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制教育論文

      世界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法制管理及實踐

      來源:野生動物學報 作者:宋志帆 周學紅 苗震
      發布于:2021-03-05 共11371字

        摘要:人類活動直接或間接地威脅著野生動物的生存,導致許多物種種群數量急劇下降。為保護物種多樣性,十分有必要加強野生動物保護教育,調整公眾對待野生動物的態度和方式。世界上一些國家關于物種多樣性保護教育的法律法規包含在環境教育法中,少數國家制定了專門針對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法律。世界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實踐中的成功經驗主要有:重視學校的保護教育以及師資的培養;充分發揮非正規教育的力量;利用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基地開展體驗式教育等。世界保護教育相關法律法規及實踐經驗對加強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啟示有:完善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法律法規;重視中小學及高校的正規保護教育;開展形式多樣的非正規教育;規范野生動物保護科普宣教的內容;轉變傳統教育模式,充分發揮體驗式教學的優勢;充分考慮少數民族的文化適宜性等。

        關鍵詞:野生動物; 保護教育; 法律法規;

        Legal Management and Practice of International Wildlife Conservation Education

        SONG Zhifan ZHOU Xuehong MIAO Zhen ZHANG Wei

        Northeast Forestry University

        Abstract:Human activities directly or indirectly threaten the survival of wildlife,resulting in sharp declines in the populations of many species. In order to protect species persity,it is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wildlife conservation education and adjust public attitude and manner towards wildlife. In some countries,the laws on conservation education of species persity are included in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laws,and a few countries have enacted laws specifically for wildlife conservation education. The successful experiences in the practice of wildlife conservation education mainly include paying attention to conservation education in schools and the cultivation of teachers,giving full play to the power of informal education and carrying out experiential education in the wildlife conservation education base. International conservation education related laws, regulations, and practical experience have potential to strengthen our country' s wildlife conservation education.We shall improve laws and regulations on wildlife conservation education in China,and implement formal conservation education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and colleges. We will also implement programs for informal education. It will be necessary to standardize the content of propaganda and education on wildlife conservation while adapting the traditional education mode to exploit the advantages of experiential teaching. Full consideration should be given to the suitability of new conservation education programs to the cultural traditions of ethnic minorities.

        隨著全球人口數量的不斷增加和活動范圍的不斷擴張,野生動物的生存面臨著諸多威脅[1],許多物種與人類發生沖突的現象越來越頻繁,種群數量急劇下降,有的物種極度瀕危甚至已經滅絕[2]。生物多樣性的下降已經成為全球性問題[3],野生動物保護已成為每個國家和地區最受關注的主題之一,保護教育開始被認為是保護地球生命的重要方式之一[4]。保護教育(conservation education)旨在教授保護和恢復受人類活動影響的生物多樣性的理論和實踐,使人們能夠提高對保護問題的認識,改變態度和行為,進而促進野生動物保護[5]。有效的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有助于培育公眾可持續的保護行為,提高公眾對保護政策及活動的支持度,減少對保護區的破壞和偷獵行為,增強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的主動性等[6]。

        1 加強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必要性

        人類活動是造成生物多樣性下降的主要因素之一[7]。全球人口數量的急劇增長對野生動物的生存造成了諸多間接影響,如生態環境惡化、環境污染和氣候變化等[8],加速了生態系統功能的退化,導致了野生動物棲息地面積減小和破碎化[9]。一些野生動物因適宜在人造生態環境中繁殖而與人類的經濟利益發生沖突,甚至威脅人類的生命安全,于是人們試圖以各種手段擊退“害獸”[10]。同時,隨著人類對生物資源需求的迅速上升,出現了過度開發野生動物資源的現象,如亂食濫用[11,12]、亂捕濫獵[13,14]等,直接威脅著野生動物野外種群的生存。公眾保護意識薄弱,保護教育不到位是導致野生動物得不到普遍有效保護的重要因素之一[15]。

        目前,野生動物保護在我國社會各界引起了廣泛關注,這是加強生態文明宣傳教育的可喜成績[16]。但是,一些關于野生動物保護理念和宣傳方面的問題也隨之出現;鶎佑捎谫Y金投入嚴重不足、人才資源匱乏、宣傳媒介的缺失等客觀條件的限制,使得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工作舉步維艱,難以適應社會新形勢發展的要求[11]。我國的保護教育主要采用被動的信息傳遞形式[17],野生動物保護宣傳工作不夠深入,使得公眾對于野生動物保護的科學觀念較為淡薄,理解不夠深入。絕對保護野生動物的輿論宣傳,形成并加強了公眾對野生動物的主觀保護思想[18],進而阻礙了野生動物科學保護政策的實施。因此,急需切實加強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在全社會弘揚科學保護理念,提高保護意識,進而培育人與野生動物共生的社會文化。保護教育不僅可以在傳授知識和改變對野生動物價值的態度方面發揮重要作用[19,20],還可以與其他措施如加強執法等相結合,成為保護野生動物的重要策略[21]。

        2 世界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法制管理及實踐

        我國的野生動物保護教育起步較晚,學習借鑒世界先進環境教育及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立法及實踐對促進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2.1 世界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法制管理

        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是環境教育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國際上對環境教育進行專門立法的國家有美國、日本、韓國、巴西等。少數國家專門針對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法條在動物保護相關法律中有所體現。

        1990年美國出臺了《國家環境教育法》[22],對環境教育的政策及措施做了詳細的規定,為環境教育的順利開展和持續發展提供了法律保障。據此法案,美國政府在環境保護署下設置了環境教育辦公室、國家環境教育咨詢委員會和聯邦環境教育工作委員會3個專門的環境教育機構,明確規定了它們各自的職權范圍[23]。2003年日本頒布了《加強環境保護動機和促進環境教育的法律》,這部法律提出了環境教育的基本概念、方針及措施,明確了國家、地方政府、公民和非政府組織的責任和義務[24],同時還規定了在加強環保熱情及推進環境教育上制定基本方針等必要事項,通過環境立法督促環境法制觀的覺醒,培養全體國民的環境綜合素質,收到了良好的環境保護成效[25]。1999年巴西出臺了《國家環境教育法》,該法案將正規教育和非正規教育中的環境教育都納入了法律保障體系[25]。該法案為巴西環境教育的開展提供的最大支持是建立了一個相對完備的組織管理機構系統,使得開展環境教育的責任明確到位,權屬規范有利于工作的開展和監督,由中心擴展到各級各層組織,為環境教育項目的計劃、實施、監督、落實以及撥款等環節奠定了法律基礎[26]。韓國2008年出臺的《環境教育振興法》制定了環境教育項目認證制度,要求培養環境教育專業人才,鼓勵實施優秀的環保宣傳教育活動,促進環境專業教育的發展[25]。

        少數國家專門制定了針對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法律。1935年美國威斯康星州通過了《保護教育法》,要求所有公立學校必須開展野生動物保護教育[27]。烏干達依據《野生動物保護教育中心法案》建立了野生動物保護教育中心,設立了烏干達野生動物保護教育中心董事會,以促進烏干達獨特的野生動物資源保護教育。還有一些國家關于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規定與我國類似,在野生動物保護相關法律中有所體現。如肯尼亞《2013年野生動物保護和管理法案》強調了政府促進并開展野生動植物保護教育和培訓計劃的服務功能。日本《動物保護及管理法》為了增進國民愛護動物的熱情,將每年的9月20—26日設立為動物愛護周。老撾《野生動物與水產法》為提高公眾保護豐富的水生及野生動物資源的意識,將7月13日定為全國放生、養護水生動物及野生動物日。

        2.2 世界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實踐

        美國、英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的環境教育及野生動物保護教育開始較早,走在世界前列,其實踐中的成功經驗值得我們學習并結合我國實際情況適當地借鑒。

        第一,重視學校的保護教育以及師資的培養。美國非常重視中小學環境教育及師資建設,很多州有專業的環境教育教師,且對專業的環境教育教師及其他專業教師都有接受環境教育培訓的要求。此外,為了調動教師的教學積極性,美國還設置了各種各樣的獎金去激勵老師[28]。1990年英國頒布了《國家課程指南七:環境教育》,對學校實施環境教育的目標、原則、內容、方法、評價等做出了較為具體的說明,其中特別強調了環境教育的跨學科認識,要求各科教師充分了解和掌握各自的教學內容與環境教育的聯系[29]。1991年英國課程委員會公布了《環境教育教學大綱》,明確了環境教育的目標,詳細制定了課程和課外教學的具體內容,要求中小學遵照實施[30]。1988年德國聯邦教育部發表了題為《環境教育的未來任務》的報告,指出環境教育必須從小學開始,制定《先進材料研究卷》的教學計劃,通過多種手段改善環境教育。20世紀90年代,環境教育的內容已經滲透到德國大部分州的小學課程中[31]。1985年瑞典將環境教育列入教學目標,在各個教育階段課程綱要中納入了環境價值觀教育[32]。日本出版了許多保護生態環境方面的書籍,為生態教育奠定了堅實基礎。日本對學齡前兒童有生態知識教育計劃,對中小學生則注重培養熱愛和保護自然的意識和創造良好環境的愿望[33]。

        第二,充分發揮非正規教育的力量。美國保護教育取得的成績與民間力量推動的非正規環境教育密不可分。社會組織、民間團體、社區、基金會以及非政府組織在美國保護教育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28]。日本、英國等國家的環境教育體現出社會各部門和組織的互相支持和緊密合作[34]。日本民間團體利用自然環境和生態文化資源開發體驗式教學項目,如由漁業協同組合、農業協同組合等民間團體與北海道森林聯合會協作進行的“森林、河流、海洋”環保教育,通過生態文化資源開發體驗教學項目,使學生在體驗中認識森林與海洋的生態關系,受到保護教育[28]。英國社會團體、民間組織等也十分關注環境問題,重視對公眾進行環境教育,經常組織有關環境保護的演講、講座或出版刊物,向公眾宣傳環境基本知識,傳授環境問題的解決方法[29]。奧地利環境部與教育部從1983年開始就與非政府組織及學校合作開展教育項目,使國家有關環境教育的規定滲透到課堂內外[35]。在馬來西亞,隨著公民生活的日益富裕,非政府組織在公共環境教育和提高保護意識方面的作用日益重要,環境保護和教育團體一直在游說當權者和項目資助者執行可持續的環境管理及教育政策[36]。事實證明,在非正規教育系統中,由民間力量推動的保護教育活動往往更容易開展。

        第三,利用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基地開展體驗式教育。戶外教學法、野外觀察法、主題活動以及設置野外教育中心等是美國保護教育教學實踐中常用的方法[28]。美國許多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基地也在改進展示方法,增強知識傳遞的趣味性及有效性[37]。歐洲一些國家的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基地以自然化的動物展示為載體,通過重點性的文字、圖片宣傳,有針對性地定時開展互動講解項目,將整個教育工作形成一個良性系統。如瑞士蘇黎世動物園在2003年開放的“馬蘇阿拉雨林”展示創造了一個具有實際意義的生態系統,同時展廳中還附有與動物保護相關的專題展板及人工講解說明,為游客提供更多相關的保護信息[38]。奧地利國家自然博物館內除了有各種生物標本、教學模型、用以播放生物學、生態學等各類科普片的放映廳,還培養著一些活體微生物、浮游生物,供游客近距離觀察[35]。野生動物旅游可以為游客提供一系列的教育和保護效益[39],如日本的自然保護區學生旅游專線[33],澳大利亞海龜、鯨的觀賞旅游及英國的魚鷹觀賞旅游[40],從培養對自然及自然界生物的熱愛出發增強公眾保護野生動物的意識,對野生動物保護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3 對加強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啟示

        教育是我們必需的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最有力工具之一,想要實現有效的教育干預需要更多細微的努力[41]。改變對野生動物的價值觀和態度,需要在保護教育的實踐中做出根本性的改變[42],應改進傳統的保護教育宣傳方式,培養公眾的可持續發展觀念[30]。結合我國保護教育的發展現狀,對深化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實踐提出幾點建議:

        第一,完善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法律法規。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工作缺乏相關法律的指導和規范,存在觀念重于實踐、宣傳性重于教育性、課堂教學重于社會參與等問題,亟待通過完善法律,推動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工作不斷深入。為避免出現主觀性的保護教育,將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引入脫離科學的方向,法律要規范野生動物保護宣傳教育的目的及方向,或規定野生動物保護教育資金的用途。開展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目的是為了普及野生動物保護知識與科學保護方法,提高公眾保護野生動物的意識,同時提高公民自身素質與道德修養。對于專業學生的教學,不僅要求掌握扎實的基礎知識,還要有嫻熟的專業技能。而對于非專業學生及廣大公眾的教學,其目標則側重于使受教育者了解野生動物生存現狀、保護現狀、保護常識等[16],感受大自然的神奇和生命的偉大,意識到保護野生動物的刻不容緩,在思想深處植入野生動物科學保護理念。

        第二,重視中小學及高校的正規保護教育,完善專業及課程設置。教育系統在保護教育事業發展中有著天然的責任,歐洲和拉美地區的保護教育主要由教育主管部門主導[43]。日本專家認為,教育機構有責任開設保護教育相關課程,出版生態環境方面的書籍和教材[33]。結合我國實際情況,建議具備條件的中小學及高校首先開展探索性試點,開設專門的保護教育課程,配以專門的教材,并聘請專業的教師進行講授,同時錄制公開課,供本校師生及其他暫時不具備條件的中小學及高校師生學習[44],在此基礎上逐步深化整個教育體系的野生動物保護教育。除了日常課程教育,還可利用節假日、寒暑假、夏令營活動等組織開展野生動物保護教育主題活動。除此之外,還要加強對野生動物保護相關專業的建設及對專業人才的培養教育的要求[45]。國內大多數綜合類高校特別是農林類院校開設了野生動物保護與利用相關的專業,培養了一大批專業人才,為我國的野生動物保護事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16]。在此基礎上,要定期反思現有方案能否為畢業生提供足夠和適當的知識技能,使他們能夠在保護野生動物的工作中發揮效力[46]。

        第三,開展形式多樣的非正規教育。應充分發揮非正規教育形式多樣、場地靈活、對受教育者無專業知識的要求以及面向全民的優點[47],緊密結合實際,采取多種形式、動員多方力量,廣泛開展多層次和多視野的野生動物保護科普宣教工作。我國動物園、自然保護區、國家公園等保護教育基地應承擔起全民教育的職責,加強自身建設,進一步明確保護教育的中心使命[48]。應組建動物保護教育部門,配備專職從事動物保護教育的專業技術人員,組建穩定的志愿者隊伍,結合實際開發出兼具教育性及趣味性的保護教育項目,廣泛開展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工作。保護教育基地除了進行直觀的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外,還可創建公眾號,通過每日推送野生動物相關內容,如通俗易懂的科普知識、精美的攝影作品、展現動物生活習性的視頻等,促進關注者野生動物保護觀念和行動的持續性。除了進行日常的持續滲透教育,還應在特定時間進行集中性教育。如在人流密集處舉辦“愛鳥周”“野生動物保護宣傳月”等主題活動的開幕式,同時邀請新聞媒體進行采訪和專題報道,擴大活動的影響力。此外,應鼓勵和推動社會團體、非政府組織、企業等組織舉辦有關野生動物保護的講座、開展相關活動等,在野生動物保護非正規教育中發揮更大的作用[28]。

        第四,規范野生動物保護科普宣教的內容。野生動物保護研究人員應被視為保護教育最重要的實踐者。當社會上發生有關野生動物的焦點新聞時,保護研究人員要及時撰文在學術刊物或者新聞媒體上發表,并及時和新聞媒體取得聯系,給予解說,深厚、全面、科學地分析社會熱點問題,普及野生動物科學知識,配合有關部門做好野生動物保護的宣教工作[49]。此外,新聞媒體應肩負起準確傳播保護信息的社會責任[20],除了要“開展野生動物保護法律法規和保護知識的宣傳,對違法行為進行輿論監督”,還應及時宣傳在野生動物保護工作方面的典型事件和先進個人,以及對于違法行為的懲處[11]。值得注意的是,隨著自媒體時代的到來,內容輸出的門檻越來越低,輸出的內容質量參差不齊,在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方面往往表現出片面性和煽動性。因此我國應規范網絡平臺發布的野生動物保護教育內容,在內容輸出者和內容接受者之間建立過濾機制,避免失當的言論及觀念對普通大眾的錯誤引導。

        第五,轉變傳統教育模式。中國的保護教育主要采用被動的信息傳遞形式[17],應充分發揮體驗式教學的優勢[50],增加互動性和趣味性,激發受教育者的主動性?刹欢ㄆ谂e辦一些趣味性保護教育主題活動,如野生動物主題攝影展、繪畫展、手工作品展、知識競賽等,調動公眾主動參與的積極性,形成全社會保護野生動物的良好氛圍[51]。亞特蘭大動物園與成都動物園合作開發了一個野生動物保護營試點項目,該項目證明,與動物有關的個人經歷可以激發學習興趣,在自然環境中與動物相處的經歷會促進人類對動物的積極情緒和保護傾向[52]。自愿和參與性的保護必須建立在對參與背后動機的充分理解的基礎上[53]。應將教育心理學與旅游心理學結合,設計出系列活動及針對不同場所開展的項目,以圖文結合、情感導向、行動激發為項目宗旨,通過項目的開展,給公眾營造出一個“認識野生動物之美、認識野生動物之危”的信息環境,并且給公眾提供實踐野生動物保護的方法和行為指導[52]。

        第六,充分考慮少數民族的文化適宜性。我國是一個多民族融合的國家,在進行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時應考慮少數民族的文化適宜性。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有著豐富的野生動物資源,且不同的民族有其獨特的文化傳統和生活、生產方式[54]。少數民族的傳統文化對于本民族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態度具有重要影響。如赫哲族對特定環境的野生動物資源適度利用的方式反映了赫哲族敬畏自然、適度攫取的漁獵文化內涵。無論是野生動物資源亦或是赫哲族漁獵文化都是重要的不可再生資源。在進行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時,應充分考慮當地赫哲族的生態觀、價值取向、群體行為模式等文化背景,以及該民族傳統的漁獵文明與野生動物保護和合理利用的內在聯系,使傳統漁獵文化重新煥發出生命活力[55]。在西雙版納,傣族、布朗族、哈尼族等民族都有崇拜和保護神山的傳統,體現出一種敬畏生命的生態倫理觀,有著深刻的自然保護意義[56]。我國應鼓勵并支持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繼承與傳播,發揮少數民族規約習慣的規范作用,加強對野生動物保護的宣傳教育,從而促進野生動物保護事業的發展[57]。

        由于人類的過度利用和生境的喪失,許多野生動物的處境日益艱難,盡管各地政府和富有社會責任感的人們付出了艱苦努力,整體而言我國野生動物保護現狀仍不盡人意。我國野生動物保護相關法律法規在修改中應明確保護教育的重要性,并對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內容、模式提出科學合理的要求及建立監督機制。改變人們的觀念和態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是一個緩慢的過程,需要付出長期的努力。

        參考文獻

        [1] 王豐年.論生物多樣性減少的原因[J].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3,18(6):49-52.

        [2] MATSA M.Connecting people with wildlife:lessons from selected education and conservation projects of Zimbabwe[J].African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s,2014,4(1):115-126.

        [3] 楊乃乙.中國云南少數民族對當地野生動物保護態度的差異——以寧蒗地區摩梭和彝族為例[D].上海:華東師范大學,2010.

        [4] ORR D W.Earth in mind:on education,environment,and the human prospect[M].Washington,D.C.:Island Press,2004.

        [5] KOBORI H.Current trends in conservation education in Japan[J].Biological Conservation,2009,142(9):1950-1957.

        [6] JACOBSON S K.Effective primate conservation education:gaps and opportunities[J].American Journal of Primatology,2010,72(5):414-419.

        [7] 李晨韻,呂晨陽,劉曉東,等.我國瀕危野生動物保護現狀與前景展望[J].世界林業研究,2014,27(2):51-56.

        [8] 夏咸柱.野生動物疫病與公共衛生[J].中國自然醫學雜志,2007,9(1):72-77.

        [9] 喻鋒,李曉波,張麗君,等.中國生態用地研究:內涵、分類與時空格局[J].生態學報,2015,35(14):4931-4943.

        [10] 蔣志剛.野生動物的價值與生態服務功能[J].生態學報,2001,21(11):1909-1917.

        [11] 朱曉雷,孫振中,李娜,等.基層野生動物保護宣傳工作的探索與思考[J].河南林業科技,2013,33(1):60-62.

        [12] O’CASS A,FROST H.Status brands:examining the effects of non-product-related brand associations on status and conspicuous consumption[J].Journal of Product & Brand Management,2002,11(2):67-88.

        [13] SHANEE N.Trends in local wildlife hunting,trade and control in the Tropical Andes Biopersity Hotspot,northeastern Peru[J].Endangered Species Research,2012,19(2):177-186.

        [14] DUFFY R,ST JOHN F A V,B?SCHER B,et al.Toward a new understanding of the links between poverty and illegal wildlife hunting[J].Conservation Biology,2016,30(1):14-22.

        [15] BASKAYA S,BASKAYA E.Position and the importance of wildlife undergraduate education o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n Turkey[J].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Ecology,2012,13(3 A):2026-2034.

        [16] 譚麗鳳.對高校非專業學生開展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的探討[J].職業時空,2010,6(4):89-91.

        [17] HUA B C H.Environmental education in protected areas in China[J].Living Forests,2005,10:16-18.

        [18] 李倩.高校學生野生動物保護態度狀況與教育對策研究[D].哈爾濱:東北林業大學,2014.

        [19] MBUGUA P.Wildlife conservation education[J].The George Wright Forum,2012,29(1):59-66.

        [20] ZHOU X H,WAN X T,JIN Y H,et al.Concept of scientific wildlife conservation and its dissemination[J].Zoological Research,2016,37(5):270-274.

        [21] TUTIN C,STOKES E,BOESCH C,et al.Regional action pla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chimpanzees and gorillas in western equatorial Africa[M].Washington,DC: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2005.

        [22] EPA U S,OA,OCHPEE,et al.National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act[Z].Public Law 101-619,1990:16.

        [23] 趙培吉.環境教育立法的國際比較與借鑒[J].黑龍江生態工程職業學院學報,2014,27(1):48;133.

        [24] 劉繼和,趙海濤.日本《環境教育法》及其解讀[J].環境教育,2003(6):17-19.

        [25] 齊海云.環境教育立法現狀與中國環境教育立法的思考[J].世界環境,2014(4):74-76.

        [26] 王民.《巴西國家環境教育法》解讀[J].環境教育,2009(6):15-21.

        [27] SCHEIEVER F.Conservation education law in Wisconsin,1935[J].School Science and Mathematics,1935,35(9):941-942.

        [28] 盧晨陽,袁正平.試析美國的環境教育及其對我國的啟示[J].蘭州教育學院學報,2014,30(2):89-92.

        [29] 程永紅.英國中小學環境教育研究——兼談對我國的啟示[D].長春:東北師范大學,2006.

        [30] ZHOU H,CHEN H X,HUANG Z W.Comparative study of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at home and abroad[J].Advanced Materials Research,2012,524-527:2505-2509.

        [31] LOB R E.Environmental education in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an inventory,1989[J].Environmental Education and Information,1989,8(2):81-89.

        [32] 王民,王元楣.國際視野下的中國環境教育立法探討[J].環境教育,2009(4):37-41.

        [33] 李霞.日本的生態保護教育[J].現代日本經濟,2000,113(5):45-47.

        [34] 余小玲,陳紅兵,盧進登.國外環境教育特點及其對我國的啟示[J].課程教育研究,2013(11):6-7.

        [35] 馬桂新.歐洲環境教育的特點和發展趨勢[J].環境教育,2001(6):26-30.

        [36] SINGH H R,RAHMAN S A.An approach for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by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NGOs)in biopersity conservation[J].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2012,42:144-152.

        [37] MILLER B,CONWAY W,READING R P,et al.Evaluating the conservation mission of zoos,aquariums,botanical gardens,and natural history museums[J].Conservation Biology,2004,18(1):86-93.

        [38] EHMKE L.Zoo exhibition and biopersity:“Building a forest to save a forest”[J].WAZA News,2014(3):4-7.

        [39] ZEPPEL H,MULOIN S.Marine wildlife tourism:education and conservation benefits[C]//5th International Coastal and Marine Tourism Congress:Balancing Marine Tourism,Development and Sustainability(CMT2007),Auckland,New Zealand,2007.

        [40] STODDART F W E R,FOX N.Hooked on osprey-the role of an “iconic” wildlife species in outdoor education[C]//7th International Outdoor Education Research Conference,Cape Breton Island,Canada,2016.

        [41] BEXELL S M,FENG R X.Considering human development,socialization,and enculturation in educational intervention design for wildlife conservation:a case for bats[M]//ADAMS R A,PEDERSEN S C.Bat evolution,ecology,and conservation.New York:Springer,2013:343-361.

        [42] LO A Y,CHOW A T,CHEUNG S M.Significance of perceived social expectation and implications to conservation education:Turtle conservation as a case study[J].Environmental Management,2012,50(5):900-913.

        [43] 王民,王元楣.從教育法角度看環境教育立法[J].環境教育,2010(3):16-18.

        [44] 王元楣.環境教育法的國際比較及中國環境教育立法實踐[D].北京:北京師范大學,2010.

        [45] RYAN M R,CAMPA H.Application of learner-based teaching innovations to enhance education in wildlife conservation[J].Wildlife Society Bulletin,2000,28(1):168-179.

        [46] HEEZIK Y V,SEDDON P J.Structure and content of graduate wildlife management and conservation biology programs: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J].Conservation Biology,2005,19(1):7-14.

        [47] 時坤.野生動物保護多維教育模式探討[J].中國林業教育,2013,31(2):22-24.

        [48] 胡彥,王強,陳紅衛,等.美國動物園生態保護教育發展趨勢及啟示[C]//四川省動物學會.四川省動物學會第九次會員代表大會暨第十屆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成都,2011:137.

        [49] 楊華,張曉強,劉冰許,等.野生動物保護科普文章寫作初探[J].河南林業科技,2017,37(1):52-53.

        [50] HANNEMAN L E.The effectiveness of experiential environmental education:O’Neill Sea Odyssey program case study[D].Silicon Valley: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2013.

        [51] 胡彥,陳紅衛,王強.瀕危野生動物保護教育方法初探——以豚鹿為例[J].法制與社會,2016(28):248-249.

        [52] BEXELL S M.Effect of a wildlife conservation camp experience in China on student knowledge of animals,care,propensity for environmental stewardship,and compassionate behavior toward animals[D].Atlanta:Georgia State University,2006.

        [53] LO A Y H,JIM C Y.Citizen attitude and expectation towards greenspace provision in compact urban milieu[J].Land Use Policy,2012,29(3):577-586.

        [54] 沈光濤,陳守同.中國的少數民族與野生動物保護[J].中央民族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2003,12(2):182-186.

        [55] 安穎.赫哲族漁獵文化與自然資源保護的相關性[J].東北林業大學學報,2010,38(12):104-107.

        [56] 林錦屏,周鴻.云南省少數民族傳統文化與公眾環境教育研究[J].環境教育,2006(11):41-43.

        [57] 夢夢,尹峰,黃乘明.云南迪慶少數民族宗教文化與野生動物保護關系研究[J].野生動物,2012,33(3):170-171;175.

      作者單位:東北林業大學
      原文出處:宋志帆,周學紅,苗震,張偉.世界野生動物保護教育相關法制管理與實踐[J].野生動物學報,2020,41(04):1129-1135.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