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東方文學論文

      鐵凝《海姆立克急救》的語境差現象和審美價值

      來源:淮北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作者:李淑貞
      發布于:2021-02-24 共4825字

        摘    要: 鐵凝的短篇小說《海姆立克急救》中存在著豐富的語境差現象,主要包括詞語視角的組合變異、邏輯視界的錯位偏差、認知行為的錯位呈現,以及內外視點的交叉轉移等方面。這些不平衡的語境差對塑造人物、挖掘角色情緒、推進故事情節、揭示作品主題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給讀者嶄新的審美體驗。

        關鍵詞: 海姆立克急救; 語境差; 審美價值;

        首屆郁達夫短篇小說獎作品《海姆立克急救》是鐵凝的短篇新作之一。小說自出版以來,引發了不少研究者的探討,主要集中于精神層面挖掘,例如:有人認為這篇小說“呈現了精神審視和心靈叩問的深度和現實意義”[1];有人認為這篇小說是“愛情關系中由欲的放縱到愛的回歸的隱喻,也是愛情懺悔的隱喻。”[2]其實,這篇小說中含有豐富的語境差現象,值得深入探究。

        語境即言語環境,也即使用語言的環境,和言語代碼的創制和解讀密切相關。其中,小說語境是由與小說語體相適應的各種言語因素、非言語因素形成的。與語詞相關聯的上下文、時間、空間、情景以及人物的心態、身份素養等都是小說中的語境因素。[3]191語境的各個因素間常呈現不平衡的狀態,產生語境差。修辭性語境差指在同一交際界域,語境因素間呈現顛覆狀態,卻具有審美價值的修辭現象。[4]語境差的表現形式非常多樣化,常常出現在文本內部、作品與讀者之間、創作者與解讀者之間等。本文以鐵凝的小說《海姆立克急救》為藍本,從詞語視角的組合變異、邏輯視界的錯位偏差、認知行為的錯位呈現以及內外視點的交叉移位等方面對小說中的語境差現象進行討論,以揭示小說語境差的審美價值。

        一、詞語視角的組合變異

        句子是由詞或詞語構成的語言運用的基本單位,詞語的選擇和使用會影響句子的表達效果。文學作品有時會顛覆詞語的使用規則,選擇新奇而怪異的搭配形式,形成語境差現象。這種詞語搭配上的不平衡與文本深層的情感基調又保持著一致性,達到了一種新的平衡狀態,對于塑造小說中的角色形象、奠定情感基調以及揭示小說主題都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鐵凝《海姆立克急救》的語境差現象和審美價值
       

        小說中詞語組合的顛覆首先體現為詞語附加意義的變異搭配,例如文中將“次要的、多余的”與“吸引、熱絡”搭配,前二者的附加意義中含有一種貶義的感情色彩,卻在文中修飾含有褒義情感色彩的中心詞“吸引、熱絡”,顛覆了詞語組合在感情色彩上的一致性,但卻于詞義顛覆的表象中,蘊涵了男主人公郭硯對于自身出軌行徑的否定與反思。又如,在小說開頭,橋頭剪紙老人說:“一張頭像一塊錢,雙人的兩塊。旁邊那四個字是白搭的,屬于節日贈送。”雙人像上的“百年好合”是老人剪紙的贈品,象征著夫妻關系永遠和好之意,含有褒義色彩。而與之相應的“白搭”一詞,它的理性意義是“沒有用的、白費勁的”,含有貶義色彩。詞語組合在附加意義上的變異搭配形成了語境差現象,卻與小說中夫妻關系岌岌可危的主題相吻合。

        小說中詞語的變異組合還表現在原有意義和語境義的顛覆。例如“吸引”和“熱絡”的原有意義表現的是人與人之間親近的關系,在文本中二者聯合代指“郭硯和馬端端的婚外情”,詞的附加意義上雜糅了情欲的特征和婚外情的不道德性。又如該文用“業余快樂”一詞代指郭硯的婚外情,“業余快樂”一詞中含有的輕松、自由的情感色彩發生了變異,轉變為蘊涵譴責意味的貶義詞,揭示出郭硯對于情感不負責任的態度和自私的心理寫照。“次要”“多余”和“業余快樂”的兩次重復用詞略有一種強調意味,透視出負心者的懺悔心理。其后接的一句,“這個時代并不是特別譴責這類的業余快樂”,表明男主人公的行為并不是個人的行為,婚外情現象在社會中屢見不鮮。文中郭硯背叛婚姻間接導致悲劇,暗含著作者對于“游戲情感”的嘲諷,以及對于真情與認真的呼喚。

        詞語組合的顛覆還表現在打破符號組合的慣性,進行詞匯意義的變異組合。例如:“對‘默契’的馬虎拖延”“迷失著救人的本能”“相互不擔責任的愉悅”“貌似的知情達理”等,這些看似與傳統用法相違背的怪異搭配,卻能傳遞出陌生化的表達效果。“文學話語的重要職責即是通過語言重新制造陌生的效果,阻止人們的感覺繼續在日常用語之中沉睡。”[5]作家將陌生化的理念融入語詞的搭配和話語表達中,給讀者傳遞出了嶄新的審美體驗。

        此外,詞語的變異組合會促成行業詞語的移用。例如,小說中屢次提到的“笑場”一詞,原是一個專有名詞,指演員在演出中脫離劇情、人物而失笑。小說中把演員行業的術語“笑場”用到了非表演的場合中,造成了組合變異,再加上語境賦予“笑場”特定的內涵,嚴肅性就在詞語和場合的不和諧中生成。

        二、邏輯視界的錯位偏差

        文章的各段落之間,以及各句子之間存在著一定的邏輯關系。邏輯上的不平衡狀態主要表現為言語內容與事理邏輯的錯位,前后文邏輯的不一致性。例如:“她淤積已久的憤怒就要爆發了因為她笑了———笑場了。他開始意識到事情的嚴峻,他終于看見了從前只聽她說起過的少年時的那種笑場。”[6]文中笑場和憤怒構成了因果關系,前后句子的邏輯不通,形成第一層的語境差。艾理笑場后,丈夫郭硯開始意識到事情的嚴峻,形成了第二層的語境差。在一般情況下,笑場并不算是一件特別嚴重的事情。郭硯之所以感覺到嚴峻,是因為笑場于艾理而言,有語境賦予的特定含義,即與緊張和憤怒的情緒相聯結。第二層語境差的出現,反復說明“笑場”一詞在語境中的特定內涵,達到了信息上的平衡狀態,傳遞出審美信息。正是由于這次笑場,艾理食物堵塞呼吸道窒息而亡,這也是后文中郭硯瘋狂學習海姆立克急救法的導火索,既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和高潮的產生,也是對小說主題的響應。

        再如:艾理死后,郭硯約馬端端到公寓演示海姆立克急救法,當她接觸到郭硯的身體時,她感覺“沒有嗅到人體的氣息”,以及“她的臉蹭著他的后背,如同蹭著一件模特身上正要扒下的衣裳”,健康狀態下的人體都具有溫度和脈搏等人體特征,而馬端端卻沒有感覺到郭硯身上人體的氣息,上下文之間的表述顛覆了事理邏輯,形成了語境差。通過前文中對于郭硯的焦躁和瘋狂行為的表述,我們可以發現此時的郭硯雖然擁有人的生理體征,卻沒有人的理性,有的只是麻木與僵硬,陷入演練急救法的瘋狂狀態呈現出追悔莫及的心態。

        又如:后文中的“從人格層面審視,他們對這‘默契’的馬虎拖延,比他們之間生出真愛更加糟糕。”生出真愛卻顯得糟糕,顛覆了一貫對于愛情美好的表述,這是源于他們之間情人關系的不正當。

        類似用法還有:“他于是更深地意識到,他在箭一般的歲月里不斷迷失著救人的本能,他在很多年里也已不再有自救的準備。”不合邏輯的句子錯位組合,融合了負心者的懺悔和自我迷失的混亂思緒。

        三、認知行為的錯位呈現

        共知前提是語符層面中隱含的語境要素,人物之間共知語境前提的缺乏,會顛覆人物的認知和行為,形成語境差的現象。

        (一)人物交流的認知偏差

        共知語境前提的缺乏會造成小說人物之間在交流的過程中出現認知偏差。例如:艾理知曉丈夫出軌,在雙方交談時反復將話題導向其與馬端端的關系上,試圖開誠布公地討論這個問題。而丈夫為了掩飾這一點,在交談時避重就輕,顯得極為煩躁和不耐。一番爭吵后,艾理因情緒過激而“笑場”,最終釀成悲劇。直到艾理死后,郭硯都沒能理解她那番話的真正意圖。交際的雙方由于缺乏共知的語境,在交流的過程中形成了語境差,激化了人物間的矛盾,推動情節的發展。此外,當艾理被食物卡住主氣管時,唔哩唔噥地說了一個詞,這個未知的詞形成了一個謎團,給讀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間。

        又如:在爭吵的過程中,艾理認為丈夫對自己的信任是緣于不感興趣。信任與興趣并不存在因果邏輯上的關聯,雙方在認知上的差異,形成了不同的主觀猜測。信任通常是基于對方性格、為人乃至于品性的判斷。當艾理聽到丈夫虛假的話語,內心產生的失望,以及長期以來的壓抑、憤怒情緒最終融合為一種悲觀的認知,做出了消極的猜測,這也為后文引發雙方爭吵的高潮埋下伏筆。

       。ǘ┤宋镄袨榈念嵏

        文中也出現了人物行為顛覆的現象,例如:郭硯和馬端端在公寓中學習并反復練習海姆立克急救法,并非源于現實的需要,而是出于內心的愧疚。男主人公練習得“走火入魔”,甚至想要吃下冰箱里過期的燒雞,還原艾理出事的場景來檢測學習到的方法是否有效,這種“癲狂狀態”恰恰映射出他內心的不安和懺悔;又如郭硯在橋上借助欄桿演示海姆立克急救的自救法,過路的游客由于缺乏共知語境前提,誤以為他在張望橋下的流水,而馬端端擁有一個共知的語境,便心知肚明。

        四、內外視點的交叉移位

        小說的基本視點包含著外視點和內視點,其中,以局外人的角度來描述的視點可稱為外視點,以作品內人物視點來描述的是內視點。文中主要以內外視點的交叉移位為主,通過視點的交錯轉移,靈活呈現不同的故事和情感。

        這篇小說主要分為四個部分,文內視點所涉及的人物主要有三個,分別是艾理、郭硯和馬端端。小說開篇通過艾理的視角,集中展現了她出游的所見所聞及其對于往事的追憶。

        內視點展示主角的心理寫照,外視點呈現故事發展的全貌,內外視點的動態交錯,給閱讀者提供了充足的文內外信息,有助于引發讀者的共情。例如:小說中的第二部分,通過外視點描述了夫妻雙方爭吵的過程。接著視點轉到艾理身上,將她的深情和苦澀一覽無余地暴露在讀者面前,引人同情。當她被雞塊卡住喉嚨后,文中又轉為外視點以描述艾理事故的全過程。

        小說中的第三部分完美詮釋了內外視點的交錯轉移。通過外視點描寫郭硯和馬端端反復練習海姆立克急救法的過程,內視點隨著雙方的互動而交叉,分別表現出雙方對于情感和婚姻的反思以及對于艾理事故的懺悔。文內視點最后落到馬端端身上,她意識到學習海姆立克急救法并不能挽回曾經的過失,清醒地喊出了本文的主要意旨“我們都需要自救”,一語道出懺悔者的心聲。

        小說中還存在文內外視點顛覆的現象。如:當艾理發現丈夫出軌時,原文中的表述為:“她用了‘直挺挺’這個詞形容自己”。作者對于艾理的描述,文中卻說成是艾理的自我形容,顛覆了小說敘述的文內外視點,形成了語境差。作者將自己的表述融入到小說人物的心理認知中,縮短了讀者和文本的距離,加深讀者對于文本的感受,并且將人物的內心情感表現得更加真實可感,同時給小說增添了趣味性和新鮮感。

        此外,在這篇小說中,還存在著時間上的語境差現象,對于展現人物的內心世界具有重要意義。例如:當艾理在老人攤前剪紙時,畫面跟隨艾理的思緒切換了四次。其一是她親眼目睹丈夫出軌的經歷;其二,畫面轉到艾理小時候表演話劇笑場的故事;其三,轉入艾理和丈夫相識相愛的畫面;其四是近期艾理和丈夫的爭吵,最終時間回到了艾理坐大巴回家的路上。小說前半部分的自然時間跨度僅僅只有幾個小時,但是在心理時間的跨度上卻長達幾十年,從相識相愛到經歷背叛,自然時間和心理時間的反差增大,涵蓋了更多的信息容量。“在一個有限的能指時間內表現了無限的所指內容,這種視點的選擇有利于表現人物的內心世界。”[3]129艾理出游的短暫時光和漫長的人生經歷形成了強大的反差,映照出艾理心中對于往事的追憶,以及深愛丈夫的情感。文中畫面的切換也并不嚴格按照自然時間的順序或是倒敘,而是根據艾理心中所想切換畫面,敘述時間的跳躍性與艾理追憶往事的混亂思緒相吻合。

        五、結語

        《海姆立克急救》呈現的是一個關于情感迷失和心靈救贖的故事,在這篇小說中存在豐富的語境差的現象,主要體現詞語視角的組合變異、邏輯視界的錯位偏差、認知行為的錯位呈現以及文內視點的交叉移位。這些不平衡的語境差現象又能夠在深層含義上與小說中的情感基調或是主要意旨保持一致,對于人物形象的塑造、角色內心的挖掘、情節與高潮的推進、文章主題的揭示以及作者創作意圖的彰顯都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給人以嶄新的審美體驗。

        參考文獻

        [1]高艷芝.從肉體急救到心靈救贖:鐵凝《海姆立克急救》對當代人靈魂的逼問[J].傳記文學選刊(理論研究),2011(6):12.
        [2]吳培顯,劉雅奇,卿愛君.愛欲的隱喻·表演人生·自我救贖:鐵凝《海姆立克急救》面面觀[J].山西大同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2):38.
        [3]祝敏青.小說辭章學[M].福州:海峽文藝出版社,2000:191.
        [4]祝敏青.當代小說修辭性語境差闡釋[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7:9.
        [5]南帆.文學話語的維度[J].文藝評論,1994(6):9.
        [6]鐵凝,莫言.中短篇小說精選[M].南京:譯林出版社,2015:258.

      作者單位:福建師范大學文學院
      原文出處:李淑貞.《海姆立克急救》語境差探析[J].淮北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21,20(01):90-92.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