[J].學習月刊,2013,(5):56.

        [5]簡新華.中國財富和收入差距擴大的原因、利弊和對策[J].湘潭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6):13-16.

        [6]毛學松.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面對的世情與國情[J].對外經貿實務,2018,(10):8-11.

        [7]龐金友.網絡時代“后真相”政治的動因、邏輯與應對[J].探索,2018,(3):77-84.

        [8]簡新華.節制資本,縮小貧富差距[J].當代經濟研究,2015,(5):27-33.

        [9]唐芳芳.對美國貧富差距擴大問題的思考[J].世界社會主義研究,2017,(9):64-69.

      作者單位:呼和浩特市賽罕區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原文出處:張慧,張艷華.當代中國貧富差距的產生及應對[J].經濟研究導刊,2020(25):4-5+48.
      相關標簽:貧富差距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