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各體文學論文

      匠作之喻的詩學批評模式、功能及意義

      來源:中國文藝評論 作者:潘天波
      發布于:2021-02-23 共13824字

        摘    要: 在中國詩學批評史上,匠作之喻已然成為中國詩學批評的普遍經驗。從工匠范式向詩學批評的理論跨越,匠作之喻創生了鏡像、參照、模范、介導等工作模式,將工匠范式轉換為普遍的詩學批評理論。工匠范式在詩學批評中既能承擔發現理論與經驗轉換的概念角色,又能形成彼此溝通與譬喻的闡釋機制。匠作之喻不僅能對詩學批評的理論范式做出自我篩選,還具有分解與切換詩學批評話語的書寫方式,彰顯出中國詩學批評話語體系的本土化與生活化特色,或成為古代詩學批評的基本工作路徑。澄明此論,有益于當代中國特色文學批評話語體系和理論體系的建構。

        關鍵詞: 工匠范式; 匠作之喻; 詩學批評;

        清初詩論家葉燮在《原詩》中云:“我今與子以詩言詩,子固未能知也;不若借事物以譬之,而可曉然矣。”1葉燮道出了中國詩學批評的一種路徑——“借事物以譬之”。所謂“譬”,即借物設喻,以曉事理。那么,如何借“物”設“喻”?縱觀中國詩學批評史,除了自然之喻2(自然模仿論)、“生命之喻”(文藝的人化批評)3之外,還有“錦繡之喻”4(文章被喻為錦繡織物)、“器物之喻”5(器物話語作為詩學批評范式),后兩種“設喻”均與工匠范式6有關。嚴格地說,在中國傳統詩學批評史上,“器物之喻”或“錦繡之喻”等“物的譬喻”還不足以概括中國詩學批評的譬喻路徑,還要特別注意“工匠的譬喻”“生產的譬喻”和“技術的譬喻”以及“精神的譬喻”。對此,需要提出一個新的概念——“匠作”。

        何謂“匠作”?這是一個中華考工學7的原生性概念。在中華工匠史上,“匠作”概念出現較晚,但“將作監”始設于戰國,其后被沿襲。至元代設有“匠作院”,明代“將作大匠”由工匠充任,“將作”也稱“匠作”。近代“匠作”逐漸有“工程”“做法”之義。就“匠作”內涵而言,“匠作”概念指向工匠的作坊、造作和作品的全部意義內涵。因此,“匠作”包含兩大核心理論體系:“匠系”(工匠體系)和“作系”(造作體系)。前者指向工匠群體,后者指向匠制、工種(如木作、瓦作等)、做法及其技藝成果。譬如《考工記》載“百工造作”30工種,《營造法式》載“匠作行當”十余種。“作”后引申為工藝和技術,兩者結合起來就是指工匠技藝及其做法,如《內廷工程做法》等?梢,“匠作”是一個包含匠、作兩大核心理論體系的相互聯系的有機整體概念,包含了工匠、器物、手作、技術、精神等一切工匠領域的知識范式。
       

      匠作之喻的詩學批評模式、功能及意義
       

        實際上,中國詩學批評的工作路徑就是基于“匠作之喻”的;蛘哒f,中國詩學批評有一條固有的工作理路,即偏向于借助“匠作之喻”作為詩學批評的有效路徑。在方法論上,“匠作之喻”可集主體(工匠)、自然(模仿)、人化(生命或精神)、器物(隱喻)于一體而成為中國詩學批評理論的篩選者、發現者與溝通者,或成為中國詩學批評的基本譬喻路徑。在理論層面,“匠作范式”,即表現為一種“匠作觀”的表達概念及其話語理論。中國古代士人的“匠作觀”是多元的,并展現出豐富的理論觸角及其立場。譬如以“君子不器”觀為代表的儒家,主張工匠行為需基于倫理與國家立場;以“大巧若拙”觀為代表的道家,反對工匠的淫巧多技;以“規矩繩墨”觀為代表的法家,將工匠之法延伸至社會之法,等等。上述先秦士人的工匠觀顯示,工匠的信念、行為與規范可被引入社會“它域”,并成為社會治理之喻,也在先秦詩學中表現出比較活躍的態勢!对娊洝分械钠魑飻⑹录礊橛辛Φ淖C據。另外,《論語》《道德經》《莊子》等無不以匠作之事設喻鋪陳。

        筆者擬以匠作之事與中國詩學批評之關聯為切入口,然后分別以《文心雕龍》《閑情偶寄》《原詩》等文獻為中心,以匠作之喻為主旨,較詳細地分析中國詩學批評與工匠話語在百工、匠心、建造、營構、巧飾、繩墨等范式上的同構原理與敘事機制,進而辨明匠作之喻是中國詩學批評的工作原理,并進一步闡釋匠作之喻在中國詩學批評理論體系中的功能、特色及意義。

        一、中國詩學批評:從匠作之事到匠作之喻

        從狹義概念看,古代工匠,即手工藝者8或匠作者。但從廣義上說,“工”的范疇較為廣泛。譬如《尚書》云:“工執藝事以諫。”9顯然,作為“樂工”有進諫與批評的職能。就工匠“執藝事”而言,“工匠”與“圣創”之間有著某種關聯!犊脊び洝吩:“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也。”10抑或說,匠作與詩學批評在創造維度上是有共同地帶的。因此,匠作之事或能被中國詩學批評所援引。

        據統計,《周禮》言“工”者約48處,其中《考工記》約29處!犊脊び洝肥侵袊糯谝徊抗そ澄幕墨I,它記載了東周時代百工有六大序列的30類工種,以至于形成龐大的“百工體系”或“造作體系”11。百工造物不僅為人類生活提供所需器具,還為他者提供豐富的工匠經驗理論,更為詩學批評提供可靠的理論范式。在中國詩學批評史上,百工匠作范式已然成為中國詩學批評的一種譬喻系統要素。劉大櫆《論文偶記》曰:“故文人者,大匠也。”12在此,作者將文人喻之為大匠(木匠)。劉勰之《文心雕龍》比譬文章如工匠之“雕龍”,李漁《閑情偶寄》開篇《序》曰:“文章者,造物之工師。”13顯然,劉勰與李漁視文章為工匠之造物,視文章者為造物之工師或工匠!堕e情偶寄》近乎是工匠文化的經驗世界,李漁的百工思想為其戲劇理論書寫提供了生活化的經驗基礎與理論范式!堕e情偶寄》借“工”設喻處甚多,譬如陶、夔、師曠、輪扁、陶鈞、梓人、天工、奏工、百工、工師、女工、木工、漆工,等等。清代葉燮《原詩》中有約“工”44處,“匠”約十處,諸如《原詩》云“詩文宗匠”“專門師匠”“宗工宿匠”“工師大匠”,等等。毋庸置疑,“匠作之喻”或已成為中國傳統詩學批評普遍的經驗。

        從《周禮》到《原詩》,可以看出作為制器之百工與作為詩文之宗匠在經驗話語范式上可被互相轉用。在中國詩學批評史上,《詩經》開創了匠作敘事之先!段男牡颀垺穼崿F了工匠范式與詩學批評的首次深度融合,或為后世詩學批評提供絕佳的理論模型與范式引領!堕e情偶寄》開創了工匠范式介入戲曲理論批評的典范;《原詩》繼承與發展了《文心雕龍》詩學批評匠作之喻的傳統。顯然,在工匠范式的分析單元上,中國詩學批評選擇了匠作之事的話語范式和理論體系。抑或說,在多元的中國詩學批評理論體系中,匠作之喻篩選出工匠范式作為鏡像對象與工作路徑,進而顯現出中國詩學批評的話語體系與理論特色。

        中國詩學批評在工匠范式的選擇、生成和轉換上已然顯示出一種本土化理論成熟,或已形成了在譬喻路徑、批評方式和話語形態上匠作之喻的批評系統。

        1. 匠心之喻和匠氣之喻

        “獨具匠心”一詞被指向文藝創造的獨特而精巧的構思,它顯然是基于對宗匠巧思的認可立場而言的。在創作心理層面,匠心范式與詩學批評之間具有彼此對話的交易空間。張祜在《題王右丞山水障二首》中曰:“精華在筆端,咫尺匠心難。”意在說明文學創作的構思之“匠心”不可言與不易得。王士源《〈孟浩然集〉序》云:“文不按古,匠心獨妙。”這說明,文學創作構思之巧與工匠創構之妙之間具有天然的通約性與同構性。顯然,“匠心”被廣泛應用到詩學批評話語體系中。再如葉燮多用大匠之匠心喻文,闡釋其詩學批評理論!对姟吩:“得工師大匠指揮之,材乃不枉。”14可見,“匠心”在詩歌創作中起到決定性作用,也見出葉燮對詩歌創作之材料與匠心的雙向推崇。

        在行為批判立場上,工匠之“雕”或“鏤”與文章之“寫”具有同構性。西漢文學家揚雄視寫賦為“雕蟲篆刻”小技!对娖贰吩u曰:“孝武詩,雕文織采。”這就是說,文章之“寫”與工匠之“雕”在行為上是可通約的。王夫之《姜齋詩話》云:“征故實,寫色澤,廣比譬,雖極鏤繪之工,皆匠氣也。”15在此,“匠氣”被貶為文章缺少靈氣。顯然,王夫之反對詩文過于追求辭藻堆砌或精雕細刻而失去詩文內容之靈動。另外,士人書家也視“匠氣”為書法筆墨之俗病,并反對書法工匠式的刻意做作及其純粹技術性傳達。抑或說,過于技術性的形式化表現的“匠氣”之作是被“文氣”者所不能接納的。

        簡言之,中國詩學批評的匠心、匠氣等話語范式分別是基于工匠之心思與審美感受之視點為切入口,將其在工匠經驗層面的語義功能轉換為詩學批評的話語理論,進而在工匠范式與詩學批評的溝通中,實現與加強了工匠話語的言說能力及其傳統詩學批評的話語理論深度。

        2. 造器之喻

        造器,或治器,或制器,或作器也。“器”與“文”具有天然的統一性,器之隱喻也是中國詩學批評的基本工作路徑。皎然《詩式》云:“夫文章,天下之公器。”可見,“器”與“文”在“天下”視野中是“一致”的。在《文心雕龍》中,劉勰在工匠范式介導下嫻熟地運用器物之喻,實施他的詩學批評。諸如“觀千劍而后識器”“君子藏器”“雕而不器”“蓋貴器用而兼文采”“相如滌器而被繡”“器寫人聲”“形器易寫”“匠之制器”“以斯成器”“雕玉以作器”“銘實器表”“觀器必也正名”“器分有限”等工匠范式在其作品中頻繁出現?梢,《文心雕龍》的工匠范式隱喻已然超越工匠經驗文化表層,而被納入傳統詩學批評理論。

        在治器層面,“精益求精”是工匠治器的行為規范與價值標準,也就是工匠精神所體現出來的如切如磋的治器理念!对姟吩:“此如治器然,切磋琢磨,屢治而益精。”16這里的“切磋琢磨”原本為工匠加工獸骨、象牙、玉、石的四大治器之方法,葉燮用“治器”來言說詩歌創作之“切磋琢磨”,形象地暗示了文章屢治而益精的批評立場。

        在體制層面,體制或體格是造物規則型范與形式風格的范式,而在文章中則指向體裁與格調。嵇康《琴賦》序曰:“其體制風流,莫不相襲。”何謂“體制”?《文心雕龍?附會》云:“夫才童學文,宜正體制,必以情志為神明,事義為骨髓,辭采為肌膚,宮商為聲氣。”17可見,詩文的“體制”在于情志、事義、辭采、宮商等方面的規格與風范!对姟吩:“言乎體格:譬之于造器,體是其制,格是其形也……而器之體格,方有所托以見也。”18在此,葉燮言文之“體格”如造器,必須做到“肖形合制”,才能達到體格至美。同時,文之體格如同器之體格依托于美材。

        另外,在器用層面,“器以致用”是工匠制器的基本行為目標。同樣,“文以載道”是中國古代詩學的核心價值理想。換言之,“器”和“文”在價值功用層面是同構的。曹丕指出,蓋文章,乃“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此外,諸如“問鼎中原”等詞語暗示了器用價值。

        概而言之,《文心雕龍》《閑情偶寄》《原詩》的詩學批評理論敘述善于運用工匠的治器、體制與器用,為中國傳統詩學理論批評提供理論材料,有效融合了工匠范式與詩學理論批評的彼此通約與轉換,也見證了中國詩學批評中匠作之喻的言說能力。

        3. 營構之喻

        建筑營構注重布局之章法、空間之結構及其內部之陳設,而文章之布局營構也關涉章法、結構及其內容。因此,營構之喻多用于中國傳統詩學批評。

        在形制與陳設層面,建筑營構注重形制及其內部的陳設。但文章者,亦營構也。葉燮《原詩》云:“六朝詩始有窗欞楹檻、屏蔽開闔。”19顯然,在葉燮看來,詩歌創作如同建筑營構,不僅有規模形制之樣,還有陳設玩好之態。

        在結構層面,結構的統一與完整是建筑營構的核心。李誡在《營造法式》中反復強調,建筑結構的統一性(“卷殺”),這與文學之形制也是同構的!堕e情偶寄》云:“至于結構二字,則在引商刻羽之先,拈韻抽毫之始。如造物之賦形……使點血而具五官百骸之勢。”20在此,李漁運用了建筑學的“結構理論”闡明了它“填詞首重音律,而予獨先結構者”的基本立場。因為,在李漁看來,“以音律有書可考,其理彰明較著”。在整體性(“局”)上,填詞結構如同“造物之賦形”或“工師之建宅”,只有這樣才能“成局”。工師與文人填詞一樣,只有“成局了然”,才能“揮斤運斧”,否則就有“斷續之痕,而血氣為之中阻”。藉此,李漁堅持認為:“故作傳奇者,不宜卒急拈毫。”顯見,工巧華麗的清代建筑營構法對李漁的戲劇理論創作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在整體層面,中國古代工匠“法天象地”的制器方法賦予了工匠思維的完整性特點,而中國詩學批評常以工匠之藝及其整體思維來作設喻!对~曲部?結構》云:“編戲有如縫衣……剪碎易,湊成難,湊成之工,全在針線緊密。”21在此,李漁視編戲之“結構”為縫衣之“密針線”,巧妙地協同了戲之“編”與衣之“縫”的同構性,進而闡明了詞曲結構的整體性與呼應性。

        簡言之,工匠的形制、陳設、結構、整體等匠作之喻具有強大的詩學理論批評的言說能力,它有效地實現了工匠范式向詩學理論批評的轉換與切入。抑或說,匠作之喻具有詩學批評的話語能力與闡釋功能。

        4. 繩墨之喻和規矩之喻

        繩、墨、規、矩是工匠的基本工具。大匠與文人在“繩墨”和“規矩”性上是相互借用的,即文人通常用繩墨規矩來設喻。所謂“規矩”“規范”也!睹献印吩:“大匠誨人,必以規矩。”就“規矩”而論,工匠造物與文學創作均要遵循一定的規矩、典范與繩墨!段男牡颀垺返奈膶W敘事中有“規矩”兩處,“定墨”一處,“镕鑄”一處,“镕鈞”一處,“陶鈞”一處,“陶鑄”一處!盾髯印吩:“設規矩,陳繩墨,便備用,君子不如工人。”言下之意是工匠在設規矩與陳繩墨上是具有嚴格規定的,并具有君子所不能具備的本領。

        工匠的規矩是匠作之模范,諸如“法脈”“準繩”“格局”“繩墨”等均是匠作之模范,這種采用工匠工具或模范的話語范式作為敘事或鏡像的批評方法在《文心雕龍》中也被使用。諸如《事類》云“斧斤”,《神思》云“陶鈞”“定墨”“運斤”,《熔裁》云“熔裁”“矯揉”“剪截”“繩墨”“斧斤”,等等。毋庸置疑,劉勰諳熟工匠的經驗文化,并通過這些經驗文化熟練地轉移到詩學理論批評之中。再如《閑情偶寄》云“法脈準繩”,《詞曲部?音律》云“詞家繩墨”,《詞曲部?科諢》云“繩墨”,等等。李漁與劉勰看到了“工”的“物理模范”(以“織綜”自然為范)與“文”的“理論模范”(以“六經”經典為范)之間的趨同性,進而在規矩模范的交叉地帶獲得了理論批評的生長點。因為,工匠與詩學之“規矩”是各自在文化或理論上所遵循的法度與規范,它們之間具有通約性。

        另外,材質的甄別、篩選、構型和鑄范是工匠制器的重要環節。白居易云:“匠人執斤墨,采度將有期。”正是基于規范或采度的視點,工匠范式與詩學批評找到了合作的空間。諸如《文心雕龍》云“輻轂”“熔鈞”“制式”“文成規矩”“規矩虛位”“規范本體謂之镕”,等等?梢,“工”之“規范”在“文”之題材、語言與結構中起到限定性作用。

        輻轂、熔鈞、規矩、制式等均是工匠制器造物所參照的法度,這同寫文章所依據的規矩與范型是一樣的!段男牡颀?事類》曰:“夫山木為良匠所度,經書為文士所擇。”22這里的“良匠所度”與“文士所擇”道出了工與文構圖遵守的規范與法則。不過,《原詩》云:“鮑照、庚信之詩,杜甫以‘清新、俊逸’歸之,似能出乎類者;究之拘方以內,畫于習氣,而不能變通。”23顯然,葉燮對“拘方以內”觀持以批評立場。

        簡言之,中國詩學批評借助匠作的繩墨規矩來表達詩學理論上的繩墨規矩,抑或說,繩墨之喻和規矩之喻是中國詩學批評的常用工作方法。

        5. 技術之喻

        工匠制器造物有工拙之分。“材美工巧”是《考工記》所言的造物制器觀,“大巧若拙”是老子所推崇的工匠哲學思想。盡管文人書家均鄙視文章書法純粹技術性表達的“匠氣”,而推崇“文氣”,但“技術”是創作無法回避的!段男牡颀垺飞娅C工匠技術用喻是隨處可見的。據統計,《文心雕龍》24中有“矯揉”一處,“雕琢”三處,“刻鏤”兩處,“镕鑄”一處,“陶染”一處,“杼軸”兩處,“斧藻”一處。概而言之,這些專業的工匠技術語匯涉及木工技術、金工技術、陶工技術、紡織技術、染織技術、色工技術、鏤工技術等話語范式。

        在方法層面,“錯彩鏤金”常被形容詩文之辭采華美!对娖贰忿D引湯惠休曰:“謝詩如芙蓉出水,顏如錯彩鏤金。”《文心雕龍》中出現雕、鏤、陶、染、矯、揉、裁、镕和鑄等大量行為技術范式。諸如《原道》云“金鏤”“丹文”“熔鈞”“雕琢”,《神思》云“刻鏤”,《體性》云“斫梓”“染絲”“雕琢”,《定勢》云“色糅”,《征圣》云“陶鑄”,《宗經》云“鑄銅、煮鹽”,《明詩》云“雕采”,《詮賦》云“畫繪、雕畫、鋪采”,《銘箴》云“鑄鼎、鏤器”,《情采》云“織網、縟采”,《正緯》云“織綜”,等等。它們均在不同工種層面體現了工匠技術系統中的關鍵工種及其技術話語范式。作為工匠之“技”與文學之“技”被劉勰完美地融合到《文心雕龍》的詩學批評中,實現了工匠經驗技術與文學理論技術的深度融合。

        在技術層面,《文心雕龍》顯示出劉勰所掌握的工匠經驗知識極其豐富。譬如《文心雕龍》多處用“漆”設喻,為崇尚孔子之文,作者用“嘗夢執丹漆之禮器”,即“丹漆隨夢”設喻;用“玄言”而曰“賦乃漆園之義疏”;推崇文之“用韻比偶”而用“漆書刀削之勞”作比;反對“譎辭飾說”而用“優旃之諷漆城”作比;談及“文質論”而用“色資丹漆”設喻,等等。由此觀之,劉勰對中華漆工話語范式是嫻熟的,并恰到好處地應用到文學敘事與理論鋪陳過程,成功地實現了“工”與“士”的“理論交易”,雙方在協同中獲得了各自理論發展的需求。

        從“工”的技術分工看,《閑情偶寄》大量使用了繡工、刻工、染工、剪工、縫工、漆工、釀工等話語范式,以此來闡釋其戲曲理論。諸如《詞曲部?音律》云“刺繡”,《詞曲部?詞采》云“刺繡”,《詞曲部?賓白》云“剪裁”,《詞曲部?賓白》云“染衣”,《詞曲部?結構》云“縫衣”,《詞曲部?科諢》云“釀酒”,《演習部?選劇》云“沉香刻木”,《居室部?墻壁》云“油漆”,《居室部?聯匾》云“刻竹、染翰、剪桐”,等等。李漁嫻熟地運用了工匠的技術話語范式闡明戲劇的技術之理,即以“工”譬喻戲曲之文!对~曲部?詞采》云:“當如畫士之傳真,閨女之刺繡。”可見,“刺繡”與“詞采”之“工”是同構的。李漁在《閑情偶寄》中多有縫衣、刺繡之工匠文化喻文,與清代刺繡工藝的流行與興盛是密切相關的。抑或說,御用刺繡或民間刺繡對李漁的戲劇理論創作是有影響的。

        《文心雕龍》《閑情偶寄》《原詩》巧妙地溝通了工匠造物話語范式與戲劇創作之間的互動與對話,進而達到造物之“技”與戲曲之“理”的暗合與通約!堕e情偶寄》的工匠范式正是基于物象與物理之間的契約出發,在工匠之道與戲劇之理中找到了敘事的交易地帶,進而闡明了戲劇之理。

        6. 巧拙之喻

        “工巧”是工匠在行為、技術與心靈層面的智慧變量。工巧是工匠智慧的結晶、經驗的積累與心手的合一。

        在工巧層面,《文心雕龍》的文學理論敘事借用工匠制器之“巧”十分多見。諸如《才略》云“巧而不制繁”,《物色》云“巧言切狀”“因方以借巧”,《隱秀》云“秀以卓絕為巧”“雕削取巧,雖美非秀”,《序志》云“陸賦巧而碎亂”,《辨騷》云“瑰詭而慧巧”,《明詩》云“不求纖密之巧”,《詮賦》云“奇巧之機要”,《雜文》云“飛靡弄巧”,《諧隱》云“纖巧以弄思”“雖有小巧,用乖遠大”,等等!段男牡颀垺穼“工”之“巧”的借用敘事越多,說明工匠造物制器之“巧”與文章寫作之“巧”的通約性空間越大。

        《閑情偶寄》中大量使用“工巧”喻文,如生巧、奇巧、至巧、天巧、智巧、纖巧等話語范式。諸如《詞曲部?詞采》云“專則生巧”,《詞曲部?音律》云“雖巧而不厭其巧”,《詞曲部?科諢》云“工師之奇巧”,《聲容部?修容》云“人心至巧”,《居室部?山石》云“智巧、造物之巧”,《器玩部?制度》云“工則細巧絕倫”,《器玩部?制度》云“人心之巧、誠巧”,《詞曲部?賓白》云“纖巧”,等等。從根本上看,李漁主張戲曲創作要秉承工匠之自然、智巧與誠巧!对~曲部?音律》曰:“曲譜無新,曲牌名有新……凡此皆系有倫有脊之言,雖巧而不厭其巧。”25在此,李漁提出“曲牌熔鑄理論”,即認為,曲牌熔鑄需串離使合、文理貫通,有倫有脊,雖巧而不厭其巧。抑或說,李漁將工匠熔鑄之巧與曲牌熔鑄之理作了類比,并闡明了其曲牌之理論。

        當然,文章之工巧也常常遭到批評家的譏諷與反對!度碎g詞話》云:“唯言情體物,窮極工巧,故不失為第一流之作者。”26顯然,王國維反對詩歌創作沒有創意的“窮極工巧”!督S詩話》也曰:“興在有意無意之間,比亦不容雕刻。”27可見,詩歌雕刻之巧以創意與情景為基。因為,在王夫之看來,“廣比譬,雖極鏤繪之工,皆匠氣也”。28這就是說,詩文之工拙是鄙視匠氣的!对姟吩:“六朝之詩,工居十六七,拙居十三四;工處見長,拙處見短。”29在此,葉燮用“工拙觀”闡釋漢魏詩、六朝之詩、唐詩與宋詩的區別,顯然,旨在推崇宋詩之“在工拙之外”。另外,“巧拙”話語范式也是詩詞分野的批評標準,因為,詩文的巧拙話語范式關乎文體及其話語風格。

        從《文心雕龍》到《原詩》可以看出,工匠之“巧拙”與文章之“巧拙”在理路上是貫通的,劉勰主張“巧言切狀”,李漁主張“巧而不厭其巧”,葉燮推崇“詩在工拙之外”。顯然,他們對“工巧”是持客觀態度的,并非一味反對文章用巧。

        二、匠作之喻的詩學批評模式、功能及意義

        在中國詩學批評史上,由于中國詩學批評與工匠范式在百工、匠心、建造、營構、巧飾、繩墨等分析范式上具有相似性同構原理,進而使得工匠范式成為理解詩學批評理論的概念工具。工匠范式與中國詩學批評之間主要呈現為鏡像、參照、模范、介導等工作模式。匠作之喻的功能不僅在于對理論批評的篩選權與工作意義,還在于它具有分解功能與切入功能。匠作之喻在詩學批評中既承擔起經驗轉換與發現理論的角色意義又具有溝通能力與言說能力。

        1. 批評模式

        工匠范式與詩學批評之間的轉換操作方式是中國詩學批評的一種有效路徑,也是中國詩學批評的基本經驗模式。這種工匠范式與詩學批評的轉換模式主要呈現為鏡像、參照、模范、介導等隱喻模式。“隱喻是平常事物的一種遷移或移植”30。換言之,詩學批評家就是通過移植工匠范式,來獲取詩學批評的理論認同與闡釋模式。

        一是鏡像模式。鏡像,即觀鏡而取之像。它是人類早期認識世界和自我的一種直觀方式,即在他者鏡像中認識復雜的宇宙。法國精神分析家雅克?拉康(Jacques Lacan,1901-1981年)研究認為,從鏡像階段開始,(人類)嬰兒通過鏡子認識到“他人是誰”,才能夠意識到“自己是誰”。工匠范式是詩學批評家思想出場的一個鏡像對象,從這面鏡子中能透視出詩學批評理論。這里所謂的“鏡像對象”指的是詩學批評家思想上鏡像工匠范式的諸多技術標準、手作思想與精神理念,并提供知識鏡像框架的目標對象。所謂“知識鏡像”,即詩學批評家將工匠范式鏡像為自我主體的文學理論心像,進而在反轉與互動中建構新的詩學理論新知。皎然《詩式》之“用事”云:“今且于六義之中,略論比興:取象曰比,取義曰興,義即象下之意。”31可見“取象曰比”是詩歌創作的基本經驗。譬如劉勰采用“象其物宜”“匠之制器”“法天象地”“寫物圖貌”“雕而不器”“君子藏器”等工匠造物制器話語范式,實質就是劉勰對工匠知識鏡像后生成的文學理論的“象其物宜”“匠之制器”“法天象地”“寫物圖貌”“雕而不器”“君子藏器”,這些詩學批評話語,“浸注著濃厚的詩性意味和人文意識”32。在拉康看來,鏡像是對客體反復認同的結果。換言之,《文心雕龍》是劉勰對工匠經驗話語范式反復認同,并反轉為文學知識系統文本的產物。譬如《詮賦》曰:“象其物宜,則理貴側附;斯又小制之區畛,奇巧之機要也。”33實際上,“制器尚象”是古人造物的模擬性鏡像思想,此處的“象其物宜”就是在模擬工匠造物的鏡像思維中生成的。古代工匠的“法天象地”是造物制器的主要技術參照變量。劉勰就認為,文章的“寫物圖貌,蔚似雕畫”如同工匠之“法天象地”。

        《閑情偶寄》之鏡像物是很多的,取象喻物、比類求理、鏡像設比的話語方式已然成為中國詩學理論批評的基本工作經驗。諸如《序》云“造物、爐錘、橐龠”,《詞曲部?結構》云“造物”,《詞曲部?結構》云“樓閣”,《詞曲部?結構》云“建宅”,《詞曲部?賓白》云“棟梁、榱桷”,《居室部?房舍》云“興造、園圃、安廊置閣、置造園亭”,《序》云“吹蕭、撾鼓、彈琴、弄笛”,《居室部?聯匾》云“竹器、幾榻、笥奩杯箸”,《居室部?山石》云“瓦器”,《詞曲部?結一》云“公器”,《詞曲部?結構》云“散金碎玉、珠”,《演習部?變調》云“古董”,《演習部?脫套》云“名器”,《演習部?脫套》云“盔甲、錦緞”,《聲容部?治服》云“珠翠、寶玉”,《聲容部?選姿》云“水晶云母、玉殿瓊樓”!对姟吩:“李白天才自然,出類拔萃……如弓之括力至引滿,自可無堅不摧:此在彀率之外者也。”34葉燮以弓彀鏡像出“弓之括力至引滿”之喻,進而闡釋詩歌自然之氣。顯然,制器造物與中國詩學理論創作批評在“工”之“理”上是同構的。

        《文心雕龍》是魏晉士者鏡像工匠范式的文學理論化呈現,工匠范式成為詩學理論鏡像思想的知識原型,并富有典型的中國詩學理論特色。

        二是參照模式。參照,也或模仿,是鏡像思維的進一步發展之產物。它指的是學者在心理上所從屬的、認同的,為其樹立和維持諸多標準規范的,并提供比較價值框架的目標!对娛健吩:“作者措意,雖有聲律,不妨作用,如壺公瓢中自有天地日月。時時拋針擲線,似斷而復續,此為詩中之仙。”35皎然參照壺瓢、拋針擲線來譬喻詩歌措意之妙。譬如工匠經驗的話語范式就是劉勰文學行動與思想出場的重要參照。諸如《文心雕龍?熔裁》云“規范本體謂之熔,剪截浮詞謂之裁”,《物色》云“故巧言切狀,如印之印泥”,《知音》云“操千曲而后曉聲,觀千劍而后識器”,《時序》云“買臣負薪而衣錦,相如滌器而被繡”,《銘箴》云“觀器必也正名,審用貴乎慎德”,等等。這些“規范本體”“如印之印泥”“觀千劍而后識器”“相如滌器而被繡”“觀器必也正名”等工匠經驗的話語范式均是劉勰詩學理論建構的參照性思想表達對象。再如《閑情偶寄》云:“實者,就事敷陳,不假造作,有根有據之謂也;虛者,空中樓閣,隨意構成,無影無形之謂也。”36在此,李漁用工匠范式之“虛實”對照理解詞曲結構之虛實。諸如《詞曲部?結構》云:“編戲有如縫衣……一節偶疏,全篇之破綻出矣。”37這里,李漁拿縫衣之理“對照”闡釋“編戲”之道。唐代司空圖《二十四品》云“超以象外,得其環中”(雄渾)、“玉壺買春,賞雨茅屋”(典雅)、“如礦出金,如鉛出銀”(洗練)、“金尊酒滿,伴客彈琴”(綺麗)、“道不自器,與之圓方”(委曲),這些工匠經驗的話語范式為司空圖的詩學理論表達提供了群體性文化參照。

        當然,參照對象既有正面推崇,也有反面批判!对姟吩:“以為樓臺,將必有所托基焉……我謂作詩者,亦必先有詩之基焉。”葉燮用“宅之基”對照“詩之基”,用正面參照來闡釋詩以“胸襟以為基”的重要性。

        三是模范模式。模范,即模本之范型!段男牡颀垺烦霈F的“規矩”“定墨”“镕鑄”“镕鈞”“陶鈞”“陶鑄”等均是工匠技術之模范。工匠范式中的模范被用到詩學、哲學敘事上較早的當屬法家。法家充分利用“法”的框架來構型他們的理想社會,活躍于戰國的“模”“范”“型”“規”“矩”“繩”等工匠造物的工具及其方法論很容易讓想象力豐富的法家聯想“法”的內在邏輯及其社會治理力量。因此,工匠的技術模范被法家應用到哲學與社會學領域。在社會互動理論看來,個體間的互動是來自他們之間的相互吸引。諸如《總術》云“備總情變,譬三十之輻,共成一轂”;《原道》云:“熔鈞六經,必金聲而玉振”;《宗經》云:“若稟經以制式,酌雅以富言”;《正緯》云:“蓋緯之成經,其猶織綜”?梢,劉勰之“士”與“工”之間的個體理論互動是基于相互規范或吸引的社會價值理念,這種吸引來自“工”的“物理模范”(以“織綜”自然為范)與“士”的“理論模范”(以“六經”經典為范)之間的趨同性,進而在模范的交易地帶獲取文學理論的生長點。因為,工匠與文學之“規矩”是各自在文化或理論上所遵循的法度與規范。

        四是介導模式。所謂“介導”,原指利用某種物質作為媒介,將供體傳導給受體,從而使得受體的內在基因型及其表現型發生變化。對于《閑情偶寄》而言,作為供體之“工”已然將自身的文化理論轉移至戲劇理論之受體!堕e情偶寄》之“器玩部”與“居室部”的工匠范式,顯示出李漁直接介入設計領域。諸如《器玩部》云“幾案、椅杌、曖椅式、床帳、櫥柜、箱籠、篋笥、古董、爐瓶、屏軸、茶具、酒具、碗碟、燈燭、箋簡”,《居室部》云“制體宜堅、縱橫格、欹斜格(系欄)、屈曲體(系欄)、取景在借、湖舫式、便面窗花卉式”,《居室部》云“界墻、女墻、廳壁、書房壁”,《居室部》云“蕉葉聯、此君聯、碑文額、手卷額、冊頁匾、虛白匾、石光匾、秋葉匾”,《居室部》云“大山、小山、石壁、石洞、零星小石”,等等?梢,工匠之道與戲劇之理之間的“傳導”是明顯的。

        簡言之,詩學從百工體系、技術體系、造物體系、精神體系等工匠范式層面切入,將其轉換與遷移為詩學理論,匠作之喻成為中國詩學批評的基本工作經驗。顯然,這與士人“以物觀象”或“以形寫神”的審美志趣有一定關聯。同時,也昭示著中國古典詩學理論創構的話語特色與理論經驗。

        2. 匠作之喻的批評功能及意義

        匠作之喻作為批評方法,對于特定的中國詩學批評及其理論體系建構具有方法論功能與意義。

        首先,篩選功能與工作方式。把工匠范式運用到詩學批評本文的意義在于可收獲所研究的文學理論中的核心要義以及在整部作品中凸顯的文化意義。這無疑暗示匠作之喻的作用不僅在于它對作品的“選擇權”,還在于它進入批評視野的“工作方式”的意義。抑或說,將匠作之喻作為概括和抽象詩學批評的譬喻路徑與方式,也就意味著以匠作之喻作為詩學批評的一個篩選功能,在多元的詩學理論事實中,篩選出與工匠范式具有潛在同構性的經驗和思想。

        其次,分解功能與切入功能。把工匠范式運用到詩學批評本文的意義在于把工匠范式分解成若干系統、部分與要素,并作為概念原則或經驗理論切入所要分析的文學理論,進而構成詩學批評的宏大隱喻系統與復雜的理論結構。這就是說,匠作之喻在詩學批評中具有“分解功能”與“切換功能”。相反地,如果工匠范式被分解成百工體系、技術體系、造物體系、精神體系等工匠文化層,并以此分別切換為文學創作的主體體系、技術體系、寫作體系、精神體系等文學層。那么,在詩學批評理論系統的呈現背后,工匠范式作為工匠文化系統也就豁然呈現出來了。

        再次,“經驗轉換”與“發現理論”。把工匠范式運用到詩學批評本文的意義在于把工匠經驗轉換為詩學批評的操作經驗,并在詩學批評的同構中發現潛在的文學理論。這就是說,匠作之喻在詩學批評中承擔起“經驗轉換”與“發現理論”的角色意義。在轉換層面,匠作之喻并不是直接的批評的經驗材料,相反它是理解文學理論思想的直接表現中必不可少的概念的工作方法;在發現層面,工匠范式本身也沒有直接的批評發現的經驗能力,而是依賴理解文學理論的間接表現中的鏡像、參照、模范、介導等系列思維方法。

        最后,“溝通能力”與“言說能力”。把工匠范式運用到詩學批評本文的意義在于打通了工匠文化與文學理論之間的偏見與鴻溝,進而使彼此的經驗可相互通約、借鑒與延伸。這就是說,匠作之喻在詩學批評中具有“溝通能力”與“言說能力”。在溝通層面,匠作之喻視野下的建筑結構、刺繡針法、器物修飾、音樂韻律、書法章法、鑄造模范等與文學理論的結構、筆法、修飾、韻律、章法、模范等是同構的,并能保持彼此的溝通與對話狀態;在言說層面,匠作之喻在詩學批評中已經超越自身而具有強大的敘事能力與言說智慧。

        三、幾點啟示

        在工匠范式的考察中,筆者認為,“匠作之喻”已然成為中國詩學批評的工作路徑與分析工具。由于中國詩學批評與工匠范式之間的同構性,匠作之喻作為方法,對于特定的中國詩學批評及其話語體系具有方法論意義,并體現出中國詩學批評話語體系的本土化與生活化特色,這對于當代文學創作與理論批評的發展都有一定的借鑒意義,它至少有以下幾點啟示:

        一是現實的生活化經驗及其理論是文學創作和批評的基礎與本源。當代文學創作與批評的“生活氣息”應該從最為底層的現實世界中汲取,一切脫離現實生活土壤的文學之樹是無法生存的,任何詩學批評脫離主體性、地方性、民族性的話語體系都是很難被人們接受的。文學創作與批評理論的力量在于正確回應現實,回答現實問題,回答人民問題,因此文學批評必須從現實生活中來,到現實生活中去,只有這樣才能有效推動中國文學創作與批評的健康發展。在當代,“匠作”之語境已然超越了手工藝范疇,一切生活與工作中的勞動均有“匠作精神”,它們均是匠作之喻的有效汲取空間以及詩學批評話語范式。

        二是中國特色的文學理論批評的方法論研究顯得十分迫切。對于文學研究和批評者而言,不僅要在歷史(文學史)的、美學(文藝美學)的近緣學科中獲得方法論啟示,用歷史的眼光和美學的高度展開文學批評實踐,還要考慮學科的邊界,即要打通文學與其他遠緣學科(建筑、繪畫、制器、刺繡、熔鑄、紡織、漆藝、雕塑、陶瓷等)的邊界,方能獲得文學理論批評研究的新材料、新視界與新空間。在新文科建設的當代,新文學的創作與批評如何顯示“新”,其中的學科邊界之“新”,批評范式之“新”,無不來自近源或遠源學科的創作與批評智慧。顯然,這迫切需要在新文科視野下進行文學創作和批評方法論的開拓與研究。

        三是主體性的、人民性的話語范式是中國文學批評理論的基本路徑,也是中國特色文學批評理論體系的基本話語形態。從本質上說,“匠作之喻”就是“主體之喻”,或“人民之喻”。世界文學理論批評需要中國文學理論批評,多樣的世界文明需要中國特色詩學批評的建構與發展。加快構建中國特色的文學批評理論體系必須要在闡發中國傳統文化特色上下功夫,要運用主體的、人民的標準去從事中國詩學批評,進而推動中國氣派的文學批評理論體系的建立,讓中國民族的文學理論批評體系走向世界舞臺,發出中國聲音。

        注釋

        1[清]葉燮、沈德潛:《原詩?說詩晬語》,南京:江蘇鳳凰出版社,2010年,第20頁。
        2參見范水平:《李健吾文學批評的自然主義傾向》,《求索》2011年第6期,第201-204頁;王春冰、羅春蘭:《論〈文心雕龍〉對文學中自然描寫的態度——兼論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山水文學批評》,《江西社會科學》2003年第11期,第127-130頁;劉立杰:《真切自然:〈人間詞話〉文學批評的基點與核心》,《黑龍江社會科學》2001年第1期,第53-56頁。
        3參見吳承學:《生命之喻——論中國古代關于文學藝術人化的批評》,《文學評論》1994年第1期,第53-62頁 。
        4參見古風:《“以錦喻文”現象與中國文學審美批評》,《中國社會科學》2009年第1期,第161-173頁。
        5參見閆月珍:《器物之喻與中國文學批評——以〈文心雕龍〉為中心》,《中國社會科學》2013年第6期,第167-185頁。
        6參見潘天波:《工匠范式與唐代詩學批評》,《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學報》2019年第2期,第1-8頁。
        7參見潘天波:《中華考工學:歷史、邏輯與形態》,《民族藝術研究》2019年第4期,第91-98頁。
        8參見辭海編輯委員會編:《辭!,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79年,第1151頁。
        9陳戍國點校:《四書五經》(上),長沙:岳麓書社,2014年,第228頁。
        10陳戍國點校:《周禮?儀禮?禮記》,長沙:岳麓書社,2006年,第97頁。
        11參見潘天波:《合“禮”性技術:〈考工記〉與齊爾塞爾論題》,《藝術設計研究》2017年第2期,第15-21頁。
        12趙則誠等主編:《中國古代文學理論詞典》,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5年,第158頁。
        13[清]李漁:《閑情偶寄》,立人校訂,北京:作家出版社,1995年,第1頁。
        14[清]葉燮、沈德潛:《原詩?說詩晬語》,孫之梅、周芳批注,南京:江蘇鳳凰出版社,2010年,第22頁。
        15[清]王夫之等撰,丁福保輯錄:《清詩話》(上冊),北京:中華書局,1963年,第22頁。
        16[清]葉燮、沈德潛:《原詩?說詩晬語》,孫之梅、周芳批注,南京:江蘇鳳凰出版社,2010年,第14頁。
        17[梁]劉勰:《文心雕龍譯注》,陸侃如、牟世金譯注,濟南:齊魯書社,1995年,第511頁。
        18[清]葉燮、沈德潛:《原詩?說詩晬語》,孫之梅、周芳批注,南京:江蘇鳳凰出版社,2010年,第44頁。
        19[清]葉燮、沈德潛:《原詩?說詩晬語》,孫之梅、周芳批注,南京:江蘇鳳凰出版社,2010年,第57頁。
        20[清]李漁:《閑情偶寄》,立人校訂,北京:作家出版社,1995年,第13頁。
        21[清]李漁:《閑情偶寄》,立人校訂,北京:作家出版社,1995年,第19頁
        22[梁]劉勰:《文心雕龍譯注》,陸侃如、牟世金譯注,濟南:齊魯書社,1996年,第467頁。
        23[清]葉燮、沈德潛:《原詩?說詩晬語》,孫之梅、周芳批注,南京:鳳凰出版社,2010年,第58頁。
        24陳書良:《〈文心雕龍〉釋名》,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08-111頁。
        25[清]李漁:《閑情偶寄》,立人校訂,北京:作家出版社,1995年,第42-43頁。
        26[清]王國維:《人間詞話》,桂林:漓江出版社,2017年,第86頁。
        27[清]王夫之等撰,丁福保輯錄:《清詩話》(上冊),北京:中華書局,1963年,第2頁。
        28[清]王夫之著,傅云龍等主編:《船山遺書》(第8卷),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第4632頁。
        29[清]葉燮、沈德潛:《原詩?說詩晬語》,孫之梅、周芳批注,南京:江蘇鳳凰出版社,2010年,第56-57頁。
        30[美]戴維斯:《哲學之詩:亞里士多德〈詩學〉解詁》,陳明珠譯,北京:華夏出版社,2012年,第171頁。
        31[清]何文煥輯:《歷代詩話》(上),北京:中華書局,1981年,第25頁。
        32汪涌豪:《中國文學批評范疇及體系》,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7年,第52頁。
        33[梁]劉勰:《文心雕龍譯注》,陸侃如、牟世金譯注,濟南:齊魯書社,1996年,第163頁。
        34[清]葉燮、沈德潛:《原詩?說詩晬語》,孫之梅、周芳批注,南京:鳳凰出版社,2010年,第59頁
        35郭紹虞主編:《中國歷代文論選》(第2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第73頁。
        36[清]李漁:《閑情偶寄》,立人校訂,北京:作家出版社,1995年,第23頁。
        37同上,第19頁

      作者單位:陜西師范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
      原文出處:潘天波.匠作之喻與中國詩學批評[J].中國文藝評論,2020(11):38-51.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