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國際政治論文

      新時代中俄體育外交的發展路徑

      來源:武漢體育學院學報 作者:陳著 張德勝
      發布于:2021-03-09 共11287字

        摘要:中國和俄羅斯都是傳統體育大國,體育外交在兩國外交關系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在中國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國際大背景下,以體育外交為切入點,梳理了中俄兩國70余年來的體育交流史,認為中俄體育外交經歷了嬗變期(1949-1991年)、成熟期(1992-2013年)和繁榮期(2014年至今)。通過分析中俄體育外交的歷史流變,提出了新時代中俄體育外交的發展路徑:將官方層面的體育外交落實到地方,扶持地方組織的體育文化交流活動;以冰雪運動為契機,與俄羅斯增強合作的廣度和深度;加大中俄青少年交流力度,為兩國青少年互鑒共進提供平臺;以“一帶一路”重要倡議為契機,帶動兩國經濟發展,樹立互利共贏的典范。

        關鍵詞:體育外交; 中俄關系; 歷史流變; 中國; 俄羅斯; 文化交流;

        Historical Changes and Development Paths of Sino-Russian Sports Diplomacy

        CHEN Zhu ZHANG Desheng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Central China Normal Univ.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Postdoctoral Station,Wuhan Univ. School of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Wuhan Sports Univ.

        Abstract:Both China and Russia are traditional sports powers, and sports diplomacy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these two countries. Under the international background that China proposes to build 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the history of sports exchanges between China and Russia over the past 70 years was reviewed on the basis of sports diplomacy. It was shown that the sports diplomacy between China and Russian has undertaken three periods: transitional period(1949-1991), developing period(1992-2003) and stable period(2014 to present). In order to promote Sino-Russian sports diplomacy, the government dominated sports diplomacy should be implemented at the local government level. More local sports cultural exchanges should be encouraged. More ice and snow sports competitions could be held with Russia. More communications between the young people in China and Russia should be initiated for better understanding and learning. More strategic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Russia for mutual benefit of the two countries' economy on the basis of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should be carried out.

        “體育是跨越國界的全球通用語,能被各個國家、各類民族、各種宗教所接受。外交是以和平方式解決國際爭端的主要手段,當體育與外交相結合時,就成為限制霸權蔓延、推動國家發展、維護世界和平的重要途徑。”[1]縱觀歷史長河,體育一直以其獨特的魅力活躍于中國外交舞臺,在國際交流中展示著國家形象,為推動世界經濟、傳播和平與發展理念、促進世界文明交流互鑒、實現各國民心相通發揮了重要作用。由此可見,體育外交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實踐路徑。

        中俄70余年的外交歷程中,有對抗也有合作,有沖突也有和睦,在求同存異的發展中,體育的推促作用功不可沒。眾所周知,體育是推動兩國經貿、人文交流的動力之一,縱觀中俄體育外交70余年的歷史,能清晰地看到,在中國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國際大背景下,體育外交是促進中俄全方位合作的良好切入點,是“一帶一路”倡議中建立“中俄經濟帶”的重要聯結點。

        1 體育外交——國際外交行為的重要載體

        新中國成立以來,體育外交在我國對外交流工作中始終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國家通過體育可以實現外交上的突破[2]:1952年7月,五星紅旗第一次在奧林匹克會場升起,標志著新中國政治和體育地位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1971年4月,“乒乓外交”結束了中美兩國二十多年來相互隔絕的局面,打開了中國對外友好往來的大門;2008年8月,奧運會的成功舉辦讓中國在國際上的聲望和地位得以提升,讓全世界看到了一個立體的中國,讓北京成為“世界外交的中心”。“作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體育外交無論之于中華體育文化影響力的提升、中國政治理想的表達與傳播,還是之于新型國際關系、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均具有極其重要的價值。”[3]

        進入新時期,我國更加重視體育外交在國際事務中的重要作用,并將體育外交作為一種獨特的文化符號用于外交實踐之中。習近平主席在對他國進行國事訪問時,常常提及體育在兩國外交活動中的價值。如2014年訪問荷蘭時與荷蘭前國門范德薩進行了深入交流,認同對方“足球應當從娃娃抓起”的看法,表現出謙遜和善的風格,彰顯了大國應有的風范[4]?v觀國際外交舞臺,我國體育外交獨具中國特色,呈現出體育精英外交與民間體育外交并行的模式。例如,姚明、李娜、鄧亞萍等代表著國家形象的體育精英都活躍在國際體壇上,其“外交效應”不可低估;而民間體育外交在北方經濟帶中更為突出,中俄兩國之間的體育交往便是最為鮮明的例證。

        2 中俄體育外交的歷史梳理

        中國和俄羅斯是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同時也都是傳統體育強國,體育外交在兩國相互交流中發揮著重要作用。自新中國成立以來,中俄(中蘇)關系歷經坎坷,兩國體育外交走過了嬗變期和成熟期,如今在“一帶一路”重大倡議的框架下逐漸走向穩定和繁榮。進入新時期,中俄體育外交是兩國外交的重要組成部分,承載著發展共贏的重要使命。梳理70余年來中俄體育外交的歷史流變,探究曾經的成功與失敗,總結經驗吸取教訓,可以為中俄兩國的戰略合作、兩國人民之間的友誼培養提供借鑒。

        2.1 嬗變期(1949-1991年)

        新中國成立初期,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實行孤立、封鎖,中國的國際形勢十分不利。為了維護自身處境,國家領導人確立了“一邊倒”的外交戰略;毛澤東主席兩次訪問蘇聯,與蘇聯簽訂《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向全世界明確了中蘇同盟關系。當時的蘇聯是一個世界大國,而剛剛成立的新中國只是一個地區大國、經濟弱國,那時的中國更需要的是蘇聯全方位的支持和幫助。因此,兩國關系從一開始就具有很大的不平衡性,蘇聯在許多方面都對新中國具有主導地位。新中國的體育外交正是在這個時候率先同蘇聯展開,呈現出以蘇聯對我國的全面支援為主的特征,全國體育運動發展道路以效仿蘇聯為主。

        1950年8月,我國應邀向蘇聯派出了一支體育代表團,進行了為期兩個多月的考察,全面了解了蘇聯體育運動的組織機構、管理體制和學校體育等方面。這是新中國出訪的第一支代表團。同年12月,蘇聯體育代表隊訪華,先后在我國多個城市進行了幾十場友誼賽,并舉辦報告會十余場,詳細介紹了蘇聯體育工作方面的經驗。這是新中國接待的第一個大型外國代表團。

        除了體育代表團之外,中蘇在專家援助、運動員培訓方面的交流也很頻繁。1952年,受蘇聯體育體制與思想的影響,我國決定在全國開設體育院校,先后建立了上海、北京、武漢、成都、西安、沈陽六所體育學院。1954年,蘇聯先后派出十余名專家來華對學校各方面工作進行指導,推動了我國體育教育事業的發展,促進了師資水平的提高。1954-1958年間,為了提高競技體育水平,我國選派了部分年輕運動員前往蘇聯學習深造,并獲得顯著的成果。

        可以說正是在與蘇聯的體育外交中,新中國的體育事業逐漸形成了最初的基本思路和框架,并得到了飛速發展,有一大批在其中做出重大貢獻的老一輩專家和學者都曾受到蘇聯體育的教育和影響。這一時期的體育外交作為友誼的橋梁,大大增進了中蘇交往與團結,對我國維護國家利益、穩定國際地位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然而,中蘇結盟不到十年就開始出現裂痕并最終走向破裂。從20世紀50年代中期起,中蘇雙方在斯大林評價、社會主義陣營發展道路等問題上產生分歧,兩國關系逐漸降溫。后又由于雙方在意識形態、國家主權以及某些國際問題上出現分歧,兩國關系迅速惡化,并展開一場論戰,最終導致雙邊關系破裂,蘇聯撤走駐華專家并停止一切援助[5]。1969年兩國發生邊境沖突,中蘇全面交惡,并呈現對抗和沖突的狀態,我國的外交戰略也由新中國成立初期的“一邊倒”轉向“反帝反修”。

        兩國關系的惡化也反映在體育交流上。從20世紀60年代起,中蘇體育交流逐漸減少。1960年,除了參加社會主義國家舉行的多國比賽外,中蘇之間的重要體育交往仍有二十多次;1961-1965年,兩國體育交往次數減少;1965-1969年沒有重要交往。而在中蘇關系徹底破裂后的1969年至1980年間,兩國則中斷了體育交往活動[6]。

        1980年7月,第22屆奧運會在莫斯科舉辦。然而在奧運會開幕前夕,蘇聯悍然入侵阿富汗,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憤怒。中國奧委會指出蘇聯的入侵行為嚴重違背奧林匹克運動宗旨,并表示只要蘇聯不從阿富汗撤出其全部武裝部隊,中國將不派運動員參加此屆奧運會。最終,中國同64個國家一起抵制了莫斯科奧運會,表明了中國堅決恪守奧林匹克運動和平友誼崇高宗旨的決心。

        中蘇關系的惡化給雙方造成了嚴重的政治和經濟損失,要修復雙邊關系兩國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1950年簽署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到20世紀80年代初期失效,正值中國開啟改革開放新征程,提出了和平與發展是當代世界兩大主要問題的著名論斷,并堅持奉行和平的外交政策,著力改善與周邊國家的關系,為改革開放打造良好的基礎。與此同時,被冷戰搞得筋疲力盡的蘇聯重新評估了國際局勢之后,改善中蘇兩國雙邊關系的意愿逐步增強,兩國關系開始復蘇,兩國間的體育交流也從1982年起有了一定的恢復。1989年,戈爾巴喬夫應邀訪華,鄧小平在北京與其會晤,中蘇關系從此實現正;。

        新中國成立后的40年,中蘇有過緊密結盟,也經歷了兵戎相見,從和平到戰爭,大起大落、大合大分。兩國體育外交始終服務于國家利益,在其措施與行動中完全體現出了兩國關系的起伏。直至1991年底,體育外交與兩國間的關系隨著蘇聯解體才得以結束這種不可預測的嬗變。

        2.2 成熟期(1992-2013年)

        蘇聯解體后,俄羅斯聯邦成為蘇聯的繼承者。相較解體前的中蘇關系,中俄關系的發展明顯順暢得多。兩國汲取了中蘇關系的經驗和教訓,將中俄關系建立在“伙伴”的基礎上,為雙邊關系的發展騰挪出良好的戰略空間。從20世紀90年代初至今,中俄兩國完成了由“互視友好國家”到“建設性伙伴”,從“戰略協作伙伴”到“全面戰略協作伙伴”再到“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的多級跳躍,兩國的伙伴關系保持平穩的發展趨勢,并呈遞進態勢逐步提升至歷史最高水平,前景一片光明。為兩國關系發展打下堅實基礎的是2001年簽署的《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該條約至今仍在執行之中,并一直發揮著重要作用。從20世紀50年代的“同盟互助”到2000年以后的“友好合作”,這一切都顯示了中國外交政策和國際地位的變化,在國際格局多極化的背景下,中國已挺立起了大國脊梁。

        在這一時期的中俄體育外交事業發展中,中國已不再是單純接受援助的對象,平等友好的體育交流走向成熟,顯示出高層體育交往引導民間體育交流的特征。1992年中俄雙方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將促進并擴大兩國在文化、藝術、教育和體育等領域的相互聯系及交流[5]。在此背景下,兩國元首重視體育領域的交流,雙方體育官員頻繁互訪,民間體育賽事開展如火如荼,已經逐漸形成全方位、寬領域、多層次的交流合作模式[7]。

        2.2.1 中俄高層體育交往

        中俄確定繼承中蘇關系以來,兩國體育領導人經;ピL、交流經驗、共敘友誼。1993年9月,俄羅斯奧委會副主席率團訪華,出席了我國第7屆全運會并與我國奧委會簽署體育合作協議。1994年7月,我國體委主任伍紹祖率團赴圣彼得堡出席了第3屆世界友好運動會。1995年3月,俄羅斯體育運動與旅游委員會主席率團訪華,商討有關中俄體育合作協議簽署的事宜。1996年4月,葉利欽總統訪華,并在人民大會堂同中方簽署體育合作協議。之后,我國歷屆體委負責人、總局領導、奧委會領導均和俄羅斯體育高層有過訪問和交流,并多次簽署體育合作方面的協議[7]。2003 年 7 月,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中國奧委會主席袁偉民和俄羅斯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費季索夫在莫斯科簽署《中俄 2003 年體育交流計劃》。次年 9 月,國務委員陳至立率團赴俄羅斯出席中俄政府教科文衛體委員會會議,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于再清一同前往[8]。2005年6月,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與到訪的俄羅斯奧委會主席加加喬夫簽署了《中俄兩國奧委會合作協議》[7]。2005年10月,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馮建中和俄羅斯聯邦體育署副署長在北京共同主持召開中俄教文衛體合作委員會體育合作分委會第五次會議,并簽署會議紀要。同年12月,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會見俄羅斯新任駐華大使謝爾蓋拉佐夫一行,雙方就中俄體育交流與合作及“中俄國家年”中的體育活動交換意見。2006年7月,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馮建中與俄羅斯聯邦體育署副署長謝爾蓋·科洛爾在天津召開了兩國教育文化衛生、體育合作委員會體育合作分委會第六次會議,并簽署會議紀要。同年8月,劉鵬局長會見俄羅斯卡爾梅克共和國總統、國際象棋世界聯合會主席伊柳姆日諾夫。2007年6月15日,中俄體育合作分委會第七次會議在莫斯科舉行[8]。

        2008 年8月,第29屆夏季奧運會在北京舉辦。我國在此之前剛剛遭遇了汶川大地震,國際上對我國辦賽能力的懷疑聲一片。彼時,俄羅斯外高加索地區劍拔弩張,但時任俄羅斯總理普京仍義無反顧來到北京,出席了奧運會開幕式,對中國給予了支持。無獨有偶,6年后的2014年,習近平主席同樣不顧多國質疑,毅然決然前往俄羅斯索契參加冬奧會開幕式。奧運會向來都是最隆重的國際賽事,中俄兩國元首在體育外交的踐行中相互支持,出席對方主辦的奧運會開幕式,再次驗證了兩國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高水平和特殊性,體現了中俄雙方在彼此關切的重大問題上的戰略協作,是近年來兩國在體育領域踐行深化雙邊關系最重要的活動。

        2.2.2 中俄民間體育交流

        這一時期在兩國高層的直接推動下,中俄民間體育友好交往和合作逐漸穩定并不斷深化。如表1所示,在這一時期舉辦了多種形式的體育交流賽、友誼賽、對抗賽,覆蓋面積較廣、涉及項目較多,推動了中俄民間的相互了解、增進了兩國人民間的友誼。

        表1 1992-2013年部分中俄民間體育交流活動 

        除了舉辦各類體育比賽之外,體育元素還在各類中俄人文交流中得以體現。2007年中俄人文合作委員會成立,至2013年底其體育合作分委會共舉行13次會議,圍繞體育領域推動了務實合作,深化了兩國之間的體育人文交流。例如,2011年4月在滿洲里舉行了中俄地區體育旅游合作交流會,就消除旅游限制障礙、旅游合作路線、推薦雙方體育旅游項目等問題進行討論,擴大了雙邊合作的范圍;2012年10月在北京體育大學舉辦了中俄體育科學研討會,中俄兩國體育學科專家就競技體育中的運動訓練、運動損傷與康復等問題展開研討,有效促進了兩國體育學科的交流與合作。

        2.3 繁榮期(2014年至今)

        2013年底,習近平主席提出了“一帶一路”的合作倡議,積極發展與沿線國家的合作伙伴關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命運共同體。俄羅斯作為“一帶一路”建設最關鍵、最重要的國家之一,對習近平主席的倡議一直都抱有積極態度并開展了高程度的合作。中俄兩國充分發揮體育優勢與特色,把體育與健康、教育、文化、旅游等多個行業深度融合,就多樣化的體育項目進行廣泛交流,并就建立雙方常態化合作機制進行溝通。在“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發展框架下,我國與俄羅斯各領域的交流與互動不斷深入,體育外交的必要性愈發凸顯。

        2.3.1 中俄高層體育交往

        新時期的中俄元首多次借體育助推兩國外交,向世界展現了兩國關系的友好和緊密。2014年2月,第22屆冬奧會在俄羅斯索契舉辦。然而開幕前夕,俄羅斯頻傳恐怖襲擊事件,西方國家紛紛質疑俄羅斯能否確保冬奧會安全,有的國家甚至發出抵制冬奧會的聲音。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主席鼎力支持俄羅斯,毅然決然出席了索契冬奧會開幕式,這也是中國最高領導人首次出席境外的國際體育賽事。正是在此次冬奧會期間,普京在與習近平主席的會談中表示,俄方將對“一帶一路”倡議作出積極響應。冬奧會期間,普京在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劉鵬局長的陪同下參觀了“中國之家”,觀看了兩國武術、太極拳愛好者的精彩表演。習近平主席出席這次東奧開幕式充分證明了中國對中俄關系的重視,而普京做客“中國之家”則體現出中國在俄羅斯對外政策中的重要地位。兩國元首借助冬奧會體育外交的強勁勢頭,進一步拉近了中俄雙邊關系,增進了兩國人民友誼。

        2016年4月,“‘一帶一路’國家駐華大使體育論壇”在首都體育學院舉行,首體校長與俄羅斯駐華大使就中俄體育外交與體育熱點話題進行討論,增進中俄體育人文交流和文明互鑒。2017年6月,俄羅斯體育部副部長科西洛夫應國家體育總局的邀請赴廣州參加中俄人文合作委員會體育合作分委會議,就兩國體育交流、科研合作、冬季項目和冬奧會合作等議題進行了磋商。2017年7月,習近平主席訪問俄羅斯,同普京總統就積極擴大中俄人文領域交流進行會談。雙方表示將集中力量辦好中俄冬季和夏季青少年運動會、“絲綢之路”國際汽車拉力賽等亮點活動,以籌辦2022年北京冬奧會為契機,推動冬季運動項目、人才培養和運動科學等方面的交流合作,通過深入開展一系列體育文化合作來加深中俄兩國人民的友誼。2018年6月,習近平主席、普京總統共同出席了在天津體育館舉行的中俄青少年冰球友誼賽,開創了兩國元首同看比賽的先河,在兩國的體育外交之“冰雪合作”上留下了炫目的一章。作為冰雪項目的典型代表,冰球運動成為中俄體育文化交流的友好紐帶。

        2.3.2 中俄民間體育交流

        體育外交在新時期中俄民間往來中也多有體現。在“一帶一路”合作倡議的框架下,中俄民間體育賽事開展得如火如荼(見表2),在上一時期各類賽事的基礎上補充了參賽項目、擴大了覆蓋范圍、豐富了活動形式,讓中俄人民了解了彼此的文化和生活習慣,進一步增進了兩國民間的交流和友誼。其中,在中俄境內往返8 000多公里的黑龍江—俄羅斯·貝加爾湖“中俄汽車自駕集結賽”、已連續舉辦五屆的穿越松花江、黑龍江、烏蘇里江“中俄橡皮艇拉力賽”、“中俄穿越大小興安嶺親子徒步大會”等一系列獨具特色的賽事集體育、文化、經貿、旅游于一體,為宣傳我國的大森林、大濕地、大湖泊、大農業的自然生態化資源和地域民俗文化體驗搭建了國際平臺。

        表2 2014年至今部分中俄民間體育交流活動 

        中俄體育教育領域在這一時期逐步加強交流與合作。2019年11月,“中俄體育教育論壇”在華東師范大學舉行,中俄18所教育類高校代表探討了兩國體育教育合作和未來發展,并簽署了中俄教育類高校聯盟新章程。中國和俄羅斯的體育教育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中國體育課程與蘇聯是一脈相承的,兩國在體育教育領域有相互學習的需要和必要。此次論壇進一步推動了兩國人文領域的合作與交流,促進了中俄文化教育的共同繁榮與發展。

        這一時期以體育為媒延伸出的各類合作更是不勝枚舉,有效促進了中俄雙邊經貿交流。2017年11月在哈爾濱舉行了“中俄區域間體育交流合作會議”,俄羅斯6個州區同黑龍江省相關單位進行交流活動,就競技體育、群眾體育、體育醫療、體育科研等方面進行有效商談,增進了中俄體育文化的交流與中俄之間的友誼,進一步帶動雙邊人文、經貿交流,并在冬季運動項目發展上為2022年北京冬奧人才儲備打下基礎。2018年6月,世界杯足球賽在俄羅斯開幕,以此為契機,“一帶一路”中俄國家品牌合作論壇在莫斯科舉辦,這次論壇借體育賽事之力,為中國企業拓展在俄業務、促進中俄經貿合作提供了綠色通道,為中國品牌布局俄羅斯搭建了橋梁。2018年12月17日,中俄跨境冰雪體驗活動在俄羅斯布拉戈維申斯克市的列寧廣場拉開帷幕,將體育與旅游相結合,既拓展了傳統體育項目交流的維度和廣度,又豐富了傳統跨境游的文化內涵。體育旅游作為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和中俄合作的新亮點,既能拉動經濟合作,又能加固人民友誼。

        3 新時代中俄體育外交的發展路徑

        近年來,在中俄兩國首腦的推動下,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始終保持高水平運行,雙方利益契合點逐步涵蓋各領域,交流合作日趨密切,充分證明了中俄關系的穩定性、成熟性、拓展性和提升性。在這種高規格的對俄開放中,體育已經成為雙方合作的重要載體。新時代中俄體育外交需要拓展交流的維度和廣度,我們應該著眼于未來,繼續共建共享、互利共贏的發展訴求[9]。以此為目的,現提出以下幾條中俄體育外交的發展路徑。

        3.1 官方交流促地方合作

        眾所周知,體育外交是縱橫并行的外交方式。盡管有體育的“低政治因素”一說,但是,我國的體育外交仍受到來自國家層面的高度重視?v觀國家、省、市、縣政府主責機構,無一不對體育運動的發展起到了良好的保駕護航作用,許多大型體育賽事和體育交流活動都是在官方的直接主導下得以順利進行;橫向的教育科技、商務經濟、文化旅游、體育產業等部門也在政府對各機構的完善對接中高效運行。中俄體育外交進入成熟發展常態后,兩國高層領導會晤頻繁,簽署了一系列以體育為媒介,發展雙邊合作的協議,兩國在各領域的交流得到進一步深化。其中,中俄兩國“點對點”地方合作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如黑龍江沿岸7個市、10余個縣與俄羅斯州、區城市每年開展的武術、冬泳、滑雪、籃球、射箭、自行車、跆拳道、拳擊、體育舞蹈等活動高達幾十次,黑河與俄羅斯阿穆爾州首府布拉格維申斯克隔江相望,兩城市于1957年開始體育交流,橫渡中俄界江的活動已開展了15屆,被列為兩國外交部機制化項目和國家體育總局重要賽事。在接下來兩國的體育外交中,應繼續夯實官方的交流合作,加強兩國政府層面的互訪與雙方體育職能部門的經驗交流,同時利用中國東北地區與俄羅斯遠東、東西伯利亞地區比鄰的地理位置,中國長江中下游地區與俄羅斯伏爾加河沿岸聯盟區的合作關系,以及北京—莫斯科、上海—圣彼得堡、威海—索契等姐妹城市的長期友好交流,將官方層面的體育外交落實到地方,扶持地方組織的體育文化交流活動,為中俄民間體育交流、兩國人民相互了解奠定基礎。

        這些由政府牽頭、地方對接的體育交流活動積極傳遞出中俄高層領導高度重視兩國體育文化傳播的信號,為雙邊關系的發展注入了新鮮元素。不論是體育運動本身,還是體育運動所帶來的顯現效果,如人文交流、科研互訪、經濟效益等,都彰顯出我國正逐步擴大自身在國際體壇上的話語權和影響力,并致力于通過雙邊體育交流合作來構建兩國在各種國際事端上平等互信、互利互惠的新格局。

        3.2 冬奧助推冰雪運動發展

        2014年習近平主席的索契之旅充分發揮了體育外交的作用,中國將與俄羅斯以冰雪運動為契機,展開體育、經濟、文化各方面的交流。隨后的2016年中俄兩國簽署了冰球運動的合作協議,冰球聯賽正式落戶中國。冰球是俄羅斯最受歡迎的冰雪項目,是一項充滿速度、激情、智慧與魅力的運動,它被譽為俄羅斯國球,堪稱俄羅斯體育運動一張閃亮的名片。近年來,中俄雙方開展了“中俄城際冰球聯賽”“絲路杯超級冰球聯賽”等合作比賽項目。作為冰球運動的魁首,俄羅斯為我國提供了大批優秀冰球教練,為我國的冰球運動后備人才培養和青少年冰球運動員訓練做出了顯著貢獻。因此,在兩國接下來的體育外交中,我國應利用好此前打下的堅實基礎,繼續在冰雪運動方面與俄羅斯取得緊密聯系,增加合作的廣度和深度,積極開展冰球、冰壺、花樣滑冰、雪車、雪橇等項目的交流,互訪、互訓、互派教練員,為即將到來的2022年冬奧會夯實基礎。同時,專業化訓練也會帶動群眾冰雪運動和體育產業、體育醫療、體育教育等方面的發展,將有效彌補我國在冰雪運動方面的不足。

        3.3 加強培養青少年后備力量

        2018年6月,習近平主席在和普京共同觀看中俄青少年冰球友誼賽時說道:“中俄兩國青少年的比賽令人振奮,從中也看到了兩國青少年的友誼。中方愿同俄方推動兩國在冰球等運動項目上的交流合作。兩國青少年要加強交流,使中俄睦鄰友好世代相傳”。毋庸置疑,青少年是國家的未來,也是中俄友好事業的未來,要發展好中俄關系,就要面向未來,培養青少年一代的友誼。近年來,兩國在加強高層體育交流、不斷促成民間體育合作項目的同時,也對青少年之間友誼的培養予以重視。2006年至今,兩國已共同舉辦八屆青少年運動會、兩屆冬季青少年運動會,開展了“中俄國際青少年足球賽”“中俄國際象棋青少年友誼賽”“中俄青少年戶外運動挑戰賽”“中俄青少年籃球訓練營”“中俄青少年體育健身大型互動展演”等形式多樣的體育交流,為兩國青少年互鑒共進提供了平臺。在接下來的兩國體育外交中,應進一步加大中俄青少年交流力度,培養雙方友誼,讓兩國青少年相互了解對方國家的歷史,學習對方國家的語言和文化,做中俄友好事業的接班人,讓中俄世代友好的偉大事業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3.4 借“一帶一路”實現互利共贏

        習近平主席倡議的“一帶一路”旨在推動全球范圍內更寬泛、更深層的合作與交流,讓中國在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發揮最大的作用。中俄理應是“一帶一路”上的大國、強國,在這個偉大倡議的實踐中,兩國各行各業身體力行,體育則是展示國家經濟實力、文化實力、科技實力的重要風向標。近三年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成功舉辦過9次各大類型的賽事,中國出席9次,俄羅斯出席5次。這些賽事著實打造了中俄兩國體育交流的大平臺,促進了兩國體育交流機制的完善、健全。國家信息中心編訂的《“一帶一路”大數據報告(2018)》顯示,在所有沿線國家中,俄羅斯對于“一帶一路”倡議的響應最為積極和強烈,參與“一帶一路”的合作水平連續三年蟬聯榜首[10],其中體育領域的交流合作占有很大的份額,成為兩國外交活動的重要內核。在中俄體育交流過程中,體育基礎設施、體育科研交流、體育教育交流、體育賽事活動、體育智庫合作等具體項目的落實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推進中俄兩國在“一帶一路”框架內進行體育產業合作,可充分發揮體育產業在兩國改善民生、釋放消費能力、經濟發展轉型中的引領功能[11]。俄羅斯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以來,中俄雙方體育交流持續升溫,合力打造眾多優勢項目,有效調動了雙方民眾的積極性和參與性,體育外交在助力兩國經濟發展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并已取得積極成效。

        黑龍江省綏芬河市是我國對俄合作開放的口岸城市,也是我國倡導“一帶一路”經濟發展帶的重要窗口,在“中蒙俄經濟走廊”中擔任重要角色。隨著對俄體育外交的規模擴大化,綏芬河已成功舉辦了六屆中俄體育大會,體育交流規模不斷擴大,經濟往來力度不斷提升,頻繁的雙邊經濟貿易活動已成常態。中國邊關小鎮綏芬河如今已被打造成一流的體育旅游城市,吸引了大量俄羅斯游客以及俄羅斯商人到此投資,成為中俄兩國人文交流的亮麗品牌。民間體育交流拓寬了中俄雙方的合作領域,為政府間深層次的合作搭建了有效平臺,而政府合作又能進一步深化民間體育交流、促進雙邊經濟發展,形成良性循環。在接下來的兩國體育外交中,應在現有成果上開拓新的領域、搭建新的平臺、構思新的合作模式[12],積極利用“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政策優勢,推動體育領域的務實項目,帶動兩國經濟發展,樹立互利共贏的典范。

        4 結語

        綜上所述,隨著中俄雙方政治上互信程度的加深,體育外交已成為雙方外交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兩國領導人頻繁出席高端體育賽事,中俄民間交往并進,體育交流成果顯著,在建立國家經濟帶中起著不可小覷的作用。新時代的中俄關系將以夯實兩國戰略協作基礎為出發點,秉承多年合作的成功經驗,擯棄不和諧因素,汲取教訓,實現中俄關系的真正平等,只有這樣才能保障兩國利益的最大化。

        實踐證明,體育外交能夠繁榮國家經濟、樹立國家形象,讓本國文化和價值觀更多地為國際社會所接受、提升國家威望。因此,要全方位加大對俄體育外交的力度,踐行將官方層面體育賽事下沉的舉措,學習對方的體育優勢,挖掘自身的潛能,著眼于未來,培養體育后備人才,為兩國世代友誼鋪墊長遠之路。

        參考文獻

        [1] 俞大偉,袁雷,朱景宏.20 世紀80 年代中國體育外交的回眸與啟示[J].南京體育學院學報,2017,31(1):24-28.

        [2] 張德勝,王創業,胡羽.國際體育即外交:體育外交的范式轉移與理論再構[J].體育成人教育學刊,2019,35(2):38-43.

        [3] 毛劍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語境下中國體育外交的價值、面臨挑戰及其應對策略[J].廣州體育學院學報,2019,39(6):1-5.

        [4] 張德勝,李聰,胡羽,等.習近平的體育外交風格研究[J].體育成人教育學刊,2019,35(1):78-84.

        [5] 李永全.70年風雨兼程——中俄關系回顧與展望[J].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2019(5):11-19.

        [6] 王昊.論新中國的體育外交[D].北京:外交學院,2006.

        [7] 韓小蘭.中俄體育交流研究[J].體育文化導刊,2014(8):12-15.

        [8] 李翔.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體育對外關系變革與發展研究[D].蘇州:蘇州大學,2013.

        [9] 程渺然,王創業,張德勝.習近平體育外交實踐的內在機理與外在價值:道義現實主義的視角[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20,54(2):5-10,24.

        [10] 劉東磊,王子樸.“一帶一路”視域下中俄體育文化交流的價值、現狀與路徑分析[J].山東體育學院學報,2020(4):18-25.

        [11] 陳剛.“一帶一路”倡議中體育的歷史使命與行動路徑研究[J].成都體育學院學報,2019,45(3):51-56.

        [12] 于思遠,劉桂海.新時代中國特色體育外交理論體系的探索[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8,52(1):12-18..

      作者單位:華中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 武漢大學中國語言文學博士后流動站 武漢體育學院新聞傳播學院
      原文出處:陳著,張德勝.中俄體育外交的歷史流變與發展路徑[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20,54(12):12-17+25.
      相關標簽:中俄關系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