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ejwh"></cite>

  1. <rt id="3ejwh"></rt>
  2. <video id="3ejwh"><menuitem id="3ejwh"><button id="3ejwh"></button></menuitem></video>
  3. <rt id="3ejwh"><meter id="3ejwh"></meter></rt>
    1. <rt id="3ejwh"></rt>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國際政治論文

      伙伴關系外交與中俄新型大國關系建設的路徑及特點分析

      來源:太平洋學報 作者:于游 高飛
      發布于:2021-03-09 共16298字

        摘要:當前國際社會日益成為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的交流網絡。在網狀的國際政治結構中,大國關系對全球伙伴關系網絡的建設具有示范效應。不斷成熟發展的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為國家間交往提供了有益經驗,是構建新型大國關系的典范。經過近三十年的發展,中俄伙伴關系外交逐漸形成了和平、平等和包容的特點,不僅為兩國關系發展帶來了切實利益,也推動國際關系朝著更加多樣化、均衡化方向發展,維護了大變局時代世界秩序的基本穩定。通過梳理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的發展歷程,分析其特點和建設的路徑,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具有巨大的外溢效應,對未來新型大國關系構建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

        關鍵詞:新型大國關系; 伙伴關系外交; 中俄關系; 相互尊重; 合作共贏;

        Constructing A New Type of Major Country Relationship:Experience and Enlightenment of Sino-Russian Partnership Diplomacy

        YU You GAO Fei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China Foreign Affairs University

        Abstract: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is becoming a comprehensive,multi-level and multi-dimensional communication network.In the network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structure,the major country relationship has a demonstrative effect on building the global partnership network.The maturing and developing Sino-Russian comprehensive strategic partnership of coordination for a new era has provided useful experience for international interactions and become a model for building a new type of major country relationship.Over the past three decades,Sino-Russian partnership diplomacy has been characterized by peace,equality and inclusiveness,which has not only brought tangible benefits to the development of bilateral relations,but also promoted the development of more persified and balance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maintained the basic stability of the world order in the era of great change.This article sorts out the trajetory of Sino-Russian partnership diplomacy,analyzes its characteristics and construction path,and summarizes that Sino-Russian partnership diplomacy has tremendous spillover effects and important implications for building a new type of overall major country relationship in the future.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調整,全球化進程嚴重受阻,國際環境日趨復雜。大國關系對國際和平與發展具有直接影響,國際社會期待構建均衡穩定、協調發展的新型大國關系,以應對日益增加的不穩定性和不確定性。2012年2月,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訪問美國時提出,中美應拓展兩國利益匯合點和互利合作面,努力把兩國合作關系塑造成21世紀的新型大國關系。(1)新型大國關系以“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為核心內容,目的是打破“修昔底德陷阱”,開創大國和平相處、平等互信的新模式。然而,在近年來的外交實踐中,中美構建新型大國關系的努力受阻,全球地緣政治風險上升,構建新型國際關系的努力面臨挑戰。相較而言,中俄睦鄰友好關系同樣是在冷戰后國際形勢經歷深刻復雜變化的動蕩時期逐漸發展起來的,雙方從雙邊層面逐漸積累互信,進而在有關國際秩序及其他重大問題上凝聚共識,推動兩國關系不斷升級。“發展中俄關系不封頂、不設限”,(1)“中俄關系沒有最好,只有更好”,(2)中俄關系已經成為當今世界結伴而不結盟、對話而不對抗、密切合作的新型大國關系典范。(3)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中國發展仍然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4)總結冷戰后中俄關系的發展歷程,對于中國抓住機遇應對挑戰,構建“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系具有很好的啟發意義。

        一、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的發展歷程與特點

        1991年12月27日,中俄兩國在莫斯科簽署《會談紀要》,順利實現了從中蘇關系到中俄關系的平穩過渡。1992年12月,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雙方簽署《關于中俄相互關系基礎的聯合聲明》,提出“相互視為友好國家”,保持“睦鄰友好關系和進行互利合作”關系。1994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對俄羅斯進行正式訪問,兩國領導人在《中俄聯合聲明》中宣布,將中俄關系提升為面向21世紀睦鄰友好、互利合作的“建設性伙伴關系”。1996年,在葉利欽訪華期間,兩國將雙邊關系提高到“面向21世紀的平等信任的戰略協作伙伴關系”。2001年7月,中俄兩國元首在莫斯科簽署《中俄睦鄰友好條約》,將兩國“世代友好,永不為敵”的思想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來,確立了“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的新型中俄關系。2011年6月,中俄兩國以共同慶!吨卸砟类徲押脳l約》簽署10周年為契機,推動雙邊伙伴關系升級,提出建立致力于發展平等互信、相互支持、共同繁榮、世代友好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5)2012年6月,普京總統訪華,雙方簽署《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正式將兩國關系提升至“加強平等信任、相互支持、共同繁榮、世代友好的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2014年,兩國宣布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發展到新階段。(6)2019年6月,習近平主席訪俄期間兩國簽署《中俄關于發展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進一步將雙邊關系提升至“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7)總的來看,伙伴關系的逐步建立和發展貫穿了冷戰后中俄關系近三十年發展的主線。

        中俄兩國將彼此身份定位為“伙伴關系”,不斷拓展伙伴關系外交的廣度和深度。在政治上,中俄兩國不斷加大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問題上相互支持,簽署了一系列重要聲明、文件、協議等,使雙方持續穩定的合作具備了堅實的政治基礎和法律保障。軍事合作不斷深入,聯合軍演的實戰化、規范化水平不斷提高,中俄兩國在戰略互信和軍事合作領域走上了“肩并肩、背靠背”的路徑。在經濟上,中俄著力深化利益交融,開展“一帶一路”建設同歐亞經濟聯盟對接,經貿關系快速發展,貿易額不斷增長,貿易結構不斷優化。在國際事務上,中俄相互協調,推動世界多極化和國際關系民主化,堅定維護聯合國在國際體系中的核心地位,攜手構建新型國際關系和人類命運共同體。外交部副部長張德廣認為,“戰略協作伙伴關系”既是一個新的外交概念,也是中國外交史上的一次重大決定。(8)用戰略協作伙伴關系重新定位中俄關系,是國際關系史上的一個創舉。按照這一定位,中俄雙方在解決邊界問題方面明顯提速,為穩定中國北部和西部邊疆安全,拓展與中亞的合作,建立上海合作組織奠定了基礎。普京高度評價中俄伙伴關系,認為兩國國家利益的共同點建立在俄羅斯和中國合作伙伴關系的基礎上,彼此對一些重大國際問題的共同態度是我們戰略合作的基礎,也是我們把發展俄中特殊關系看作是我們共同的偉大成就的原因,(1)“俄中合作進入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新階段。如果我把這種合作稱為兩國悠久交往史中的最好合作也并不過分”。(2)中俄新型關系的發展為新型大國關系的理論構建與實踐打下了基礎,中俄新型大國關系將合作共贏置于大國交往的核心地位,突破了大國間以沖突和競爭為主的傳統關系,以其全新的國際交往理念豐富了國際合作理論。(3)

        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中俄伙伴關系外交逐漸形成了和平、平等和包容的特點。

        第一,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具有明顯的平等性,政策表征是相互尊重;锇殛P系外交是中俄基于歷史教訓和現實需要的選擇,雙方歷史上的三次結盟均以失敗告終,歷史經驗表明,伙伴關系外交是中俄實現合作的有效路徑;锇殛P系外交要求國家不分大小貧富,都要相互尊重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相互尊重各自選擇的發展道路與價值觀念。冷戰結束后,俄羅斯沒有追隨西方在政治上對打壓中國煽風點火,中國也沒有因俄羅斯面臨的巨大經濟困難而落井下石,兩國在堅持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情勢下催生了政治互信。西方學者也因此認為,戰略伙伴關系的建立是兩國結束數十年敵對狀態努力的結果,也是21世紀兩國關系發展的基礎。(4)

        第二,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具有和平性,政策表現為“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锇殛P系與軍事同盟最大的區別是不設假想敵,排除了軍事因素對國家間關系的干擾,致力于以合作而非對抗的方式,以共贏而非零和的理念處理國與國關系。中俄兩國都認為,冷戰時期的結盟已經無法應對不斷變化的現實,為了更有效地解決國際問題,現在需要建立新的靈活聯盟,而不是傳統的永久集團。(5)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堅持“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的原則,具有高度的靈活性。這種靈活性特征有助于兩國根據國家利益處理不同的對外安全與經濟問題,增加外交的回旋余地。(6)伙伴關系外交順應冷戰后世界和平與發展的趨勢,有利于中俄兩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合作與協調,在涉及本國核心利益問題上互相支持,同時保留政策的靈活性,為避免局部大國矛盾和熱點沖突安上了減震器和安全閥。

        第三,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具有包容性,政策表現為雙邊與多邊網狀機制形成聯動。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的包容性主要體現在超越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最大限度地謀求共同利益和共同追求,同時保證雙方在國際事務中依然能夠堅持獨立自主的外交方針,根據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決定自己的立場。具體來看,中俄伙伴關系的發展過程中不存在排他性。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發展的同時,中國同世界上其他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相繼建立起不同形式的伙伴關系,共同組成了嚴密的伙伴關系網絡。中俄伙伴關系外交沒有削弱,反而強化了中俄印、中俄蒙三邊交流,在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等多邊合作機制中共同發揮引領作用,在亞太經合組織、二十國集團和聯合國中,雙方的協調合作也越來越緊密,形成了雙邊伙伴與多邊協作的良性互動,促進了全球伙伴關系網絡的形成。

        二、伙伴關系外交與中俄新型大國關系建設的路徑

        冷戰結束后,中俄兩國汲取了冷戰對抗教訓,都把實現國家的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視作核心目標。在國際上,美國不斷推動“北約東擴”,擠壓俄羅斯的戰略空間,在亞太地區強化美日軍事同盟,插手臺灣事務,防范中國崛起,形成了對中俄的雙遏制,中俄兩國面臨相似的國際環境。蘇聯解體初期,俄羅斯以大西洋主義外交政策為主導方向,試圖與美國以及西方世界建立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然而隨著“北約東擴”,俄羅斯領導人開始著手調整親西方的外交政策,開始兼顧對外政策中的東西平衡,(1)1993年出版的俄首部外交政策綱領性文件《俄羅斯聯邦對外政策構想基本原則》正式提出了東西方平衡的雙頭鷹政策。(2)從中國方面來看,從中共十二大開始,中國已經明確提出堅持獨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不以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的異同來決定親疏、好惡,也不同任何超級大國結盟。同樣,為了應對外部環境的新變化,中國開始與巴西、俄羅斯等國建立“伙伴關系”,以此增加外部世界與中國合作的共同利益,增進與中國合作的機會成本,防止出現其他國家聯合阻止中國崛起的可能。(3)出于共同的利益需要和價值選擇,伙伴關系外交由此成為中俄兩國共同的選擇。從本質上來看,中俄伙伴關系外交不同于冷戰時期西方陣營內部的“盟友—伙伴”關系調整,而是為營造有利的外部環境塑造一種“不對抗、不結盟、不針對第三方”的平等、和平、包容的國際合作范式。

        第一,軍事交流推動伙伴信任的起步。冷戰時代,中蘇兩國經歷了長期的政治對抗和軍事對峙,軍事領域的交流合作也因此成為中俄走向互信的第一步。1989年5月,戈爾巴喬夫訪華,中蘇實現了關系正;;1990年4月,中蘇達成《關于國界地區減少駐軍和建立信任的協定》;1991年5月,中蘇就東段邊界達成協議。1992年1月,中俄兩國領導人在紐約會晤后,雙方軍事交流隨之拉開了序幕。1992年2月底,獨聯體武裝力量總參謀長薩姆索諾夫上將訪問中國,5月初,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部長趙南起上將訪問俄羅斯。隨著兩國軍方高層信任的增加,3月至11月,中俄雙方在北京順利進行了三輪有關削減邊境軍事力量和加強軍事信任的談判。1992年12月,葉利欽總統訪華,中俄雙方簽署了以“睦鄰”和“互利”為基礎的《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俄羅斯聯邦相互關系的聯合聲明》和《兩國政府間在彼此削減邊界地區武裝力量和加強軍事領域信任問題上的相互諒解備忘錄》!秱渫洝访鞔_提出兩國在1994年底前達成兩國政府間協議,并根據協議將兩國軍事力量削減到與兩國關系相適應的最低水平,使邊境地區軍隊只具有防御性質。俄羅斯方面表示,這項文件的簽署朝著結束我們兩國邊界地區軍事對峙狀態邁出了決定性的一步,(4)也標志著雙方軍事信任關系的初步建立。隨著中俄兩國軍事領域信任的提升,雙方交往的層次和頻率不斷提高。1994年7月,遲浩田國防部長訪俄,兩國簽署了預防危險軍事活動協定;9月,兩國發表了關于不將本國戰略核武器瞄準對方的聯合聲明。(5)1999年俄羅斯太平洋艦隊訪華,2000年中國海軍艦艇對符拉迪沃斯托克進行回訪,此后雙方海軍交流頻繁。聯演聯訓一直是中俄兩國軍事合作的重要內容。2005年兩軍舉行了中俄(蘇)建交55年來的第一次雙邊軍事演習———“和平使命—2005”聯合軍演,標志著自20世紀60年代交惡后兩國新型軍事互信合作關系達到了四十年來的新高點。(1)此后,兩軍在雙邊和多邊框架下舉行了20多次各類演訓活動,規模涵蓋戰略戰術各個層級,領域涵蓋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范圍由陸地拓展到海上、空中等多維空間。(2)2009年,中俄建立“彈道導彈發射相互通報”機制———《彈道導彈和商用艦載火箭發射通報協議》,標志著兩國在軍事與安全領域的信任進一步提升。(3)《2017—2020年軍事領域合作發展“路線圖”》的簽署是對中俄雙邊軍事合作進行的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也是兩國高水平戰略互信和戰略協作的最新體現。

        第二,磋商機制暢通伙伴交流的渠道。1996年4月,葉利欽訪華期間,中俄雙方同意保持不同級別、各種渠道的經常對話,并在北京和莫斯科建立中俄政府間的熱線電話聯系。1996年12月,李鵬總理訪俄,雙方宣布正式啟動中俄總理定期會晤機制。隨著中俄兩國高層互動頻繁,定期會晤機制日益成熟,從2013年到2019年6月,利用雙邊和多邊平臺,習近平主席與普京總統的正式會晤就有30余次。(4)中俄兩國已經形成了以元首年度互訪為引領,以總理年度會晤為核心,以副總理級多領域合作機制組成的高層交往和政府各級協作機制。此外,中俄之間還有議會間合作機制、政黨交往機制、中共中央辦公廳同俄總統辦公廳交流合作機制、戰略安全磋商機制、執法安全合作機制和兩國派駐對方的使領館代表機構等。(5)隨著雙方政治互信不斷深化,在涉及國家主權、安全、領土完整、發展等核心利益問題上互諒互讓、相互支持。2004年10月,中俄兩國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于中俄邊界東段的補充協定》;2008年7月,兩國外長簽署中俄國界線東段的補充敘述議定書,為中俄歷史遺留邊界問題畫上了圓滿的句號。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對此感觸頗深,他說,中俄邊界問題的徹底解決表明,當國家關系上升到真正的伙伴關系水平時,任何問題,哪怕是最復雜、最敏感的問題都可以得到圓滿解決。(6)2009年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東北地區與俄羅斯聯邦遠東及東西伯利亞地區合作規劃綱要》、2015年5月《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俄羅斯聯邦關于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和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的簽署反映出長達4 300多公里的共同邊界正在成為兩國人民和平、友好往來的紐帶。中俄兩國在國際事務中通過多種磋商機制加強合作與協調,2000年7月兩國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和俄羅斯聯邦總統關于反導問題的聯合聲明》、2016年和2019年兩國就加強全球戰略穩定發表聯合聲明,共同維護全球和地區戰略穩定。此外,從2008年起,兩國還多次就國際形勢和重大國際問題發表聯合聲明,為推動國際關系民主化,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做出了貢獻。(7)

        第三,經貿關系助力伙伴互利合作的深化。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的不斷發展改善了中俄經濟合作與中俄關系政治高度不相適應的情況。2011年至2019年,中國連續9年成為俄羅斯最大的貿易伙伴。2019年,中俄貿易額為1 107.5億美元,同比增長3.4%,(8)連續兩年超過1 000億美元。中俄貿易結構不斷優化,傳統貿易行業中能源合作向戰略層面發展,中俄陸續在油氣、電力和核能等領域簽署超大規模長周期的合作協議。雙方還積極拓展金融、投資和跨境電商等領域的合作,合作質量顯著提升。中俄兩國元首繼續為兩國經濟增添新動力,共同確定了2024年雙邊貿易額達到2 000億美元的目標。(1)2015年中俄簽署《關于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和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為實現中俄間的互聯互通和經濟合作快速發展提供了動力。隨著“一帶一路”倡議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合作的深入,中俄兩國之間的經貿合作水平明顯提高。中俄雙方大項目合作的成效顯著,特別是在能源領域、核領域、航天領域和跨境基礎設施領域,包括北極開發、數字經濟等新興領域,都顯現出很好的合作局面。(2)2019年中俄兩國的務實合作碩果累累。2019年底“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管道正式向中國供應天然氣,兩國的能源合作邁上新臺階。俄羅斯石油公司總裁伊戈爾·謝欽指出,考慮到已經簽署的合同,俄羅斯石油公司與中國伙伴的相互貿易額到2035年將超過5 000億美元。(3)同江—下列寧斯科耶鐵路大橋和黑河—布拉戈維申斯克界河公路大橋順利開通并投入運營,為兩國合作提供了新動力。盡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中俄兩國經貿合作的基本面和長期向好態勢沒有改變。2020年第一季度,中俄雙邊貿易額同比增長3.4%,這在世界經濟整體下行背景下尤其難能可貴。(4)

        第四,人文交流夯實伙伴國家合作的民意基礎。民意和文化相通是兩國世代友好的根基,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的發展為兩國人文交流提供了政策支持和法律保障。從2006年至2019年,兩國分別在對方國家舉辦國家年、語言年,旅游年,青年友好交流年,中俄媒體交流年和中俄地方合作交流年,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在教育、文化領域,中俄兩國互派留學生的規模和數量逐年擴大。俄羅斯留學生已經位列來華留學生生源國排序的第4位。相應地,中國赴俄羅斯的留學生數量也快速增長。(5)中俄重視建設“中俄友好接力棒工程”,注重中俄友誼的傳承和延續。2004年俄羅斯發生別斯蘭人質事件后,中國邀請部分受傷兒童赴華接受康復治療。2008年中國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后,俄羅斯在第一時間向中國伸出援手,并邀請災區的孩子到俄羅斯遠東等地療養。中俄兩國在對方城市設立文化傳播和交流中心,全面增進兩國人民之間相互了解,推動友好關系的發展,促進兩國在人文領域的交流與合作。截至目前,中國在俄羅斯設立了19個孔子學院和4個孔子課堂。(6)自2010年北京俄羅斯文化中心正式成立以來,俄羅斯文化中心積極開展多種形式的文化活動,向中國公眾介紹俄羅斯信息,與中國國內機關、政府機構、社會組織等建立合作關系,進一步為促進中俄兩國的交流和發展做出積極貢獻。中俄兩國伙伴關系外交的發展夯實了雙邊關系的民意基礎。近年來,俄羅斯民眾對中國的態度更趨友好。據俄羅斯列瓦達中心統計數據,1995年至2019年,俄羅斯社會對中國的態度發生了積極的變化。對中國有好感的人數比例從1995年的48%上升到2019年的72%左右。(7)國家形象的改變是中俄伙伴關系穩定發展帶來的長期效益。2020年5月,中俄友好、和平與發展委員會在線開展“2020年中俄社會民意調查”顯示,中國受訪者對俄羅斯的非負面評價高達93.1%,俄受訪者對中國的非負面評價達82.6%。兩國受訪者對中俄高層交往、政治互信、務實合作水平均給予積極評價。新冠疫情發生后,在對以美國為首的一些西方國家對中國抗疫行動“標簽化”“污名化”進行評價的問題上,超過三分之二的俄羅斯受訪者表達了對中國的支持態度。(1)

       

        圖1 俄羅斯民眾對中國的態度   

        資料來源:“ОтношениекСтранам,”Levada,https://www.levada.ru/indikatory/otnoshenie-k-stranam/,訪問時間:2020年10月16日。

        三、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對國際秩序的外溢效應

        中俄伙伴關系外交不僅帶來了雙邊關系的平穩發展,為不確定的世界帶來歐亞兩個大國關系的穩定預期,同時通過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通過在多邊機制中協調合作,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等方式,帶動全球伙伴關系網絡向著多樣化、均衡化方向發展。

        3.1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穩定

        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為兩國關系的和平穩定發展帶來了積極意義,對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穩定也發揮著重要作用。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的發展證明了不同社會制度可以相互包容,不同發展模式可以相互合作,不同價值文化可以交流互鑒。

        中俄堅定維護《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維護國際和平與穩定。1992年至今,歷次中俄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都突出強調了聯合國的重要作用。聯合國作為最具普遍性、代表性和權威性的政府間國際組織,應繼續在全球治理中發揮核心作用,履行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推動國際合作的職責。(2)中俄維護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核心的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促進更加公正合理的多極世界形成;支持對聯合國及其安理會進行必要、合理的改革,優先增加發展中國家的代表性和發言權。(3)作為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中俄在聯合國安理會協調統一的表決動態促進了聯合國內部的合作與協調。中俄在國際問題上保持著密切的溝通,主張以對話協商的方式和平解決朝核、敘利亞、阿富汗、中東等地區熱點問題,成為推動地區和世界和平發展的“穩定器”。中俄一貫堅持共同維護并鞏固來之不易的防擴散和軍控領域國際機制體系,堅定地維護全球戰略穩定。然而進入新世紀,美國不斷在歐亞地區擴展部署反導系統、研制“全球即時打擊系統”等遠程精確打擊武器、推行外太空武器化等,對國際戰略穩定造成了嚴峻挑戰,破壞了全球戰略穩定。應對美國退出《反彈道導彈條約》《中導條約》、拒絕簽署《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等破壞國際秩序穩定的行為,中俄共同認為,核武器國家應摒棄冷戰思維與零和博弈,停止毫無限制地發展全球反導系統,減少核武器在國家安全政策中的作用,切實降低核戰爭威脅。(1)雙方認為,軍備控制是加強國際安全與穩定的重要手段。聯合國及其多邊裁軍機制應在軍控進程中發揮核心作用。雙方主張合力推動多邊主義,應就軍控領域重大問題恢復開展多邊工作,實現該工作去政治化。禁止在外空放置任何類型武器,《禁止發展、生產及儲存細菌(生物)及毒素武器和銷毀此種武器公約》應得到遵守,強調《關于禁止發展、生產、儲存和使用化學武器及銷毀此種武器的公約》的完整性、有效性和普遍性,主張以聯合國為平臺,研究科技發展成果對國際安全可能造成的影響。(2)

        3.2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強化了兩國在多邊機制中的協調合作

        中俄伙伴關系外交注重在多邊機制中加強協調。2014年,兩國在《中俄聯合聲明》中首次提出“網狀伙伴外交”的理念。靈活有效的多邊網狀外交正在取代結盟方式,用于解決國際問題。網狀伙伴外交是伙伴關系外交的發展和補充,強調國家間以伙伴身份開展外交活動,通過不同機制的構建和運行促進伙伴關系的鞏固和發展。(3)伙伴外交重視雙方之間的合作關系,網狀伙伴外交更加強調雙方在多個多邊機制中的互動與合作,不僅利于有效處理雙邊關系,也是共同應對國際事務的靈活機制。(4)

        中俄雙方重視在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合作機制、亞太經合組織、二十國集團、亞信峰會等多邊框架內的協調與合作。其中,上海合作組織在中俄雙引擎的推動下不斷發展,已經成為歐亞大陸人口最多、涵蓋面積最大的區域性國際組織。上海合作組織倡導的“上海精神”改變了冷戰時期意識形態決定國家關系的狀況,對建設非對抗型的國家關系起到了重要作用。(5)在中俄兩國的推動下,金磚國家已經成為國際經濟制度的改革和全球治理體系完善的重要力量,不但多次重申以聯合國為核心、國際法為基礎、多邊主義為原則的國際政治安全的總方針,而且每次峰會都會就具體的國際熱點和難點問題發出“金磚聲音”。(6)而亞太經合組織是亞太地區最重要的經濟合作機制,中俄兩國都是該組織的重要成員。多年來,兩國重視在亞太經合組織中發揮建設性作用,共同促進自由開放貿易投資、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反對保護主義,深化亞太伙伴關系,構建開放型亞太經濟。(7)中俄兩國重視在亞太經合組織內的協調合作,以保證亞太區域實現平衡、包容、可持續、創新和安全增長。雙方將根據世界發展新趨勢積極參與規劃2020年后亞太經合組織愿景,深化亞太伙伴關系,推動構建開放型亞太經濟,為亞太地區發展和繁榮注入新動力。(8)二十國集團(G20)是全球經濟治理的首要平臺。中俄在二十國集團框架內保持密切溝通與合作,重視金磚國家在機制內的協調作用,共同推動二十國集團在促進世界經濟增長、完善全球治理中發揮積極作用。亞信峰會是以安全問題為核心關注的多邊論壇,旨在促進亞洲國家間的對話與協商,消弭對立與沖突,保障地區的穩定與安寧。中俄兩國在亞信峰會中深入溝通與交流,對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交換意見,推動在亞洲地區建立安全保障機制,促進區域性經濟發展與社會繁榮。2019年6月在杜尚別召開亞信峰會期間,中俄領導人單獨舉行會晤,就進一步加強地區合作達成共識。(1)

        3.3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為全球合作提供公共產品

        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具有很強的靈活性,雙方以相互尊重為基礎,以解決現實問題為出發點。在與中俄密切相關的國際問題領域,兩國既能注重關系和身份的調適,調解可能產生的摩擦,又能合作發揮建設性作用,為地區發展提供公共產品。2015年中俄兩國確立“一帶一路”倡議和歐亞經濟聯盟(下文簡稱“一帶一盟”)的對接戰略方針之后,不僅中俄雙邊合作成績斐然,還為地區發展提供了公共產品。

        通過“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取得了較快的發展,運輸基礎設施建設和跨境運輸領域的多項合作開始發揮重要作用。在渝新歐、漢新歐、蓉歐、鄭新歐等國際班列的基礎上,又相繼開通了合新歐與連新歐國際班列,這些班列的開通與運行對沿線地區與國家的經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哈薩克斯坦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高度評價,歐亞經濟聯盟建設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對接將給中亞各國帶來新的發展機遇。(2)在“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的背景下,2017年中俄兩國正式提出要開展北極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絲綢之路”。(3)“冰上絲綢之路”的建設不僅有助于推動中國與俄羅斯遠東地區的聯動發展,還將帶動沿線地區基礎設施建設,促進環北極經濟圈的整體增長,促進朝鮮半島、日本乃至歐洲地區的互聯互通與經貿合作,開辟歐亞合作的新捷徑。作為“一帶一盟”示范效應項目,也是中俄共建“冰上絲綢之路”的第一個重大項目,“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LNG)的投入使用不僅為中俄兩國的能源戰略和經濟發展產生巨大影響,也將成為亞太地區天然氣需求國進口多樣化的重要選擇。“一帶一盟”的對接不僅為地區發展提供硬件基礎設施,發展和完善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也為地區發展提供機制安排。2018年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及其成員國簽署了《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經濟貿易合作協定》(下文簡稱《合作協定》),為進一步減少非關稅貿易壁壘、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平提供了制度性保障!逗献鲄f定》是“一帶一盟”對接合作過程中首次達成的經貿方面重要制度性安排,標志著中國與該聯盟及其成員國經貿合作從項目帶動進入制度引領的新階段,對于推動“一帶一路”建設與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具有里程碑意義。(4)

        四、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的啟示意義

        國家間關系的穩定尤其是大國間的相處之道是未來世界能否延續和平與繁榮的決定性因素,冷戰后中俄關系的發展提供了一種選擇模式———伙伴關系外交。中俄兩國,通過發展伙伴關系外交不僅為兩國的務實發展帶來了頗豐成果,(1)也創造了替代結盟的新形式,(2)成為構建新型大國關系的典范。在新的時代背景下,中俄關系的發展為新型大國關系構建提供了重要啟示:

        第一,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堅持合作共贏理念,兼具原則性和靈活性;锇殛P系外交是實現國際關系網絡與個體國家之間、國家與國家之間良性互動的重要聯結樞紐。原則性體現為中俄兩國的伙伴關系外交根植于兩國各自的國家利益和戰略需求,靈活性則體現在伙伴關系外交既能促進國際網絡中的行為體為實現共同利益開展合作,又調節各方關系,照顧合作各方的舒適度,保障利益的實現和關系的穩定;锇殛P系外交通常圍繞共同原則而不是具體任務組織起來,它既可以存在于友好國家之間,也可以存在于競爭國家之間。它比軍事聯盟有更多的靈活性,它既不明確地針對某一特定國家,也不存在有約束力的安全承諾。(3)伙伴關系外交要求國家間進行更多的接觸,而不僅僅是發展臨時性雙邊關系。通過保持良好穩定的互動關系,培育友善的合作氛圍,實現合作共贏。

        第二,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強調摒棄冷戰思維,承認并致力于管控分歧,務實提升合作水平。國家間有差異、有分歧甚至有矛盾并不意味著一定要走向對立。作為21世紀頗具典型意義的一組大國關系,中俄關系的最大進步在于,雙方能承認和有效管控分歧,同時不斷擴大共識。(4)根據中俄兩國達成的共識,當雙方利益沖突時,從兩國關系的特殊性出發,通過對接雙方利益,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5)伙伴關系外交尋求發掘本國和其他國家潛在的共同利益,彌合與其他國家的利益矛盾,進而將本國和其他國家的沖突性關系轉化為友好的伙伴關系。(6)通過發展伙伴關系外交,保持良好穩定關系,創造潛在的戰略合作機遇,以此來應對雙邊關系中可能出現的不確定性。

        第三,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強調結伴而不結盟,致力于打造國際合作網絡。當今世界各國聯系日益緊密,已經成為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命運共同體。伴隨技術進步,各國之間已經形成了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的交流網絡。國家行為體構成網絡中的“點(node)”,“聯系(tie)”界定了它們之間互動的“規則(rule)”。(7)多元多維的網狀結構支持了國際體系的基本架構,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作為全球戰略穩定的三大支柱———《反彈道導彈條約》《中導條約》和《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中前二者被美國拋棄,卻并未導致全球安全體系崩潰的原因。在網狀的國際政治結構中,以“共識”為核心的權威,取代了“實力”為代表的“強權”,成為左右國際關系變化的決定力量。中俄伙伴關系外交堅持相互尊重、平等信任,以實現共同繁榮為目標,為構建良好大國關系、構建國際合作網絡提供了借鑒,是帶動全球伙伴關系網絡向更加多樣化、均衡化方向發展的主要力量。全球伙伴關系網絡的構建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的發展對全球伙伴關系網絡的建設具有示范作用。

        近年來,美國奉行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在國際社會中采取“斷網”“退群”政策,嚴重損害了世界秩序的和平穩定。當前國際社會正經歷深刻復雜的變化,作為世界大國的中美兩國擁有廣泛的共同利益,肩負著重要的共同責任,中美兩國完全可以摒棄歷史上崛起大國與守成大國必將沖突的老路。今天中美關系又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上,汲取中美關系發展的歷史教訓,借鑒中俄新型大國關系的成功經驗,中美兩國完全可以走出一條和平相處、互信平等、共贏發展的新型大國關系之路。這不僅是中美兩國的需要,也是國際社會的期待。

        注釋

        1“習近平:要把中美關系塑造成21世紀新型大國關系”,央視網,2012年2月16日,http://news.cntv.cn/china/20120216/106551.shtml。

        2(1)“樂玉成:發展中俄關系上不封頂不設限”,俄羅斯衛星通訊社,http://sputniknews.cn/politics/201911261030109397/,訪問時間:2020年1月26日。

        3(2)“王毅:中俄關系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19年12月23日,http://new.fmprc.gov.cn/web/wjbzhd/t1727155.shtml。

        4(3)“2019年12月20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記者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19年12月20日,https://www.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t1726539.shtml。

        5(4)“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的全局性、歷史性意義”,光明網,2020年11月5日,http://share.gmw.cn/news/2020-11/05/content_34340243.htm。

        6(5)“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俄羅斯總統梅德韋杰夫關于《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簽署10周年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11年6月17日,https://www.fmprc.gov.cn/web/ziliao_674904/1179_674909/t831559.shtml。

        7(6)“中俄關系提升至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新階段”,新華網,2014年5月21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4-05/21/c_126527866.htm。

        8(7)參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https://www.fmprc.gov.cn/web/,訪問時間:2020年2月18日。

        9(8)張德廣:“中俄關系:回顧與前瞻”,《俄羅斯研究》,2019年第4期,第8頁。

        10(1)“普京接受本報專訪高度評價俄中合作成果”,《人民日報》,2002年6月1日,第3版。

        11(2)“俄羅斯總統普京接受中國媒體聯合采訪”,新華網,2014年5月19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4-05/19/c_126515421.htm。

        12(3)白佳玉、馮蔚蔚:“以深化新型大國關系為目標的中俄合作發展探究---從‘冰上絲綢之路’到‘藍色伙伴關系’”,《太平洋學報》,2019年第4期,第55頁。

        13(4)Elizabeth Wishnick,Mending Fences:The Evolution of Moscow's China Policy from Brezhnev to Yeltsin,Seattle and London: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2001,p.196.

        14(5)“Russian FM Lavrov Urges Flexible World Alliances,”Sputniknews,September 26,2006,https://sputniknews.com/russia/200609 2654263981/.

        15(6)王樹春、萬青松:“論新型中俄關系的未來走向:結伴還是結盟?”,《當代亞太》,2013年第4期,第4頁。

        16(1)趙華勝:“俄羅斯對外政策中的中國和美國”,《現代國際關系》,2002年第9期,第29頁。

        17(2)“Принятие Концепции внешней политики РФ 1993г,”Vuzlit,https://vuzlit.ru/1941780/prinyatie_kontseptsii_vneshney_politiki_1993,訪問時間:2020年7月19日。

        18(3)Avery Goldstein,“The Diplomatic Face of China's Grand Strategy:A Rising Power's Emerging Choice,”China Quarterly,Issue168,December 2001,p.842.

        19(4)[俄]維克多·利托夫:“俄中邊界10年前就已成為一條安全的邊界線”,俄羅斯新聞社,2002年12月18日。轉引自欒景河主編:《中俄關系的歷史與現實》,河南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724頁。

        20(5)謝益顯主編:《中國當代外交史(1949-2001)》,中國青年出版社,2002年版,第481頁。

        21(1)“中俄聯合軍事演習解密:演習反恐、搶灘登陸作戰”,中國新聞網,2005年6月26日,https://www.chinanews.com/news/2005/2005-06-26/26/591257.shtml。

        22(2)李抒音:“中俄軍事關系進入新時代”,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2019年12月13日,http://www.mod.gov.cn/jmsd/2019-12/13/content_4856707.htm。

        23(3)2020年12月15日,中俄兩國簽署了《關于延長2009年10月1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俄羅斯聯邦政府關于相互通報發射導彈和航天運載火箭的協定〉有效期的議定書》。

        24(4)“習近平與普京總統的高頻互動”,新華網,2019年6月5日,http://www.xinhuanet.com/mrdx/2019-06/05/c_138118096.htm。

        25(5)楊雷:“中俄戰略協作機制的有效性及其改善”,《國際論壇》,2020年第2期,第66頁。

        26(6)“中俄戰略協作駛入快車道”,中國網,2004年10月17日,http://www.china.com.cn/zhuanti2005/txt/2004%2D10/17/content%5F5681850.htm。

        27(7)參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https://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oz_678770/1206_679110/1207_679122/default.shtml,訪問時間:2020年7月19日。

        28(8)“中國海關總署:2019年中俄貿易額為1107.5億美元同比增長3.4%”,俄羅斯衛星通訊社,2020年1月14日,http://sputniknews.cn/russia_china_relations/202001141030443262/。

        29(1)“中國駐俄大使:對2024年中俄雙邊貿易額達到2000億美元充滿信心”,人民網,2019年8月15日,http://yn.people.com.cn/n2/2019/0815/c378441-33251439.html。

        30(2)“中俄2018年雙邊貿易額首次突破1000億美元”,中國新聞網,2019年1月19日,http://www.chinanews.com/cj/2019/01-19/8733499.shtml。

        31(3)“СуммарныйОбъем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Роснефти’сКНРдо2035годаСоставит$500млрд,”TACC,29НОЯ2018,https://tass.ru/ekonomika/5848865。

        32(4)“俄中經濟前景將更加廣闊”,人民網,2020年4月20日,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20-04/20/nw.D110000renmrb_20200420_1-16.htm。

        33(5)楊雷:“論人文交流在中俄伙伴關系建設中的作用”,《東北亞學刊》,2019年第4期,第73頁。

        34(6)參見孔子學院網站,http://www.hanban.org/confuciousinstitutes/node_10961.htm,訪問時間:2020年10月8日。

        35(7)“ОтношениеК Странам”,Левада-Центр,https://www.levada.ru/indikatory/otnoshenie-k-stranam/,訪問時間:2020年8月14日。

        36(1)“2020年中俄社會民意調查報告:兩國民眾彼此認可中俄關系社會基礎更加鞏固”,新華網,2020年6月19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6/19/c_1210667848.htm。

        37(2)“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于當前世界形勢和重大國際問題的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17年7月5日,https://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oz_678770/1206_679110/1207_679122/t1475442.shtml。

        38(3)“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于發展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19年6月6日,https://www.fmprc.gov.cn/web/ziliao_674904/1179_674909/t1670118.shtml。

        39(1)“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于加強當代全球戰略穩定的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19年6月6日,https://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oz_678770/1206_679110/1207_679122/t1670112.shtml。

        40(2)同上。

        41(3)顧煒:“網狀伙伴外交、同盟體系與‘一帶一路’的機制建設”,《國際關系研究》,2016年第6期,第80頁。

        42(4)成志杰:“網狀伙伴外交機制:中俄合作的新路徑”,《俄羅斯研究》,2015年第3期,第124頁。

        43(5)И.Ф.Кефели,Геополитика Евразийского Союза:от Идеи к Глабальному Проекту,Петрополис,Геополитика и безопасность,2013г.С.86.

        44(6)王友明:“全球治理新態勢下的金磚國家政治安全合作”,《當代世界》,2019年第12期,第7頁。

        45(7)“中俄總理第二十四次定期會晤聯合公報”,新華網,2019年9月18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19-09/18/c_1125007195.htm。

        46(8)“中俄總理第二十四次定期會晤聯合公報(全文)”,新華網,2019年9月18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9-09/18/c_1125007195.htm。

        47(1)孫壯志:“為新時代中俄關系賦能”,《世界知識》,2020年第11期,第27頁。

        48(2)“哈總統稱歐亞經濟聯盟對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將使中亞各國受益”,新華網,2016年3月2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6-03/02/c_128769582.htm。

        49(3)“習近平會見俄羅斯總理梅德韋杰夫”,新華網,2017年7月4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7-07/04/c_1121263419.htm。

        50(4)“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正式簽署經貿合作協定”,人民網,2018年5月18日,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8/0518/c1002-29997784.html。

        51(1)SeeStephen G.Brooks and William C.Wohlforth,“Hard Times for Soft Balancing,”International Security,Vol.30,Issue 1,Summer 2005,pp.72-108;Dmitri Trenin,“True Partners?How Russia and China See Each Other,”Centre for European Reform,February 2012,https://carnegieendowment.org/files/Trenin_CER_Eng.pdf;馮玉軍:“中俄關系中的中國國家利益”,《俄羅斯研究》,2007年第2期,第41-48頁;趙鳴文:“中俄關系:充滿強大的內生動力”,《和平與發展》,2018年第2期,第26-42頁;柳豐華:“中俄戰略協作模式、形成、特點與提升”,《國際問題研究》,2016年第3期,第1-12頁。

        52(2)SeeJohn Ciorciari,The Limits of Alignment:Southeast Asia and the Great Powers Since1975,Washington,D.C.: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2010.

        53(3)Vidya Nadkarni,Strategic Partnership in Asia:Balancing without Alliance,Routledge,2010,p.48.

        54(4)傅瑩:“中俄關系:是盟友還是伙伴?”,《現代國際關系》,2016年第4期,第6頁。

        55(5)“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聯合聲明”,新華網,2018年6月8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6/08/c_1122959198.htm。

        56(6)陳志敏:“伙伴戰略:世紀之交中國的現實理想主義外交戰略”,《太平洋學報》,1999第3期,第15-16頁。

        57(7)劉豐、董柞壯:“聯盟網絡與軍事沖突:基于社會網絡分析的考察”,《世界經濟與政治》,2015年第6期,第69頁。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 外交學院
      原文出處:于游,高飛.構建新型大國關系:中俄伙伴關系外交的經驗與啟示[J].太平洋學報,2021,29(01):51-61.
      相關標簽:中俄關系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_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官网