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國際政治論文

      中俄媒體合作的發展階段、模式與存在的問題分析

      來源: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 作者:賈樂蓉 周南
      發布于:2021-03-09 共12117字

        摘要:本文對中俄媒體合作的發展階段、模式進行考察,認為中俄媒體合作是由兩國高層推動、兩國國有主流媒體積極參與的一種新型國際傳播實踐,其目標指向夯實兩國關系。作為其結果,當前兩國民眾對對方相互好感度顯著提高。但這種合作難以解決兩國信息輿論場中存在的負面消息以及兩國的文化差異問題。此外,兩國媒體合作與政治聯系密切、與經濟聯系較少。這需要結合兩國不同的文化背景、歷史傳統對其進行優化。

        關鍵詞:中俄關系; 媒體合作; 國際傳播;

        China-Russia Media Cooperation:Development Stage,Model,Effect and Existing Problem

        Jia Lerong Zhou Nan

        Abstract:This article examines the development stage and model of China-Russia media cooperation,and argues that China-Russia media cooperation is a new type of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practice promoted by the two countries' political leaders and actively participated by their mainstream state-owned media. As a result, the favorability of their people towards each other has been dramatically increased. However,it is hard to solve the problem of negative news and cultural differences solely by this kind of cooperation. Furthermore,the media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have more ties with the politics but less ties with the economy. The two countries need to think deeply about their different cultural backgrounds and historical traditions and then optimize their media cooperation.

        一 研究緣起

        21世紀以來,中俄關系不斷升溫。2001年7月,中俄兩國簽署了《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這份條約以法律形式明確兩國“世代友好,永不為敵”的思想,成為指導21世紀中俄關系發展的綱領性文件。2012年6月,中俄聯合發表的《關于進一步深化平等信任的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指出,中俄關系成熟穩固,已超越雙邊范疇。2013年3月,兩國聯合發布的《中俄關于合作共贏、深化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認為,中俄關系已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為大國間和諧共處樹立了典范,為促進地區乃至世界和平與安全發揮著重要的穩定作用。2019年6月,兩國又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于發展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意味著中俄關系進入到了提質升級的新階段。2020年新冠疫情發生后,兩國又攜手共同對抗疫情以及后疫情時代的復雜國際局勢。

        正是在此背景下,兩國媒體合作日益展開并受到雙方政府的重視,目前已經發展成為一種新型的國際傳播實踐。這一問題吸引了一些中國和俄羅斯學者的關注。但是,中俄媒體合作的發展過程如何?目前效果怎樣?其傳播模式是什么?有何問題存在?這些問題仍值得進一步探討和研究。本文試圖在中俄關系發展的脈絡中,探究兩國媒體合作的主要發展階段、傳播模式及效果,并在此基礎上對當前中俄媒體合作中存在的問題作初步分析。

        二 中俄媒體合作的主要發展階段

        中俄媒體合作有其獨特性,本文依據中俄媒體合作的深入程度,將其劃分為三個階段。

        (一)中俄媒體自發合作階段(1991~2001年)

        中國改革開放后,改變高度集中、高度集權的體制機制,破除封閉孤立的狀態,進入全球化的進程,“某種程度上是‘去蘇聯化'”(1)。而蘇聯解體后的俄羅斯在政治、經濟方面向西方民主市場制度轉型,葉利欽政府在意識形態領域表現出強烈的親西方傾向。因此,整個20世紀90年代,兩國在意識形態、國家制度層面都存在巨大差異。與之相應,此一階段,兩國政府間雖然簽署了一些文化領域內的合作文件,但很少涉及新聞業。這一時期兩國簽署的合作文件主要是由兩國文化部主導的,唯一的例外是1994年6月由兩國外交部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和俄羅斯聯邦外交部新聞領域合作議定書》,強調兩國媒體應在雙邊外交關系中發揮作用,如提出“雙方保證在對等基礎上定期交換(或應索提供)關于兩國外交部活動情況的消息,包括發送新聞資料和其他公開的出版物”,“應協調高級訪問和雙邊其他重大外交活動的新聞報道工作。”(2)該議定書實質上以加強外交領域的新聞報道活動為目的,并不專門以媒體合作為目的。

        因此,這一時期,兩國媒體之間的交往僅限于業務合作層面,具體表現為,兩國媒體為完成在對方國家報道的任務而進行內容交換與相互提供技術支持。例如,1997年11月11日,俄塔社社長維塔利·伊格納堅科應邀訪問新華社,雙方簽署了新華社和俄塔社合作協定。根據協定,俄塔社可以使用新華社北京—莫斯科人造衛星系統分流線路,此外,雙方還進行了業務合作——彼此在準備材料方面給對方提供幫助。這一時期,也有合作創辦媒體的情況。例如,1999年12月26日,由《黑河日報》社與在俄羅斯阿穆爾州的華人企業家聯合創辦的第一家中俄雙語報紙《商務指南報》誕生,2001年中俄間第一個合作網站俄羅斯中國網(ruschina.net)在莫斯科開通,它使用中俄雙語向中國與俄羅斯推送有關兩國在政治、經濟、科學、文化方面的交流和發展等信息。 但總體而言,與后來階段相比,這一時期兩國媒體間的合作活動主要出于為兩國媒體在對方國家開展正常新聞業務的目的,少量合作屬民間自發性質,自覺的媒體合作尚未出現。

        (二)政府主導下媒體合作機制的建立與兩國媒體圍繞主題年活動開展報道階段(2002~2013年)

        進入21世紀之后,伴隨兩國關系的不斷升溫以及兩國分別將對外傳播納入本國重要的國家議程,政府框架下的中俄媒體合作機制形成。這一時期,兩國媒體圍繞各種國家主題年活動進行的報道和聯合采訪,增進了兩國民眾對對方的了解,此外,兩國媒體還嘗試合作創辦媒體。在中俄新聞教育領域,自2005年起,莫斯科大學、中國傳媒大學和中國人民大學連續舉辦了十一屆“中俄大眾傳媒研討會”,是這一時期兩國新聞教育領域內重要的學術交流平臺。

        1.兩國政府高層框架內雙邊媒體合作機制的建立

        2000年11月3~4日,中俄雙方在總理定期會晤機制框架內成立了中俄教文衛體合作委員會。2002年7月,在中俄教文衛體合作委員會框架下成立了中俄媒體合作工作小組,這標志著在兩國政府高層框架內雙邊媒體合作機制的建立。

        此后,兩國在新聞、出版、廣電領域的交流活動日益頻繁,“超出了以往記者們習慣的交換信息和為傳播信息而相互提供技術服務的范圍”(3)。2002年10月,俄羅斯聯邦新聞出版、廣播電視和媒體部部長列辛應邀訪華,與中國廣電總局簽署了廣播電視合作協議,這是中俄兩國自1991年以來簽署的第一個政府部門間的雙邊廣播電視合作協議。2002年10月15日,《人民日報》社與俄羅斯新聞社簽署了《人民日報社與俄羅斯新聞社互換新聞及合作協定》。2006年,新華社與俄新社簽署《新華社與俄羅斯新聞社合作協議》。

        2007年,為加強和協調兩國在人文領域的合作,中俄教文衛體合作委員會更名為中俄人文合作委員會,下設媒體合作分委會,取代了此前的中俄媒體合作工作小組。至2018年,媒體合作分委會通過定期會議機制召開11次會議,“參與方包括兩國政府相關部門,主要媒體單位等,通過定期會議機制,兩國合作舉行的相應活動有了有效的溝通和計劃的同時也解決了很多潛在的分歧與問題”(4)。

        2.中俄媒體圍繞主題年活動開展報道

        盡管中俄媒體合作小組已于2002年成立,但直到2006年兩國舉辦主題年活動之前,特別引人注目的媒體合作實踐并沒有出現。

        2006~2007年兩國互辦“國家年”期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聯合塔斯社策劃實施了2006年“中俄友誼之旅·俄羅斯行”活動,“來自7家國內主流媒體和3家俄羅斯主流媒體的40多名記者,歷時45天,從北京天安門廣場出發,對俄羅斯20多座城市進行采訪”(5),“其間累計發表各類新聞報道作品500余件,圖片800余張”(6)。2007年,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俄語部和塔斯社共同承辦“中俄友誼之旅·中國行”活動,組織12家俄媒和4家央媒的記者走訪中國15個省市區(7)。

        2009年中國舉辦“俄語年”期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策劃并組織了“情動俄羅斯——中國人唱俄語歌大賽”,活動共吸引了12 000多名選手參賽,兩國主流媒體高度關注這一活動,60余家媒體發布了200多篇(條)相關報道和400多張圖片對此進行報道(8)。2010年5月,俄羅斯舉辦“漢語年”期間,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制作的大型多媒體文化項目“你好,中國”在俄羅斯國家級電視頻道——“文化頻道”播出。6月,由中央電視臺俄語頻道與俄羅斯新聞頻道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合作拍攝的“俄羅斯的漢語熱”電視專題片開機。9月,《人民日報》社和新聞社主辦的大型有獎網上漢語知識競賽在北京和莫斯科同時啟動。

        2012~2013年兩國互辦“旅游年”期間,在俄羅斯聯邦旅游署和中國國家旅游局協助下,由俄羅斯非商業組織――“世界無國界”旅游協會主辦的“北京-莫斯科”中俄記者自駕車聯合采訪成為中俄旅游交流史上的首創。2012年6月5日,由30余名中俄主流媒體代表組成的記者團,乘坐12輛汽車從北京天安門出發,在28天內橫穿歐亞大陸,跨越1萬公里,于7月2日抵達莫斯科紅場。參與此次活動的媒體代表分別來自新華社、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科教頻道、《環球時報》、“俄羅斯之聲”、“燈塔”廣播電臺、俄新社旅游頻道、《莫斯科共青團員報》等。這次活動填補了中俄自駕游市場的空白,也推動了中俄旅游業合作(9)。2013年,中國國家旅游局邀請俄羅斯近百家媒體共計151名記者組成17個采訪團隊,自5月24日至6月4日來中國進行采訪報道,深入考察中國各地文化觀光、濱海度假、溫泉療養、生態旅游等旅游產品。參加采訪團的媒體中既有通訊社,如塔斯社,也有廣播、電視,如俄國家電視臺、圣彼得堡電視臺、葉卡捷琳堡電視臺、伊爾庫茨克電視臺、布里亞特共和國電視臺、“俄羅斯之聲”電臺等,還有報紙雜志,如《俄羅斯報》《獨立報》《共青團真理報》《生意人報》《消息報》等報紙,《環球》《休閑》《時尚》《旅行》等雜志。此外,俄境內多家頗具人氣的網絡媒體記者參團來華采訪,成為本次活動的一大亮點(10)。

        3.合作創辦媒體

        這一時期,兩國主流媒體還嘗試合作創辦新的媒體。2008年,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俄語部與《俄羅斯報》合作在俄六大城市發行《中國風(俄文)》雜志。2012年12月8日,《環球時報》與《俄羅斯報》合作發行中文?锻敢暥砹_斯》。

        4.中俄新聞教育領域的學術交流

        在中俄新聞教育領域,2005年,由莫斯科大學新聞系時任系主任扎蘇爾斯基教授倡議、中國傳媒大學和中國人民大學積極參與的第一屆“21世紀的中俄大眾傳媒研討會”在莫斯科舉辦,此后,兩國學者每年輪流在本國主辦一屆,直至2015年,三校聯合共舉辦了十一屆研討會。這是這一時期中俄高等新聞教育領域內唯一連續舉辦的學術會議,研討會的議題涉及中國與俄羅斯社會轉型中大眾傳媒領域的變化,公共外交與跨文化傳播,信息化社會與健康傳播,信息化、全球化與國家形象,新媒體與危機管理,國際話語權與國際傳播戰略傳媒改革,國際傳播與社會共識,生態危機與環境傳播,中俄國家形象與公共外交的策略比較等多個熱點問題,“成為中俄新聞學界開展合作與學術交流的知名品牌”(11)。

        (三)中俄媒體合作向全方位拓展階段(2014年至今)

        在中俄關系不斷升溫以及兩國媒體的合作水平與質量不斷提高的背景下,尤其是2014年烏克蘭危機以來俄羅斯積極采取“向東看”政策后,中俄關系進一步升溫。2015年5月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共同宣布,中俄兩國將于2016年和2017年舉辦“中俄媒體交流年”,這意味著中俄媒體合作上升到了國家戰略層面。

        1.成立民間媒體交流機構——“中俄友好、和平與發展委員會媒體理事會”

        2014年中俄建交65周年期間,為積極配合兩國外交,中俄友好、和平與發展委員會(12)發起成立了媒體理事會,并推選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臺長王庚年出任中方主席,“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總裁德米特里·基謝廖夫為俄方主席。媒體理事會是民間組織,旨在通過媒體間交流合作,促進兩國人文交流,增進兩國民眾認知,傳播中俄世代友好、合作共贏的理念,是對中俄兩國政府間外交的積極配合和有益補充。這說明,中俄媒體合作機制進一步從政府層面向民間層面擴展。此后,媒體董事會每年召集會議共同商討中俄媒體合作中的關鍵問題。

        2.兩國媒體間簽署大量合作協議

        在此期間,兩國媒體間簽署了大量合作協議。2014年,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人民網與“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簽署合作協議(10月13日);2015年,新華社與“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簽署新聞交換與合作協議(1月28日)、中國新聞社與“今日俄羅斯”通訊社簽署合作協議(6月25日)、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與俄羅斯西伯利亞媒體集團簽署《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與西伯利亞廣播電臺合作協議》(12月17日);2016年《中國日報》社與俄羅斯報社簽署《中國日報社與俄羅斯報社長期合作框架協議》(3月25日)、人民網與俄羅斯衛星新聞通訊社簽署協議(3月25日)、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與“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簽署《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與“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共建移動融媒體平臺的合作協議》(6月25日);2017年,環球網與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簽署新聞信息互換協議(4月18日)、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與俄羅斯網絡視頻運營商SPB TV公司簽署合作協議(7月4日);2018年,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與“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中央廣播電視臺與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國際戰略合作協議》(9月11日)、人民網與俄羅斯MKR-Media媒體集團簽署合作備忘錄(12月11日);2019年,中國中央廣播電視與俄羅斯SPB電視集團簽署合作協議《關于中國環球電視網英語、俄語頻道和央視中文國際頻道在俄羅斯播出許可及提供相關轉播準備服務的協議》(6月5日)。

        3.中俄媒體合作實踐常態化

        兩國媒體間簽署的大量合作協議為媒體深化合作提供了基礎。這一期間,兩國媒體合作實現常態化,包括在對方媒體上轉載新聞、共同策劃活動以及創辦媒體等。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俄東地區廣播中心俄語部主任劉巖認為,“在開展國際傳播的過程中,采用與對象國當地媒體機構協作配合的形式,能夠有效地拓寬傳播渠道,提升傳播效果。一般來說,各國受眾獲取信息總是傾向于本國媒體。換言之,借助海外成熟的傳播平臺加強對外傳播,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13)以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為例,根據2015年12月17日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與俄羅斯西伯利亞媒體集團簽署的《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與西伯利亞廣播電臺合作協議》,雙方將進行節目互換和推介。自2016年5月30日起,國際臺俄語部每天向俄方提供半小時俄文廣播專題節目,并在西伯利亞廣播電臺旗下調頻廣播電臺中播出,而俄方制作的中文廣播節目在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旗下客戶端開設的專欄中進行發布(14)。而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自2018年4月成立以來,同“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全俄電視廣播總公司、《俄羅斯報》社、RT電視臺、塔斯社、俄羅斯西伯利亞媒體集團等俄中央及地方媒體展開了多層次合作,2019年6月5~7日習近平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期間,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制作的“平‘語'近人——習近平喜歡的典故”(俄語版)媒體產品得以全方位、多形式登陸與之合作的俄羅斯媒體,形成了較大影響。

        此外,這一時期兩國媒體延續國家年活動期間聯合采訪的經驗,繼續策劃和實施一系列活動并進行報道,在對象國有效地引導了輿論(15)。2014年9月24~30日,《人民日報》社和塔斯社共同主辦了中俄邊境口岸城市巡禮——“龍江行”中俄主流媒體大型聯合采訪活動(16)。2016年6月,《人民日報》社和俄羅斯塔斯社共同舉辦以“俄中邊界-和平與合作的邊界”為主題的主流媒體聯合采訪活動。同年10月,由國際臺與“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共同策劃,聯合《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國日報》、中央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以及塔斯社、“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今日俄羅斯”電視臺、《俄羅斯》報社等主流媒體,組成記者團,走訪中國絲綢之路沿線主要城市,實施“絲路中俄”全媒體采訪中國行活動。這些有意為之的議程,不僅增進了兩國媒體工作者之間的友情,還加深了兩國民眾對對方國家的相互了解。

        媒體合作還體現在創辦媒體方面。2017年11月1日,俄羅斯“第一頻道”電視臺與中國中央電視臺合作創辦的“喀秋莎”頻道在華開播。同年,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與“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兩家媒體合作推出的“中俄頭條”雙語移動客戶端上線,目前,“中俄頭條”已經成為開放、便捷的雙邊多功能平臺和中俄雙邊資訊旗艦,在兩國民眾中均有較高的認知度。

        4.地方媒體合作

        盡管中俄之間的地方媒體合作早已有之,在2018~2019年“中俄地方合作交流年”期間,中俄地方媒體合作繼續深化。2018年9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舉行的中俄媒體高層論壇上,吉林省和俄羅斯濱海邊疆區媒體簽署了成立中俄地方媒體聯盟意向書,雙方有意通過該聯盟,形成中俄地方媒體合作的長效機制。此后雙方還啟動了電視合作項目和跨境聯合采訪活動(17)。2018年11月14~18日,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辦,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俄羅斯布里亞特共和國總統辦公廳信息政策委員會承辦的2018年第七次中國東北地區與俄羅斯遠東地區媒體定期交流活動在布里亞特共和國烏蘭烏德市舉辦,有來自中俄15家地方媒體的30多名代表參加。其間,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與布里亞特共和國總統辦公廳信息政策委員會確認了《深化媒體交流合作意向書》,內蒙古廣播電視臺與貝加爾網絡公司簽署了《全天候轉播蒙古語衛視協議書》、與布里亞特圣水電視臺簽署了聯合制作“民族藝術盛典”節目協議書,《滿洲里日報》社與《布里亞特真理報》、《信息快報》、《論據與事實報》、《貝加爾湖》雜志簽署了四項合作協議(18)。2019年8月,俄羅斯衛星新聞通訊社和廣播電臺在哈爾濱與中國知名媒體“東北網”簽署合作備忘錄。

        三 中俄媒體合作的模式

        在對中俄媒體合作歷程進行分析的基礎上,我們繪制了中俄媒體合作路線圖(見圖1)。

        

        圖1 中俄媒體合作路線圖   

        俄羅斯漢學家季塔連科認為,中俄合作“具有多層面和多支線的特點,有高級的國家機構參與”。在“多層面和多支線”方面,“囊括了所有主要的合作方向與領域”,在有“高級的國家機構參與”方面,“兩國首腦每年正式互訪和利用最重要的國際論壇平臺舉行多次會晤已經成為慣例。政府首腦也同時進行定期會晤,副總理級別的三個委員會正在開展工作——貿易、能源和人文合作委員會,還有聯邦行政權力機構領導人級別的二十多個委員會和工作組在運行”(19)。如季塔連科所言,“除了中國,俄羅斯和其他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建立如此多層面的協作格局。”(20)中俄媒體合作正是發生在這一框架內的。

        一般認為,國際傳播是指“主要依靠大眾傳播媒介進行的跨越國界的信息傳播”(21)。我們認為,中俄媒體合作是一種新型的國際傳播實踐,具有獨特的傳播模式。它發生在友好國家之間,由兩國政府高層發起并推動,服務于促進和加深兩國間關系的大局,具有鮮明的政治動機。中俄媒體合作的倡導者來自兩國政府高層和元首,目標指向鞏固和推進中俄關系。因此,表現在組織層面上是兩國主流國有媒體機構之間簽署了大量合作協議、積極在對方國家擴展渠道并展開合作,兩國媒體將合作常態化。其結果是,在兩國出現了越來越多關于對方的正面報道,反映到社會輿論層面,表現為雙方民眾對對方的好感度提高。

        這種模式之所以能夠實現,所依托的是兩國獨特的政治體制與傳媒體制。盡管俄羅斯在蘇聯解體后實行三權分立、民主選舉,并且通過了禁止新聞審查、保障言論自由的大眾傳媒法,但俄羅斯當局對傳媒尤其是國有媒體仍有較強的控制力量,而中國媒體的定位是黨和國家的耳目喉舌。

        四 關于中俄媒體合作的評價及效果

        2017年7月4日,普京總統在兩國商務代表團會議上高度評價了兩國媒體合作。他認為,兩國媒體代表“為營造信任和相互理解、鞏固俄羅斯與中國的國際地位做出了重要貢獻”(22)。

        根據俄羅斯調查機構“列瓦達”中心自2006年起進行的關于俄羅斯人認為的最親密的朋友、盟友的調查結果,我們繪制了俄羅斯民眾對于中國態度變化的曲線圖(見圖2)。

        

        圖2 2006~2019年俄羅斯民眾對“中國是俄羅斯最親密盟友”的支持率(%)  

        數據來源:https://www.levada.ru/2019/06/14/soyuzniki-i-vragi-sredi-stran/ 注:2008年無數據

        由圖2可見,俄羅斯民眾對中國的好感度近年來總體呈上升趨勢。目前,在與俄羅斯友好國家的排名中,中國已經超過俄羅斯傳統友好國家哈薩克斯坦,成為僅次于白俄羅斯的國家(23)。

        中國方面所作的調查也得出了與之接近的結論。根據中俄友好、和平與發展委員會媒體理事會發起,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國廣中俄頭條客戶端、北京益派市場咨詢有限公司和俄羅斯iPanel公司發布的《2018中俄關系民意調查報告》,“兩國民眾對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現狀都給予了較高的評價。認為中俄雙邊關系‘很好'或‘良好'的兩國受訪者比例高達87%。”(24)其中,“93.6%的中國受訪者積極評價當前中俄關系,78.3%的俄羅斯受訪者認為中俄關系正佳”(25)。在兩國民眾對構建“中俄命運共同體”的前景方面,“看好‘中俄命運共同體'前景的中國受訪者比例為84.6%,俄羅斯受訪者比例為59.6%”(26)。此外,報告還顯示,“兩國民眾對中俄關系的現狀表達了絕對的支持,對未來雙邊關系的走向也表示了積極樂觀”(27)。這在最新發布的“2020年中俄社民意調查”的結果中,再次得到了印證。

        雖然一國民眾對其他國家的認知并非僅來自于媒體的報道,但媒體的報道是重要的影響因素之一。由此可見,近年來兩國媒體間日益頻繁、深入的合作的確在增進兩國關系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五 中俄媒體合作存在的問題

        21世紀中俄媒體合作是在兩國關系不斷升溫背景下進行的?偟膩碚f,“近十年來,隨著中俄兩國關系的深入發展、中俄主題年活動持續舉辦、中俄‘一帶一盟'對接戰略的提出,中俄主流媒體的合作傳播水平不斷提高,兩國民眾心理距離得以縮短,跨文化傳播取得成效”(28),但這種合作模式也存在出一些問題。

        首先是參與主體的局限性。中俄關系經常被評價為“政熱經冷”“官熱民冷”和“上熱下冷”,這一特點也在中俄媒體合作中有所體現。雖然原則上國際傳播的主體可以是國家、非政府組織、個人等,但目前參與中俄媒體合作的機構僅限于兩國的國有主流媒體之間。盡管在俄羅斯,除國有媒體外,傳媒市場上還有私營媒體和外資媒體,但參與合作的俄羅斯媒體都是國有主流媒體。因此,在參與合作的媒體報道中,多見關于兩國的正面報道,而關于對方的負面消息都是從不參與合作的媒體中傳出的。

        其次,這種合作模式由于是由兩國高層倡導的,因此,關于敏感話題,“雙方政府和智庫迄今很少觸及,更未能采取積極措施予以化解”(29) 。較之中國,俄羅斯社會輿論更加多元,“‘中國威脅論'、‘黃禍論'、俄羅斯或成為中國‘能源附庸'、中國對俄進行‘移民擴張'等詞句不時見諸俄羅斯媒體”(30),“有些報道專門挖掘中國社會生活的陰暗面,諸如礦難、交通事故、爆炸、犯罪等負面新聞”,“導致部分俄羅斯民眾尤其是遠東民眾對中國抱有敵意”(31)。目前的合作模式尚難以解決類似問題。

        再次,兩國的文化差異難于消除。盡管兩國民眾對對方的認知近年來越來越趨于正面,但是,文化差異很難以當前的媒體合作模式在短期內消除。在中國與俄羅斯當前關系中,顯示出兩國在政府層面保有高度互信、但民間文化親近感不強的現象。例如,在調查中發現,“對待中國文化,俄羅斯人表現出一定的接觸意愿,但被吸引和被感召的效果不明顯。俄羅斯民意調查基金會進行過一項關于中國文化影響力的調查,數據顯示:在文化傾向方面,大部分俄羅斯人對歐洲文化更感興趣,接近過高等教育的人群表現更為突出……如果讓俄羅斯人自由選擇,他們更愿意居住在歐洲,而不是中國(49%VS.28%),18-30歲年齡段的青年一代對歐洲的好感尤為強烈(61%VS.27%)。”(32)

        如果深入探究存在這一問題的原因,或許應從兩國的文化認同中尋找答案,尤其是俄羅斯方面。“俄羅斯精英歷來認為自己的國家是歐洲國家——既非亞洲的也非歐亞的,而是歐洲的。社會調查表明,俄羅斯社會基本上也認為俄羅斯屬于歐洲國家。”(33)俄羅斯與歐洲不僅有著貿易和文化上的傳統聯系,俄羅斯知識分子在思想上也傾向于歐洲,“21世紀初之前,包括中國在內的東方在俄羅斯戰略文化中僅僅居于次要地位。”(34)可以說,直到“2014年之前,俄羅斯的主要合作伙伴為歐洲”,只是在烏克蘭危機發生之后,“隨著制裁政策的實施,俄羅斯與歐洲的經貿關系急劇惡化。俄羅斯由此開始積極發展與亞洲國家而不僅是與中國之間的經濟關系”(35)。

        因此,兩國的接近主要是出于雙方共同利益的需要,但政治上的接近難于在短期內消除長時期形成的文化差異與疑慮。兩國不僅分屬不同的文明,在俄羅斯政治精英和輿論領袖中長期存在著“反華”的懷疑論者(36),中國的國力上升和國際地位的提高不僅使一些俄羅斯政治精英在心理上不適應,也使其面臨著兩國不對稱關系的挑戰。正如A.C.伊薩耶夫所說,“中俄媒體合作可以極大地推進兩國的國家形象,但同時這種合作也是有邊界的甚至存在著風險,因為每個國家的媒體,包括中國和俄羅斯聯邦,都首先是服務于本國利益的。這必然會影響媒體機制的相互作用。”(37)

        最后,一般來說,“傳媒秩序是政治秩序的副產品,是經濟秩序的延伸”(38),而在當前的中俄媒體合作模式中,由于合作動力來自兩國高層,參與主體是兩國官方媒體,因而顯示出了傳媒秩序與政治秩序之間的緊密聯系,而傳媒秩序與經濟秩序之間的聯系不清晰或基本缺失。關于這一點,李興和董云的研究也發現,“盡管當前中俄媒體合作項目逐漸增多,但合作項目主要以頂層推動為主,民間媒體參與度低,媒體市場活力還未充分釋放”(39)。中俄兩國傳媒近幾十年來都已經發展出了各自的傳媒產業,若期待合作更深入發展,如何實現媒體盈利是題中應有之義。

        結 論

        近年來,國際政治經濟格局發生了深刻變化,在中俄戰略合作不斷深化背景下,當前這種由兩國政府倡導、服務于高層政治、主要在兩國主流國有媒體之間的合作模式將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存續。雖然中俄媒體合作目前僅發生在兩國之間,但可以把它看作是正在出現的另類國際傳播秩序的一種嘗試,是對業已存在的“實質上是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體系的一部分”的“私有化的全球傳播體系”(40)的挑戰。

        針對當前中俄媒體合作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比如媒體合作層次過高,主要在官方媒體之間,難于消除負面聲音和文化差異,媒體合作中的經濟聯系較少等,還需要作進一步細致的分析,并結合兩國不同的文化背景、歷史傳統對其進行優化,而這需要業界與學界共同探索和努力。

        注釋

        1馮玉軍:《改革開放以來的中(蘇)俄關系:思考與啟示》,載《國際論壇》2019年第2期。

        2《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和俄羅斯聯邦外交部新聞領域合作議定書》,http://law736.infoeach.com/view-NzM2fDY3NDYz.html

        3Исаев А.С.Институты формирования общественного сознания КНР и вопросы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 СМИ России и Китая.Китай в мировой и региональной политике:История и современность.2016.21.С.218-233.

        4趙夢媛:《中俄戰略伙伴語境下報業合作研究》,鄭州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8年,第34頁。

        5陳恒哲:《改革開放以來國際臺對俄傳播研究》,中國人民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8年,第31頁。

        6劉蓉蓉、饒彬彬:《向北向西兩位中國記者在“中俄友誼之旅”的行走故事》,重慶出版社2007年版,第265頁。

        7陳恒哲:《改革開放以來國際臺對俄傳播研究》,第31頁。

        8劉巖:《 CRI對俄合作傳播路徑與效果分析》,載《國際傳播》2017年第5期。

        9轉引自孫學文:《蘇聯解體后的中俄人文外交》,黑龍江大學碩士研究生學位論文2014年,第31頁。

        10《旅游局:百名俄羅斯記者體驗“美麗中國之旅”》,http://www.gov.cn/gzdt/2013-05/25/content_2411207.htm

        11李淑華、靳會新:《中俄媒體合作的現狀、問題與建議》,《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2019年第2期。

        12中俄友好、和平與發展委員會系1997年4月由中俄兩國元首倡議成立的民間友好組織,得到兩國政府大力支持,并被確定為中俄民間友好交往主渠道。委員會的宗旨是鞏固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社會民意基礎,積極宣傳兩國世代友好的和平理念,擴大兩國人民間的相互理解,加深傳統友誼,推動各領域友好交流與合作。主要任務是向兩國政府提出相關建議,負責協調雙方其他民間組織交往。委員會吸引了雙方社會各界代表廣泛積極參與,為促進中俄世代友好、深化雙方各領域合作、推動兩國民間交往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13劉巖:《 CRI對俄合作傳播路徑與效果分析》。

        14陳恒哲:《改革開放以來國際臺對俄傳播研究》,第45頁。

        15劉巖:《 CRI對俄合作傳播路徑與效果分析》。

        16安莉:《新聞領域人文合作在路上——“龍江行”中俄主流媒體大型聯合采訪側記》,載《新聞戰線》2014年第11期。

        17《做好中俄合作發展的記錄者讓中俄友誼薪火相傳》,http://www.jlio.gov.cn/index.php/jlwx/wxdt/11851-2018-09-25-08-10-21.html

        18《第七次中國東北地區與俄羅斯遠東地區媒體定期交流活動》,http://www.manzhouli.gov.cn//mzl/zfz/xwjj/szyw/888362/index.html

        19[俄]米·季塔連科、弗·彼得羅夫斯基:《俄羅斯、中國與世界秩序》,粟瑞雪譯,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第102頁。

        20同上。

        21[美]羅伯特·福特納:《國際傳播:全球都市的歷史、沖突及控制》,劉立群譯,華夏出版社2000年版,第6頁。

        22Путин оценил гуманитарное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о России и Китая:Политика:Россия.https://lenta.ru/news/2017/07/04/gymanizm/

        23https://www.levada.ru/2019/06/14/soyuzniki-i-vragi-sredi-stran/

        24《2018 中俄關系民意調查報告》(2018),http://oss.sinorusfocus.com/%EF%BC%881217

        25同上。

        26《2018 中俄關系民意調查報告》(2018),http://oss.sinorusfocus.com/%EF%BC%881217

        27同上。

        28劉巖:《 CRI對俄合作傳播路徑與效果分析》。

        29王海運:《深化中俄在俄東部開發合作需要消除“中國威脅論”的干擾》,載《俄羅斯學刊》2019年第1期。

        30李淑華、靳會新:《中俄媒體合作的現狀、問題與建議》。

        31李淑華、靳會新:《中俄媒體合作的現狀、問題與建議》。

        32轉引自許華:《中俄文化互鑒:如何有效培育兩國民眾間的親近感》,載《對外傳播》2018年第9期。

        33[俄]德米特里·索洛維伊:《戰略文化在俄羅斯對外政策中的作用與意義》,載《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2019年第3期。

        34同上。

        35同上。

        36[俄]米·季塔連科、弗·彼得羅夫斯基:《俄羅斯、中國與世界秩序》,第104頁。

        37Исаев А.С.Институты формирования общественного сознания КНР и вопросы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 СМИ России и Китая.Китай в мировой и региональной политике:История и современность.2016.21.С.218-233.

        38姜飛:《從強大走向偉大:構建世界傳媒新秩序的中國方向》,載《當代中國政治傳播研究巡檢》 2014年第5期。

        39李興、董云:《“一帶一路”框架下中俄媒體合作的問題與對策》,載《貴州省黨校黨報》2019年第3期。

        40[英]達雅·屠蘇:《國際傳播:延續與變革》,新華出版社2004年版,第62頁。

      作者單位:中國傳媒大學傳播研究院
      原文出處:賈樂蓉,周南.中俄媒體合作:發展階段、模式、效果與存在的問題[J].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2020(06):89-102+158.
      相關標簽:中俄關系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